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章 逃

第五章 逃

2117 2018-06-30 10:12:02

  

  我惊魂未定。

  

  妻子却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我不知道她来了多久,但她的语气,让我如坠冰窖。

  

  砰!

  

  妻子身后的门,关闭了。

  

  我猛的回过头,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们对视,我呼吸急促,心跳也很快,我在想这具尸体到底是谁杀的,如果只是沈凯琪一个人杀死的,那我现在算不算撞见了杀人现场?凶手会对我做什么?

  

  我还在想,刚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紧张过度的幻觉,还是那尸体,真的在动?

  

  突然!

  

  她抬起手臂,指着尸体。

  

  眼睛却瞪大,直勾勾的盯着我!

  

  “你……不是说过,不会来看她吗?你为什么骗我?”

  

  我,有这样承诺过?

  

  不,不是我,是于越。

  

  如果有过,那说明他知道这尸体的存在,应该是夫妻杀手,那样的话同为凶手的我,此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下来找东西,你误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凯琪会如此在意我看一具尸体,但我还是解释了一句。

  

  “这下面除了她,还有什么?”说着,她走向我。

  

  那张脸上不再有温柔。

  

  僵硬的表情,颤抖的眼部肌肉,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变态,她每说一句话,就靠近我一步。

  

  “哦,我明白了,之前你也是为了她,才准备出去杀人的吧?”

  

  杀人?

  

  我什么时候准备出去杀人?

  

  为什么,我要为了一具尸体杀人?

  

  我下意识的后退:“喂,你真的想多了。”我是一个男人,而且还算高大,可此刻却被一个身材娇柔的女人的气场压迫。

  

  “我告诉你,我随时可能杀掉她……你来这里找也没用!我是不会让你找到眼睛的!”

  

  尸体,还可以再杀一次吗?

  

  还有,她说的眼睛是什么意思?

  

  她到底在说什么?

  

  我觉得这女人疯了,不仅她是疯子,那死掉的于越也是个疯子,两个改名换姓的变态杀人魔!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仅对别人,对自己也一样。

  

  “我现在不想跟你解释这些,你想杀,就杀了她吧。”我强作镇定,打算推开沈凯琪,离开这地下室。

  

  然后,逃掉。

  

  可她的肩,僵的我难以理解,我居然没推动。

  

  她固定在那,就像扎根的木桩。

  

  然后她笑了。

  

  走向门口的角落,蹲在那,慢悠悠的说着:“好,你已经不想跟我说话了……”

  

  哗!

  

  角落里堆积了一堆我看不清楚的东西,我用手机照了一下,那里居然是大堆生锈的刑具!刀、勾、斧、钻头……各式各样!她抽起其中一把锈迹斑斑的砍刀,指着我:“那就不要说话了!”

  

  她尖叫一声,面目狰狞,手中挥舞砍刀冲向我!

  

  我迅速后退,但那时自己还算冷静,在她逼近我的时候,抓住机会,一把握住她拿刀的手!我想夺刀,却没想到这女人的力气比我想象中的大了不少,我完全没阻挡住她冲过来的那股劲,抓着她的手,被她一直向后推!

  

  直到我的背,狠狠的撞到挂在墙壁上的尸体,尸体的腹部被我撞得凹陷,一股粘稠的不知是什么的液体,从尸体的嘴里吐出,全部洒在我的头上,恶臭难闻,可我却根本不顾上这些,因为那把刀,正直挺挺的逼近我的胸口,左胸,心脏的位置!

  

  我双手握住沈凯琪的手腕,她单手拿刀,可我却发现,刀依旧在逼近,她的力气,太大了……

  

  “别,不要……停手!!”

  

  我大喊着。

  

  可她却只是如变态的一样的盯着我。

  

  嗓子里,发出古怪的笑声,继续用力,好像只有那把刀插入我的胸口,她才会心满意足。

  

  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杀掉了吗?

  

  不行,我做不到!

  

  我用尽全力向身边推那把刀,甚至吼了出来,刀尖儿偏到肩膀的方向,我也终于忍不住松开了手,刀锋,擦着我的肩,狠狠刺入身边的墙壁!肩膀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我根本顾不上,鼓足一口气用肩膀撞开了沈凯琪,冲向地下密室的门,好在门没锁,我冲了出去,爬上地下室的楼梯。

  

  接着,我直奔别墅门,可该死的门却被锁着!

  

  慌乱的我,无论如何也打不开那扇门,而走廊的方向也传来了缓慢而沉重的脚步。

  

  她来了。

  

  我紧张的看着四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我做武器!厨房似乎有刀,但要路过走廊,她会在我拿到武器之前走出来,然后继续用刀攻击我。

  

  至于打开身后这扇门,需要钥匙,钥匙的话……楼上?

  

  大概是楼上吧,我也记不清,但只能冲上旋梯,来到卧室门口,我翻找钥匙,但却也听到了她走上楼梯的声音。

  

  “老公你出来……我们好好聊聊……”

  

  她的声音越来越近。

  

  “你既然那么喜欢她,跟我说就好了……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只是你偷偷摸摸……”

  

  她的声音终于来到卧室门口。

  

  “跑不掉了哦。”

  

  就像来自地狱的,死亡魔音。

  

  我放下疯狂翻找钥匙的双手,我没找到,但要等死了吗?

  

  我站起来,看着卧室,门口的位置有一只青瓷花瓶,我赶紧跑过去,握住细长的瓶颈,站在门旁,将花瓶高高举起!然后听着,她缓缓接近的脚步……

  

  嘎吱……

  

  门开了。

  

  她的头出来了,她的嗓子眼儿里发出诡异的笑声,然后突然转头看向我!

  

  “啊!!”我狠狠的将花瓶,砸在她的脑门!一瞬间,她的额头血肉模糊,鲜血溅我了一脸,她躺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但被吓坏的我,此刻也是疯狂的,我捡起她掉落在身边的刀,骑在她的身体上,将刀狠狠刺入她的胸口!

  

  不断的刺!

  

  一刀!两刀!三刀……

  

  终于,她完全不动了。

  

  我才从惊恐慌乱中回过神。

  

  我……

  

  杀人了?

  

  啪!

  

  刀,落在地上。

  

  我浑身在发抖,我站不起来,但又很想逃。

  

  “不对……没事的,她是个变态杀手,我只是为了自保,自卫,这不是犯罪……不是,可是……”

  

  地下室那具尸体该怎么解释?

  

  我现在是于越啊。

  

  几个小时前,我苦恼如何更像他。

  

  现在,我苦恼如何让人明白,我不是他。

  

  没有任何记录,证明我是一星期前,才成为于越的,除非能够找到他的尸体,可天知道那尸体在哪?

  

  很多问题,无法解释。

  

所以,我要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