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四章 盗墓贼

第三十四章 盗墓贼

3197 2018-07-27 14:14:14

  

  我费尽力气,终于带米一恺一起到到金属池子的顶层,但他却已经奄奄一息。

  

  我问他,关于他之前所说的,坑我们下来这件事。

  

  米一恺没有拒绝。

  

  “是施工队……还有开发商……什么狗屁开发商,那根本不是什么开发商,他们是……是一伙盗墓的,据说在道上还挺有名,叫……狗爷?没错,狗爷。”

  

  “盗墓的?那你为什么会和他们混在一起?”我问。

  

  “我是施工队的……我之前,逃债之后,就一只在老家工地干活……被工头介绍来,拆这座楼,施工队一半的人,我都不认识。但是我这人,比较能混……跟他们打熟的很快,听到点消息……正好狗爷他们缺人,之前我说那一半我不认识的工人,都是狗爷的人,我跟着他们,下了这电梯井……”

  

  “那后来呢?”苏雅问。

  

  “后来……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缺的不是人手,是探子……这个探子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假设一条道,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们放你进去,他们提前会吓唬你,告诉你什么都不能碰,也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就一条道向前走……其实,就是扔一个人过去做诱饵,探路的。跟我一样探路的,还有几个,他们都死了……我是最后出的事,我们当时到了地下研究所的最后一层。”

  

  “中间我们经历了挺多事,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狗爷那些人好像是要找一个几十年前的宝贝……是被人从什么墓挖出来的,后来几经周折,那个宝贝到了这研究所的地下室……他们就是为了找那东西。”

  

  几十年前的宝贝?

  

  几经周折,到了这座地下研究所!

  

  米一恺所说的内容,和杜老板给我讲的背景故事非常相似。

  

  于是我问道:“他们要找的东西,是什么?那宝贝是什么?”

  

  “这我不知道,没打听出来……但我总觉得,也许狗爷自己都不知道。”

  

  “狗爷长什么样子?”这是苏雅问的。

  

  “八字胡……山羊胡……岁数大概有七十吧?说是七十,但是看着身体挺好……他,他很瘦,个子不高……”

  

  “那后来呢,他们找到了什么?你们是怎么离开的。”我继续问。

  

  米一恺的手艰难的放到自己的小腹上,深吸口气,似乎现在他每说一句话,都要耗尽自己全身的力量:“他们离开了,我没跑掉……当时在最后一层,那里,有个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很大……玻璃柜里有三个盒子,两小一大,大的盒子是打开的,里面没东西,两个小的盒子关着。那实验室解剖台上面吊着一具干尸,细长细长的,没有眼睛……我就是他们扔过去试探那干尸的……干尸会动,它把我抱住了,我挣脱不开。狗爷趁着这个机会,在实验室里找东西,最后准备带着两个盒子离开,但这时候大批的尸鼠,丧尸,不知道为什么集中了过来,他们慌乱间,丢了一个盒子,但人都跑了,也带走了一个。”

  

  “狗爷的人走了,怪物围着你,那你最后是怎么活着这里的?”苏雅疑惑的看着米一恺。

  

  “是那具干尸……救了我。”

  

  米一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之前我的一段经历。

  

  “另外一只盒子里的东西,是眼睛吧?”我问,然后继续说道:“是不是你把眼睛放到了干尸的眼眶里?”

  

  米一恺本来已经无弱无力,现在却突然挺起头,盯着我:“哥,你果然……果然知道……”

  

  “我猜的。”

  

  米一恺的头重重的落下,接着说道:“我当时被干尸抱着……怪物靠近……我吓尿了,我已经自己死定了,却突然……感觉这脑子里,好像有个人在对我说话,他告诉我,他可以放我离开这里,但是要帮他做一件事……他说,那盒子里有一颗眼睛,让我把眼睛装到他的眼眶里。”

  

  米一恺照做了,然后,就像我当时在别墅地下室发生的事情一样,干尸“复活”!

  

  它驱走了怪物、尸鼠,救了米一恺一命。

  

  但这确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米一恺努力的掀起自己的衣服,我这才发现,米一恺肚脐眼的位置,一片人脸大小的凹陷,那里面布满了一条条的肉虫,就好像我左手的虫子一样,它们不断的蠕动着。

  

  米一恺苦笑:“可它没有放了我,它说那些王八蛋拿走了它的东西……我必须,把它们追回来,否则就杀了我。但它现在没办法上去,于是,它把虫子种在我的肚子上,如果太久不带狗爷那些人下来,我就会死……可我上哪去找狗爷?那干尸给了我机会,让我每隔一段时间,送一些人下来,它会为我续命,直到……直到我找到狗爷。”

  

  之前发现无眼干尸,是假新闻。

  

  米一恺造假宣传的,但他没想到,这条消息最后会传的那么广。

  

  至于失踪的拆迁工,则是被米一恺骗入这其中的。

  

  “哥,你的左手……那天我就看到了……在我家的时候,那一条条的虫,和我的很像……我知道,你和它们,也有关系!我以为,你能帮得上我……对不起了。”

  

  我不知道他这话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他看起来,马上就要死了。

  

  “哥……对不起……”

  

  “嗯。”我蹲下,将他的衣服盖住肚子,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休息吧,睡一会儿,睡醒了我带你上去。”

  

  “谢谢你,哥……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还我欠你的……”

  

  说完,他闭上眼。

  

  气息越来越虚弱。

  

  直到我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我放开手。

  

  苏雅走到我身边:“你也蛮奇怪的,他,究竟是不是你兄弟?”

  

  我走向柱子,将绳子解开,然后开始寻找出路。

  

  苏雅跟在我身后:“哎,说话呀,我问你呢。”

  

  “我在想该怎么回答。”

  

  “那想到了吗?”

  

  我点头:“差不多吧……我问你一件事,你有家人吗?”

  

  “没有……不对,如果主人算的话,那我也有家人。”

  

  “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会懂。也许家人会骗你,但改变不了血脉里的东西,亲人永远是亲人,就算是,某一时刻,会有怨气、仇恨……我是福利院长大的,没有亲人,别的孩子最亲的人是父母,我没有。米一恺算是我唯一的朋友,就像别人的亲人一样。”

  

  “他之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差不多。”

  

  “其实我看得出来,之前在楼梯,你没有想不管他,只是想试试他能不能站起来,那个时候你应该就知道,是他引我们下来的,他对这下面,早就有所了解。”

  

  我摇头:“不是,是下来之前,我就知道。”

  

  “奇怪的人。”

  

  我和苏雅找到了一闪关闭的铁门,但这门很难打开,我看旁边有些开启设备应该是某种感应装置,或许需要指纹、虹膜之类的。

  

  “这门打不开,硬杂我试试?”我握起拳头。

  

  苏雅拉住我的左手:“别像个莽夫一样,米一恺不是说,之前有盗墓来过吗?他们也打不开这扇门,说明还有别的出口,我们找一找。”

  

  别的出口?

  

  会在什么地方呢?

  

  我在这里绕了一圈,发现在我们这段平台的头上,有一系列了类似于通风口的设备,苏雅拿出管道图,对应比划了一下,将纸拍在我胸口:“我觉得像,不如我们爬上去?”

  

  “有点高。”

  

  “刚刚那么高都上去了呢……绳子呢,给我。”苏雅从我这里要来绳子,系在自己腰上,然后走到墙壁下面,这里倒是有借力的点。苏雅让我用左手推她一把,她借力跳上去,我们的配合可以说是非常狼狈的,我力气用大了,苏雅跳的角度又不对,狠狠的撞了两次额头。

  

  不过最终她还是爬了上去,摘下通风管道上的铁网,将绳子的另一头丢给我。

  

  我爬了上去。

  

  通风管道内,苏雅在前面,拿着地形图,我在后面跟着。一边爬,我一边问道:“米一恺的秘密,我的秘密,都说了,你的呢?介意聊一下关于你主人,以及你主人让你来这里做什么的事情吗?”

  

  “介意。”

  

  “不是……你这个有点不仗义了。”

  

  “我跟你熟吗?为什么要跟你仗义。”苏雅无所谓的说着。

  

  但这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我要拿的东西,应该跟你一样的。”但苏雅还是说了,她说:“我看你听米一恺说大一点的盒子,还有眼球的时候,表情稍稍有点反应,你是冲着那些盒子和眼睛来的吧。”

  

  她说对了。

  

  可是我好奇:“你主人到底是什么人,要那眼睛做什么?”

  

  “回家,那是她回家的钥匙。”

  

  这是一句,我现在完全没办法理解的话。

  

  我继续问:“那你现在什么打算?”

  

  “还能什么打算,米一恺说,东西都被那个叫做狗爷的人拿走了,自然是找到他。”

  

  “我问的不是关于眼睛,我是说,你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准备去哪里?”因为刚刚这管道出现了几条岔路,甚至上下路,我一直跟着苏雅。

  

  “自然是下去,虽然东西不在了,但我还是想到那间解剖室看看,也许会有些什么资料也说不定。总之来了一次,不能白来。”

  

  “你就不怕撞见刚刚那个所有怪物都恐惧的家伙?”

  

苏雅无所谓一笑:“怕呀,不过,人得绝症死掉的机会,和出门被车撞死的机会差不多,死活这件事看天的,我们也不知道那家伙会去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