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十六章 器官标本

第二十六章 器官标本

3544 2018-07-19 15:33:26

  

  梁宽非常兴奋,尤其在听到下面那声诡异的低吟之后。

  

  他急着下楼梯,吴哲东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他忙追上去,拉住梁宽:“老板!等一下!!我有话说……”

  

  最后几个字,吴哲东的声音压得很低。

  

  梁宽皱眉,在楼梯拐角处暂时关闭了直播:“什么?说什么啊你!”

  

  “老板,刚才那动静不对,我知道你怎么想的,觉得是阿恺他们弄出来的声音,可是他们下去的时候,变声设备、扩音器都在上面,刚刚那声音听着那么幽长……不像是他们用嘴发出来的。”

  

  “那像什么?”梁宽盯着吴哲东。

  

  吴哲东右眼的眼角猛的跳了两下:“动物……某种动物的低吟!”

  

  “动物?”

  

  “没错,动物……你们,你们也觉得像吧?”吴哲东转头,看着我和苏雅,然后目光再次回到身上:“老板,他们是不是被什么东西袭击了?这下面,到底有什么?”

  

  “扯淡!”梁宽一把甩开吴哲东的手,骂道:“你特么长没长脑子?看见动物他们不会说话?被袭击了不会喊?他们一点动静没有,分明是布置好了场景!等我们下去呢!我跟你说,又耽误了我五分钟,现在关注度正增长着呢,礼物也刷爆了,别当我财路!”说完,推开了吴哲东。

  

  “老板,你,你听我说啊,我说的真的有道理,不信你问他们!”

  

  吴哲东拉住我。

  

  我没说话,看看梁宽,又看了看他胸口的设备。

  

  苏雅从我身后,绕到梁宽身边,低声说道:“宽哥,我觉得机会难得,现在数据这么好,没理由放弃的,而且你说的有道理,有什么危险的话,他们没理由不叫的,这里就这么大,五层,声音也不是传不上来。”

  

  苏雅有点奇怪。

  

  我不说话,是因为我希望梁宽继续走,我想看看这下面有什么,我身上有任务。

  

  苏雅呢?

  

  她意识到了危险,刚刚还提醒我,可现在,她却在怂恿梁宽继续向下走。

  

  “你……你们,你们胆子怎么这么大?之前没踩过点的地方,你们也敢乱来?”吴哲东非常不满。

  

  “你闭嘴吧!”梁宽瞪了一眼吴哲东,“我现在开设备,继续直播,你要是给我说错了话……结果你知道!”

  

  说完,梁宽继续开直播。

  

  “哎,不好意思啊,兄弟们,刚才可能信号不太好,毕竟这是地下室,大家理解一下,过会儿可能还会有这种断线的情况,大家别着急,我会及时处理……当然啊,要是太久看不见我们,麻烦大家帮我们报个警什么的。”说完,梁宽继续下楼。

  

  苏雅跟在梁宽身后,我也紧随着他们俩。

  

  吴哲东虽然不清不怨,但最后还是选择一起向下走。

  

  我们顺着楼梯,来到了地下-2层。

  

  也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和之前的走廊构造应该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第二层走廊两侧的应急灯,是一直亮着的,从头到尾,不间断。我们向前走,两侧的门依旧紧闭,开始我们试着推了两间,始终打不开。

  

  “可惜啊,可惜这里的门都打不开,真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点什么。”梁宽继续解说。

  

  突然,他停住脚步。

  

  看着弹幕,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哪扇门开着?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似乎是有水友说,刚刚在视频中晃过的一扇门开了一条小缝。

  

  梁宽回头看我们:“你们看到了吗?”

  

  我没注意,确实没注意,这样的门连续的太多了。

  

  吴哲东没说话,苏雅看看我,也摇头。

  

  梁宽看了一会儿弹幕,然后问:“啊,你们说,是我们之前路过的地方?后退呗?行,那我听着,然后镜头一直对着墙,你们谁看见了告诉我一声啊!”

  

  说完,他对我们挥手,然后开始后退。

  

  我们也跟着后退。

  

  数着之前的门,一扇,两扇……

  

  第三扇的时候!

  

  我们停住了。

  

  不用水友提醒,我已经看清了那扇门微微打开的缝隙。

  

  “喔!还真有一扇开着的呢,还是你们眼睛好使,我试试能不能推开啊……”推门的时候,梁宽其实有些紧张。

  

  他担心是之前的他安排下来的人,此刻正躲在这里面。

  

  “呜嗷……!”

  

  可这时,之前那种奇怪的低吟,突然又传了出来!

  

  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更加清晰,听起来,更近了,传来的方向是之前我们走下来的楼梯的位置。

  

  也就是说,发出这声音的东西,在下面的楼层?

  

  梁宽松了口气,既然如此,他的人应该在下面了?

  

  “你们也听见了吧,声音又传来了,我站着的这个位置能够听出来,是从楼梯那边传来的,看来还在下面……看看看!我肯定会下去的,不过这之前,我们先看看这扇门里有什么。”

  

  我看了一眼弹幕,满屏的催促梁宽开门,还有一部分在吐槽主播不要命了,作死小能手,剩下为数不多的在劝主播赶快上去,然后报警。

  

  另外,还有一连串的高额打赏。

  

  打赏让梁宽兴奋,他的手一点点伸向那扇门,然后……

  

  他碰到了。

  

  “嘶!”梁宽嘴里发出一阵呲牙声,他回头看看我们:“这门好凉啊,好像摸到了冷库似的……”

  

  嘎吱……

  

  一声金属之间的摩擦声响起。

  

  门被梁宽推开了。

  

  手电光照了进去,这是一个类似实验室的房间,房间左侧是三排架子,上面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落满灰尘的玻璃容器,在我们正对面的那面墙前,是一只巨大的玻璃鱼缸一样的容器,同样是落满灰尘,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从波纹上看,似乎那里面还有些液体。

  

  房间的右侧,是冰冷的金属台,有点像解剖台。

  

  那上面,有暗色的痕迹,一滩滩的,就好像干掉的血……

  

  整个房间,有股说不出的味道,药味?也许是福尔马林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并不知道福尔马林是什么味道,所以这是一个猜测。

  

  但总之,这味道很难闻。

  

  “我去……好呛人。”梁宽遮住鼻子,手电在整个房间不断的晃照着:“这,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像实验室……你们不知道,这里的味道,特别难闻,也不知道是什么气味,那些容器上落了灰,隐约能看见里面装了东西,但是看不清,我们走近一点?好,我去看看……”

  

  梁宽迈步的时候,脚步有些不稳,他发抖了。

  

  应该是因为完全没有想到,开门之后,会是这样一幅画面。

  

  但为了观众要求,他必须要去看看,那些容器里究竟有什么。

  

  他走到货架那边,我们也跟了过去,那层灰的确很厚,可光照下依旧可以看到罐子里模糊的形态,看上去……

  

  似乎装的全部是内脏之类的东西。

  

  梁宽轻轻抹去一只容器上的灰尘,那淡黄色的液体中,是肺!灰白色的肺的标本!!

  

  “卧槽!”梁宽后退了好几步,撞在我身上,被推住。

  

  他喘着气,呼吸有些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这里面是器官的标本……居然是这些玩意。”梁宽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弹幕,观众已经沸腾了。

  

  也许是做梦都没想到,看直播,会看到这些东西。

  

  还有人提议开盘,赌主播一伙今晚会不会死。

  

  然后一呼百应。

  

  “你们过来一下。”这时,苏雅突然在货架的另外一侧喊我们。

  

  我第一个过去,她正面对着一只玻璃容器,灰尘已经被她擦掉,那里面是一颗心脏!

  

  “怎么了?”我问。

  

  “我好像看错了……”

  

  “什么看错了?”梁宽这时也跟了过来。

  

  “我看,这颗心……好像跳了一下!”

  

  苏雅这话一说出口,我们周围的空气,仿佛又降低了温度。

  

  没人说话,许久,吴哲东干笑:“雅姐你别吓唬我,我胆小。”

  

  可苏雅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那容器。

  

  在这种时候,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煽动性的举动,我们也着了魔似的,随着她,一起看向容器,盯着那中间已经发白的心脏……

  

  然后。

  

  扑腾!

  

  它真的收缩跳动了一下!!

  

  “啊!!”梁宽大叫后退,差点撞到货架,这次又是我扶住的他,可我也吓了一跳,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刚刚一路淡定,多少还是因为我事先便明白,这地方不简单,与蛇人有关系的地方,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但真的砍刀泡在容器中的心脏跳动起来,对我还是有冲击力的。

  

  “老板!!”吴哲东这时突然大喊。

  

  他就在我身边,我迅速转身,以为是他又发现了什么严重的问题,梁宽也马上回头,手电灯光下,他的五官都在发颤,有些纠结在一起的感觉,他盯着吴哲东:“你又怎么了!东子!!”

  

  “上去吧,这里太不对劲儿了,老板咱不用为了赚钱冒这危险,你看这里都是什么东西……那,那特么的心还会跳!会跳啊!咱们可没做这个特效的东西,没有啊!”吴哲东是真的吓坏了,已经不惜说出特效两个字。

  

  “你特么的闭嘴!”梁宽脸绿了,即便此刻紧张的气氛下,他依旧坚持守住他的秘密。

  

  “那个,那个东子吓坏了,已经开始说胡话了……特效?闹鬼我们就叫特效,但不是说做特效……那兄弟你们这么说就不对了,你看这次像假的吗?那楼也拍了,我们总不能挖一二十米深的大坑,又布置这些吧?这地下室总不是我们布置的吧!”梁宽开始解释,不停的解释,但质疑的弹幕却越来越多。

  

  梁宽焦头烂额。

  

  吴哲东原地发抖,眼睛不停的在各种玻璃容器之间转换位置,眼球动得越来越快……

  

  至于苏雅……苏雅呢?

  

  我一愣,刚刚还在我身边的苏雅,现在怎么不见了?我从两排架子中走出来,发现苏雅此刻正站在正对着门的那只巨大的玻璃缸前。

  

  我走过去:“你怎么了?”

  

  “我听到这里好像有动静,就来看看。”她微微弯腰,双手支着白皙的膝盖,看着面前那层灰尘格外的厚,完全看不清里面是些什么的巨大鱼缸。

  

  而我看着她的侧脸:“你好像没有他们紧张?”

  

  她没看我,只是嘴角轻轻上浮,淡淡说道:“你是觉得,女人一定要比男人胆小才对,是吗?”

  

  “这是普遍现象吧。”

  

  “嘘!”她突然分出一只撑着膝盖的手,挡住我的嘴:“你听,这里的动静,又来了。”

  

  动静?

  

  “吱,吱吱……”

  

  苏雅这么一说,我似乎确实听到了一些声音。

  

像是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摩擦,又好象是一些小型的啮齿类动物的磨牙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