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十章 赚钱的买卖

第二十章 赚钱的买卖

2453 2018-07-14 15:05:52

  

  这是我从未想象过的一幕。

  

  如电影特效一般,墙壁凹陷,巨大的裂纹,而凹陷与裂纹的中心,就是我深深插入墙壁的那只手……

  

  我的左手?

  

  米一恺瘫坐在地,抬起头,他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不是在看一个人类。

  

  这也的确不是一个人类能够做到的。

  

  而且,不痛。

  

  到底是不痛,还是因为刚刚的冲击,让它的失去了知觉?我努力动了动左手的手指,我感觉得到,它在墙壁里面,还能够碰到里面的水泥、砖块,说明它是有知觉。

  

  我一点点抽出了自己的左手。

  

  刀已经崩了,刀柄也变成了碎木,墙壁的砖块,和折断的刀刃,划破了我的皮手套,露出了里面一条条的虫状的东西,我突然想起来,这已经不是我的手,是杜老板送我的“礼物”,那么这超乎想像的巨大力量,与这些虫子有关系?

  

  皮手套划破的裂口不算太大,而且上面灰尘很多,坐在我脚下的米一恺应该没有看清楚,我迅速用衣服缠住左手,然后转身离开。

  

  在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米一恺才追了出来:“哥,你刚刚那是……是怎么一回事?你……”

  

  “称呼不对。”

  

  “本初哥……”

  

  我转过身,米一恺一只手扶着门框,看着我,眼中是浓浓的恐惧,而恐惧之外,似乎还有些类似惊喜的东西。

  

  “张本初也不对,我叫于越,没有张本初这个人。”

  

  这也是我和杜老板的协议之一,我是于越。即便我毒死了绝大多数的蛇人,活着的,似乎也知道了我是个冒牌货,但我还要继续做于越。杜老板说这是为我好,就像地下室的眼睛一样,这个身份,也许某一天也能够成为救我一命的东西。

  

  而过去的张本初,已经被高利贷杀掉了。

  

  “于越?”

  

   米一恺疑惑的看着我。

  

  “没错,张本初被高利贷杀了,我是于越。”

  

  “哥,你别耍我?于越是什么,你改名字了?”

  

  我抬起一只手指,指着他,然后做了个闭嘴的手势:“今天的事,算是结账,今天之后,你我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

  

  离开这片棚户区。

  

  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杀米一恺的身上,也没有从前的任何事,我现在只在意一件事,杜老板给我的“礼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拨了杜老板留给我的一个号码,她告诉我,如果有麻烦可以用这个号码联系她。

  

  可拨了一个钟头,没人接。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转眼间,时间到了傍晚,这一下午,我每隔半小时,会给杜老板拨一次电话,始终没人听。

  

  无奈,我只能暂时放下这件事,换了一只新的手套,然后联系了郑老头。

  

  我说过,要请他吃个饭的。

  

  但让我意外的是,郑老头来的时候,米一恺也来了,是郑老头后来又联系的他。

  

  在郑老头面前,我像从前一样,没有与米一恺发生什么冲突。老头问了我左手的皮手套,我的解释是某种皮肤病,需要遮挡。在说这段的时候,米一恺始终盯着我的左手,脑子里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中途我借口去卫生间,离开的时候,拍了拍米一恺的肩膀,他明白我的意思,稍后,也进入了卫生间。我在镜子前洗手,他在我身后,我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他:“你是真不想活了。”

  

  “哥,你……你到底怎么了?”

  

  “谁是你哥?”

  

  “哥,哥咱别赌气行么?我知道我之前对不起你,但是我真没想让你一直帮我扛着债!我逃只是暂时的,那些钱是我欠下的,我不逃,他们会杀了我的!但是你不一样,他们,他们总不会杀你吧……”

  

  米一恺在解释当初的高利贷。

  

  我将手烘干,没有搭话。

  

  他走到我跟前:“哥,给你这个……”

  

  我看了一眼镜子,米一恺掏出一只厚厚的纸包。

  

  “这是我这段时间弄来的五万块钱,我知道跟欠的钱比,太少了,但是你先收下,我后续会补上的。”

  

  这小子在打什么注意?

  

  突然还钱?

  

  良心发现?

  

  我是不信的,虽然我没杀他,但更多的理由是我恢复了理智,而并非因为什么兄弟之情。我明白,一个人可以骗你一次的人,就可以骗你一百次。

  

  五万块钱,换不来信任。

  

  可他想做什么?

  

  我拿过那只纸包,看着他:“还钱?”

  

  “是,还钱。”

  

  “那剩下的呢?”

  

  “我慢慢攒……哥,我知道我是个混蛋,我不是人!但是你相信我,我这段日子,这大半年来,我米一恺真的是备受煎熬,这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日子……咱俩都是孤儿,没有父母,没有兄弟,从小相依为命,你就是我大哥!哥,你原谅我一时糊涂,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

  

  米一恺,比我稍微矮了一点。

  

  看我的时候,目光应该是稍稍偏上的,可是,现在的他,眼睛却经常向下瞟。

  

  他在看我的左手。

  

  “行,钱我收下了。”我把钱,塞进挎包里。

  

  “哥,哥你原谅我了?”

  

  我没说话,我想看看这家伙接下来要怎么演,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哥,剩下的钱,我很快会还……最近兄弟要发财,兄弟现在手头,有个赚钱的买卖。”

  

  赚钱的买卖?

  

  这五个字听着有点耳熟。

  

  “什么买卖?”我问。

  

  “我跟几个朋友,在做直播。有几个你还认识,是咱们当初的老同学、老乡。”米一恺说的很自然,可眼神,却总是往我的左手上瞟。

  

  “直播?我还以为多赚钱的事情,你又不是美女,游戏打的又烂,你直播什么?”

  

  “这不一样,哥你不知道,那几个兄弟直播的东西,很厉害!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黄色直播?”

  

  “不,不……他们是做直播探灵的。”

  

  直播探灵?

  

  那就是见鬼了?

  

  可这种东西,多数时候,都是拍不出来干货的,早晚偏离主题,靠这个能赚钱?

  

  “那个,其实是有设计的直播,哥。意思就是,我们会布置一些内容,要不你也知道,上哪见真鬼去?我们布场,故弄玄虚。但又不是太刻意的去发现那些布置的内容,让观众去发现,我们跟着弹幕探索,那些看直播,很吃这一套。”

  

  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于是就切入了主题:“那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哥,我觉得这行不错,我才做了一个月,这五万多,就是我老板给的……要不你也加入吧?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米一恺的眼睛是亮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会有点什么惊喜,没想到,米一恺“套”原来这么简陋。

  

  我没了兴趣,准备离开卫生间。

  

  米一恺却跟了出来:“哥你听我说,我们那个特效吧,都很假,你知道我们装神弄鬼都靠掉小机关什么的,不真实!可是今天你的手,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但是我觉得……”

  

  “觉得什么?”我站住,回过头看着他。

  

  “觉……”

  

  他闭嘴了。

  

我盯着他,然后慢慢的说道:“过去你坑我的事情,今天中午的时候就算了了,剩下的钱,也不用还我,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但是你得记住一点,你不是我兄弟,别跟我张口闭口的称兄道弟……至于我的手,最好别多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