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一章 我是谁

第一章 我是谁

3237 2018-06-26 17:43:47

  

  人会忘记自己吗?

  

  在某一天?

  

  也许这需要一个过程,不见得漫长,但发现的时候,不管结果好坏,都是痛苦的。

  

  睁开眼,阳光透过窗,洒在这间温馨的卧室中,我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抬起手臂,整个世界在摇晃。

  

  所以我不敢动作太大,担心吵醒身边的女人。

  

  可她还是醒了。

  

  意识模糊中,她轻唤我一声,质疑我为什么醒这么早。

  

  睡不着。我说,然后翻过身,看着她昏睡中的侧脸……

  

  很美。

  

  她是我从未见过的美好的女人。

  

  可惜,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们的关系,应该是没什么关系。但她觉得我是她丈夫,觉得我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觉得我和她一起生活了许多年。

  

  我不是。

  

  我没失忆,也没有死而复生魂穿到某某人的身体,她更不是一个疯子。这一切都要从我欠下的该死的债务说起……

  

  张本初,从前我叫这个名字。

  

  是个创业的失败者。

  

  与我合作创业的朋友借了大笔高利贷,之后人间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债务全部落到了我的头上。

  

  因为没钱,被追债。

  

  因为高利贷也知道我没钱,所以没希望我还钱。

  

  他们只是单纯的想杀死我。

  

  过了几个月东躲西藏的日子,还是在一座陌生的城市中,被他们找到。在躲避追杀的途中,我抢了一辆快递车,钻进一处高档小区,藏身在某别墅的车库内,为了更进一步保证自己的安全,我打开了一辆车的后备箱,躺了进去。

  

  别墅的主人开车上班,我还在后备箱中,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可以逃脱那些高利贷的视线。在后备箱中,我听到了妻子送别丈夫上班,提醒他不要因为太忙而忘记午饭,温柔的声音,让人羡慕,曾经这也是我理想的人生该有的样子。

  

  可眼前。

  

  一片漆黑。

  

  我被困在这狭小的就像棺材……不,是骨灰盒,骨灰盒一样的空间中,连自由放纵的呼吸都不能。

  

  我知道,我的人生距离理想的样子,已经越来越远。

  

  车子启动,稍稍有些摇晃,但也让我暂时安心,又一次躲过了那些家伙。神经绷了太久,突然放松,困意就像周围的黑暗,无法阻挡的将我吞噬。

  

  我睡着了,在后备箱中。

  

  当我再次醒来,外面的世界一片安静,我听不到任何一点的声音,这让我不安。

  

  犹豫片刻,我还是打开了后备箱,眼前光线昏暗,周围很多车辆,在各自的停车位中,这貌似是一处地下停车场。

  

  可空气中,却有一股粘稠的腥味儿……

  

  是血液的气味!

  

  他死了,一个男人,就在我藏身的这辆车的旁边,车门开着,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这辆车的主人。他死相凄惨,满脸血污,双眼被人残忍的挖去。是何等深仇大恨,会下此毒手?在我扶着车干呕时,不经意间发现这满脸血污的尸体,竟看上去非常眼熟,开始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他到底像谁?

  

  后来,我终于想到……

  

  像我。

  

  非常像。

  

  倒车镜里,我的脸,若是也沾染了大片血迹,那么应该与地上的这个人看不出任何分别吧?

  

  为什么这么像?

  

  我不能继续留在这。

  

  不管为什么这里会有个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死人,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可当我准备溜出车库的时候,却在车库外,见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些高利贷,他们在这?走,我是走不出去的,被他们捉到,我也只能做一具尸体。所以我借用了他的车,那个死去的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

  

  开车离开停车场,高利贷似乎没有注意到离开的我,也没有特别注意这辆车。

  

  在副驾驶的位置,我看到了那具死尸留下的钱包,钱包里有他的身份证。

  

  名字,于越。

  

  脸……

  

  一模一样。

  

  身份证的照片,那张完整的脸,与我的脸一模一样!

  

  我慌了神,余光在车灯前看到了一个人影闪过,我迅速刹车。车停在一个女人面前,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女人是那具死尸的妻子。我不知道她的样子,但温柔的声音我记得。

  

  我这才发现,自己漫无目的的开车,居然将车开到之前小区附近。

  

  她上了车,问我今天都去了哪,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电话在车上,也在副驾驶的位置,她拿起来翻了翻,话倒是不多,不是个啰嗦烦人的女人,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等我解释。

  

  我该怎么解释?

  

看着她的脸,短短的一瞬间,我脑子里过了许多画面,我的女友、别墅、我从前的住处、高利贷……

于越,这个和我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男人,过着与我完全不同的生活。

现在他死了。

那我……

我累了,先回家吧。说完,我开车,回到她的住处。

  

  这一切。

  

  都是昨天发生的。

  

  “你怎么了,这才六点钟?”她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带着点睡意朦胧的目光,柔和的注视着:“平常,你可不会这么早醒……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左眼眼角有一颗泪痣,我用手拖着她的脸颊,轻轻抚摸那颗痣:“没事,你很快会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她闭上眼睛,往我的怀里蹭了蹭:“那你总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把衣服都换了,那是什么人的衣服?”

  

  我也没有解释。

  

  和之前的问题一样,我没必要说明,很快会有警察告诉她,昨天发生的一切。

  

  那个叫于越的男人为什么会死,我已经想清楚,他大概是成了我的替死鬼,被高利贷杀掉。但那样一具尸体,不可能不被发现,停车场内的监控,会记录昨天发生的一切,接着,警察就会知道他的死因,也许找不到凶手,但绝对会在监控中发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我。

  

  那时,他们会来到这栋别墅,将我带走。

  

  昨天睡在这里时,我就想到了一切,但我实在太累了,我理想中的生活,怕是一辈子没有机会得到,所以用这个机会苦中作乐一个晚上。当然,我没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

  

  之后,我等了几个小时。

  

  等待警察的出现。

  

  但,却始终没有等到。

  

  转眼时间已经是中午,我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十指交叉,坐立不安。我在想,自己要不要去自首?可人又不是我杀的,自首什么?如果路上遇到了高利贷,怎么办?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哎,老公,你今天不去上班么?已经快十二点钟了。”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绕道我身后,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轻轻的搭在我的双肩,她身体淡淡的香气,随着动作,环绕在我身边。

  

  “今天,不工作……”我随口一说。

  

  “嗯?好吧,总之,那份工作你去不去都无所谓的事情……我要出去逛逛,陪我?”她在我耳边柔声问道。

  

  “不。”

  

  “好吧。”她放开手,一点都不粘人。

  

  正好,她离开,我也要离开,无论如何我要去一下昨天的停车场,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么久自己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

  

  她在楼上化妆。

  

  很久。

  

  我的耐心被一秒秒的碾碎。

  

  她不走,我没办法离开。

  

  可她,却好像总有事情没做完,每过一段时间,就要下楼一次,每次,都会与我来点暧昧的小动作。

  

  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开始莫名的心慌,其实没必要的,我又不准备真的装作她老公,只是懒得说明一切,更不想应对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的哭闹。

  

  终于,她的妆好了。

  

  带着微笑,与我告别。在她离开家的一刻,我迅速上楼,翻箱倒柜,我找到了一件暗色的风衣,一只鸭舌帽,还有一张黑口罩。我将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离开了住处。

  

  叫了一辆出租车,我凭借记忆指路,那是片商业区,一栋写字楼附近的停车场。

  

  我找到了那个地方。

  

  虽然黑夜时的画面有些模糊,但我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只是想象中的警戒线不存在,从外面看,停车场附近完全看不出昨天发生残忍命案的样子。

  

  这不合理。

  

  我一步步靠近,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要进去看个究竟。

  

  昨天我离开这里的时候,除了那些高利贷,没有任何人。这次,我却在停车场入口被保安拦下,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哎,做什么的?”

  

  也许是我的打扮,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皱着眉,谨慎的看着我:“大夏天的,不热?你做什么的?”

  

  “我……”我准备找个理由进去。

  

  但也许是距离近了,墨镜和口罩没了隐藏身份的效果,他似乎认出了我。

  

  “你是……于先生吗?圣勒的于先生?”

  

  我轻轻往下拉拉墨镜,露出眼睛,应了一声:“啊。”

  

  “那您,怎么还这幅打扮?”

  

  “皮肤出了点问题。”我随口解释。

  

  “哦哦,那您忙,不打扰了。”接着,便为我让路。

  

  停车场和昨天一样,安静,诡异。

  

  但我想象中的警戒线依旧不存在,这里空空荡荡,昨天的停车位一眼便望得见,但那个位置却什么都没有。

  

  我走了过去。

  

  没有任何痕迹,血迹被清理的非常干净。

  

  包括我的呕吐物。

  

  我知道迟早要清理的,但,命案现场会在发现的第二天,就被清理的如此干净吗?

  

  不对。

  

  我突然想到刚刚保安见我的反应,作为这里的保安,是最有可能第一时间发现尸体的人,即便没有,消息也一定会很快被他所知,甚至包括死者的身份。可他的样子,像这里发生过命案吗?

  

  我想的入神。

  

  突然感觉身后被什么人接近!

  

“于先生,你在看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