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四十二章 狗爷线索

第四十二章 狗爷线索

3166 2018-08-01 14:46:19

  

  我不放心自己去见圣勒的老板,担心他们会和之前的蛇人漏网之鱼有什么关系,老杜比我兴趣更大,也担心我出问题,于是给了我一样东西,算是对我的安抚,让我放心去。

  

  可那“护身符”有点奇怪。

  

  那不就是老杜房间里的瓶瓶罐罐吗?

  

  “这什么?”我下意识的拧了拧老杜给我的罐子,罐子还没拧开,只是缝隙被我挪动了一下,我突然就闻到了一股味道。

  

  也不知道我这鼻子最近怎么就这么灵!

  

  对气味,非常敏感。

  

  那股味道说不上难闻,但是挺奇怪的,有点刺激鼻子……

  

  “别打开。”老杜却制止我。

  

  “看一眼都不行?”

  

  “看可以,但不是现在。”老杜对我神秘一笑:“这是一个一次性的消耗品,只能用一次,打开盖子,就废了一个。关键的东西,当然要用在关键的时候,当你遇到什么搞不定的情况,危险的时候,再把它打开,可以救你一命。”

  

  老杜说话神神秘秘的,但她一向如此。

  

  我看着那盒子,突然有个想法:“该不会是,我现在打开,这东西会害了我自己吧?”

  

  “我说小朋友你越来越聪明了呢,不过你了解的,我这个人呢,不喜欢强迫别人,刚才说的只是一个建议,你要是实在好奇,你可以打开看看。”老杜对我摊摊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我将盒子拧紧,放到口袋里:“我这人就一个优点,听劝。”

  

  第二天,带着老杜给我的护身符,我去了圣勒。

  

  直接去的公司。

  

  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知道那所谓的老地方在哪,这问题杜老板肯定也回答不了我,我只能提前去,和圣勒老板照面,要么直接对话,要么他带我去那个老地方。

  

  圣勒老板名叫钱军,年纪大概三十五岁左右,体格健壮,留着弧圈,长了一张硬汉脸,说实话看起来和公司老板这个设定不太一样,而且在我面前装孙子的姿态,和这张脸也很不搭。

  

  对于他的背景资料,我完全不知道,但据说早年走南闯北没有固定职业,谁也不知道他从前是做什么的,只知道几年突然就弄了这么一个文化公司。

  

  他没想到我会突然来找他,很意外,赶走了办公室里的人,为我恭敬的倒了杯茶:“于哥,你来了,不是说好周末吗?怎么突然就……”

  

  “本来我是有别的事情的,但临时改了计划,我想闲着也闲着,正好你说我要你打听的事情有了着落,就想来你这里看看。”我放下茶杯,看着他:“说正事吧,那件事……进展如何?”

  

  我模糊的问他。

  

  我不知道那件事是什么,但是他知道。

  

  “于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换个地方?”

  

  “换哪?”

  

  “老地方。”

  

  钱军很谨慎。

  

  我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于是我们离开公司,只有我和钱军两人,他连司机都没带,亲自开车带我到了城郊的小龙山。小龙山附近有一栋独栋别墅,比我住的那栋高档许多,但别墅里面却非常冷清,家具蒙了厚厚的灰尘,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

  

  别墅书房,书架后面有一扇暗门,需要识别虹膜。

  

  暗门通往地下室。

  

  与楼上不同,地下室一尘不染,洁净光亮,整体是白色的一间房,从墙壁到地板,再到天花板,白得发亮,面积大概三百平米,四周穿插白色的架子,每只架子上都摆了大大小小的古物。

  

  我对古董其实完全不了解,但即便如此,我这样的人也能够感受到,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有着不少的年头。

  

  正中央,是两张白色的沙发,一只乳白色的茶几上摆着茶具。

  

  钱军为我烹茶,我不断的用余光观察着这里。

  

  这房子里的东西都很值钱,而且看样子,似乎不像是单纯的收藏品那么简单。

  

  钱军到底是做什么的?

  

  他和于越的关系一定不简单,他害怕于越的理由也不简单,绝对不是单纯的惧怕一只怪物。于越和这房子,和这里面的东西一定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于哥,这是云南的左司送的,上好的普洱茶。”钱军将茶轻轻递给我。

  

  “嗯……”我尝了一口。

  

  钱军放下手中的茶具,看了我两秒,缓缓开口:“于哥,我……查到了狗爷的线索。”

  

  钱军怎么会提到狗爷?我有点意外。

  

  “那说说吧……”可是我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我让他调查的主题,所以我不敢贸然接话,只能模糊的应了一句。

  

  “听说他的人前阵子在河北出现。”

  

  河北?我想到米一恺对我说的话,第一次进入山中研究所地下室的人,就是狗爷他们。

  

  “河北的什么地方?”

  

  “……的一座山,那山上据说有栋楼,当地有很多关于那栋楼的传说,有说是精神病院,也有说是什么研究所,还有些闹鬼的传闻。有人要开发那座山,拆楼拆到一半,塌了,我的眼线说那楼下面挖出一口电梯井,非常深,通往一个地下室,面积很大,比上面更大。”

  

  这就没错了,正是我之前进入的地下研究所。

  

  于是我应了句:“那开发商,就是狗爷吧?”

  

  钱军微笑,点头说道:“我打听过,的确是狗爷的人。”

  

  我心里开始纳闷,钱军跟我说了这些,听着到不像是唠家常,而且他找我的本意是为了我拜托他的“那件事”,如果是这样,他应该不会不断的与我扯另外一件事。那么,难道之前于越拜托钱军的事情,是调查狗爷?

  

  于越怎么也知道狗爷?

  

  那么狗爷先我们一步拿到半颗蛇人眼这件事,似乎,就不是偶然了。

  

  我沉默了片刻。

  

  钱军继续说道:“他们好像在那栋山中研究所里得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现在在哪,你知道吗?”我问。

  

  钱军摇头:“这我不知道,我还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得了个什么东西,但我的眼线说,狗爷的人得到那东西后,非常高兴,那似乎是一件儿狗爷一直想得到的宝贝!可我想不明白,那里是一栋研究所,那下面的东西又不是古董,能值几个钱?”说着,他还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听钱军的意思,他在意的是古董吗?

  

  那我明白了。

  

  钱军并不知道关于蛇人的事情。

  

  他和我们的目的不一样。

  

  不,也许我的目的、于越的目的,钱军还有那个狗爷,甚至杜老板,我们所有人的目的都不相同。

  

  “这个你不用知道,那你告诉我,东西在哪?”

  

  “于哥,你这……这我怎么会知道,我只是听到个信儿。”钱军尴尬一笑。

  

  我深吸口气,果然不会那么简单。

  

  这时,钱军又说道:“不过于哥,你想找狗爷这件事,我倒是有了办法……”说着,他弯腰在茶几下找了点什么东西,那张来,是几张照片,推到我面前。

  

  那照片中是个老头。

  

  年纪大概七十岁左右,但看着很精神,身材瘦小,留着八字胡、山羊胡……

  

  等等!

  

  这老头的样子,看上去有点熟悉?我记得米一恺对我叙述过狗爷的外貌,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狗……”我抬头,看着钱军,刚刚想脱口而出“狗爷”两个字,可马上我又把话咽了回去,钱军刚刚说“我想找狗爷这件事”,说明我还没找到狗爷,他只是说有了办法,又没说找到了,所以他给我看的照片一定不是狗爷。

  

  钱军的手僵在照片上,抬眼看着我:“大哥,你说什么?”

  

  “狗爷的手下?”我改了口。

  

  钱军这才放手,点头继续说道:“这老头叫庄四海,狗爷身边的老人了,平常只有重要的事情,他才出面,在外头经常以狗爷自称,咱们这行,有一半的人,都以为他是狗爷。”

  

  假的?

  

  狗爷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还有个替身。

  

  “不过虽然人是假的,但是地位是真的,上次河北那件事他跟着下了坑,说明是大事。这也是兄弟我想不明白的,于哥你说,他们那些老倒斗的能从一研究所里挖出什么东西?还说是什么狗爷得到了一件儿宝贝,能宝贝成什么样?”

  

  钱军对挖研究所这个设定耿耿于怀。

  

  “你说利用庄四海,找到狗爷?”我将话题拉了回来。

  

  钱军点头:“对,我眼线说庄四海去了云南,也是因为狗爷的事,说是很可能跟研究所下面弄出来那宝贝有关系……之前在北方,狗爷好使,下坑倒斗这些事儿很难往他们身边混人,混进去的,也都是给他们送的死探子。但是南方就不一样了,左司还是管用的。我眼线那边的意思是,庄四海应该是听到了什么信儿,哪块发现了点什么,但还没有具体的情报……我最近让左司帮忙盯着,如果庄四海的人到云南有什么行动,左司他们就会插一脚,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把人安到他那边,通过他这条线,找到狗爷。”

  

  钱军是个盗墓的。

  

  还有他提到的人,也和他、狗爷一样。

  

  而且这些盗墓的,貌似还分帮结派,狗爷就像一帮派的老大,不是寻常人说见就能见到的,甚至包括外传的一些关于狗爷的信息,都不是真的。

  

  我想了想,没有贸然做决定:“行,最近你继续留意左司那边给的消息,别让人丢了就行……我今天还有事,咱先说到这,晚点我联系你。”

  

我没做决定,这事得回头跟杜老板商量一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