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十三章 感染

第十三章 感染

2528 2018-07-09 11:46:45

  

  他们痛苦的瘫倒在地,鳞片脱落,身体渐渐发黑,渗出一种粘稠的液体,然后开始发臭……

  

  我不清楚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但我确定一个结果,他们要死了。

  

  他们越来越虚弱。

  

  这是我逃走的好机会!

  

  刚刚准备走,可马上又想到杜老板委托我的事情,我回身一把抓住盒子里那半颗眼睛。

  

  “啊!!”

可谁想到碰触的瞬间,我的左手就好像抓了一块烧红的铁珠,火热的刺痛!转瞬间失去了知觉!

  

  我抱着自己麻木的手,看着那盒子中的半颗眼睛,那东西,不能用手碰的吗?

  

  对!

  

  杜老板讲的故事是真的的话,这些怪物就是这颗眼睛一手创造的,而我现在居然直接就碰它?我是有多蠢?但我还是必须要带走它,于是合住盒子,将它包在衣服里,踩着一具具正在化脓的怪物躯体,逃离会所。

  

  我一路狂奔,连停下叫车都不敢。

  

  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我终于是跑不动,坐到了地上。那是一条黑暗的长街,街两侧是紧闭的店门,我喘息了一阵子,找到一处旅馆,钻了进去。

  

  付费的时候,旅馆前台却吓坏了。

因为我的手……

  

  我整只左手肿了一圈,满是水泡,油汪汪的,看上去非常恶心。

  

  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懵了。前台也将我赶走,或许是觉得我感染了某种严重的疾病,可能会传染。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我在黑暗的街上,颤抖着用手机照着自己的左手,没错,越来越肿,肿到发痛!

  

  医院!

  

  我决定去医院,但这条街还没跑到头,我的左手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之感!我甚至听到了骨骼间的断裂和摩擦声!

  

  我颤抖着举起自己的左手,路灯下,水泡越胀越大!

  

  啪!!

  

  炸裂,粘稠恶心的液体,溅了我一脸,气味难闻,那股刺激性的味道,让我想到了当时空气中的绿色粉末。

  

  水泡全部破裂,我的手,就像一只剥了皮站着肉的骨爪,已经完全动不了。

  

  可这时我又发现,我的左手手腕根部,居然也开始生长之前一样的小水泡!那一刻我的心如坠冰窖,这东西是会蔓延的?

  

  会蔓延我的整个手臂?

  

  甚至整个身体?

  

  我必须尽快去医院,我不想死!

  

  可该死的是,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居然渐渐模糊,每抬腿一次,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爬起摔倒,摔倒再爬起,终于,累到无论如何也爬不动。

  

  意识模糊中,我看到了远处的车灯。

  

  它向我驶来,灯越来越亮,最终停在我的面前。

  

  是杜老板那辆车。

  

  她走下来,蹲在我面前,虽然视线模糊,但我确定,那个女人就是她……

  

  “哎呀?怎么这么凄惨,手怎么了?”她似乎在对我说话。

  

  “救……我……”我牙缝中挤出最后的声音,然后,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我似乎做了个梦。

  

  梦到了过往的一切,那个害我被高利贷追杀的王八蛋合作人,因为高利贷,永远离开我的女朋友……还有沈凯琪,这个我最初觉得天使,后来发觉,是恶魔的人。一切混乱的出现在我梦中,然后他们全部,一起变成了怪物。

  

  “呃!!”我惊醒。

  

  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恶魔。

  

  杜老板。

  

  “你?我这是,在哪……”我问。

  

  这是一间卧室,她正坐在卧室的书架上,用她那独有的冷淡的微笑面对我,淡淡回应道:“你家呗。”

  

  我家?我哪有家。

  

  我看一眼四周,猛然发现!这是于越和沈凯琪的住处!

  

  我慌忙的爬起来,要离开这里,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左手非常疼!昨晚左手的恐怖变化立刻被我回忆起,我迅速将它抬起,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正带着一只黑色的手套。从外形上看,带着手套的左手,轮廓与大小,与正常的手,没什么分别。

  

  而且张合的时候,虽然有点疼,可又不想昨晚那样刺骨。

  

  我看着杜老板:“你帮我处理了伤口?”

  

  “算是吧。”

  

  “谢谢……”我要摘下手套,看看它现在的样子。

  

  可杜老板却突然离开书架,坐到床上,并且按住了我左手:“小朋友,我打赌你不想看到它现在的样子。”

  

  “什么意思?它现在什么样子?”我觉得事情不对,抽出自己的左手,准备摘下手套。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杜老板问我。

  

  “哪个都不想听!”我直接摘下了手套。

  

  我看到了我的左手。

  

  但那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左手,那是一条条肉色的虫子,互相缠绕,构成的线团一样的手的形状……

  

  我头皮发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抓住“左手”上的虫子,用力扯下,它们被我扯散,我的左手看上去就像一只毛刷子,但马上,它又恢复了手的样子。

  

  我准备再扯,却被杜老板拦下:“你就这么不喜欢我给你的假肢?非要弄坏?”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我的手到底怎么了!”

  

  她完全不在意我的怒吼,非常有耐心的看着我:“我说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听哪个?”

  

  我深吸口气:“坏消息……”

  

“诅咒,因为你碰了那半颗眼睛,现在的你,中了蛇人的诅咒。”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那东西不能碰?”

“你觉得屎不可以吃这种事,需要被人每天提醒吗?”

我……

我无话可说。

“那我会怎样?我的手……永远会保持现在的样子吗?我会不会死?”看着左手上,那一条条密密麻麻的好像虫子的东西,我觉得十分恶心。

“昨晚你的手是什么样子,你应该看得很清楚吧?如果一切没有改变的话,今天,你整个人,都会变成那种样子。”杜老板一边说,一边抬起自己的左手,反复的看,然后继续说:“不过也别担心,现在你看到的样子,是我帮你处理过的,我有办法暂时压抑住诅咒的力量,也算是我送给你的帮我拿回半颗眼睛的报酬。”

暂时压制住诅咒的力量?

“诅咒,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问。

  

  杜老板对我说,诅咒这两个字,用玄幻神话色彩的内容解释,是因为我碰到了一些不该碰的东西,被一股邪恶的力量侵染了身体,如果不及时消除这些诅咒,后果不堪设想。死亡只是最基础的结局,也许还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例如那些怪物。

  

而用科学一点的,我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这个诅咒,是隐藏在地宫中数千年的神秘物件,上面残留着某种上古菌株,我被感染,如果没有彻底清除、治愈,病情会恶化。

“你刚刚说,还有好消息……是什么?”虽然问了这个问题,但这种时候,我实在不觉得还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在我身上。

杜老板走过来,坐到床上按了按,问我:“这床很舒服吧?”

“你什么意思?”

“如果之前的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的你,是不是要回到从前的生活?那时你就不是于越了,你甘心吗?”

不甘心,但我跟想要命。

非要在命和床之间选择一个,我宁可过从前的日子。

“少年,现在有个机会,我控制你诅咒的办法,治标不治本,不过我其实知道一些彻底消除你诅咒的线索。但你知道的,我这里没有白吃的午饭,我需要你帮我拿到一样东西。”

又拿东西。

“什么东西?”我问。

杜老板的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指了指她那双细长的美眸:“另一半眼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