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四章 恐怖妻子

第四章 恐怖妻子

2420 2018-06-29 14:51:25

  

  她显然很生气。

  

  就像绝大多数女人生气的样子。

  

  可我做错了什么?叫错名字?没可能的,结婚证上明明写着沈凯琪三个字……难道,是我看错?

  

  “我知道你不喜欢解释什么,但这件事你必须解释清楚,凯琪,谁的名字?”

  

  她清楚的说出那两个字,而且看表情,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是她自己的名字。

  

  我……

  

  真的看错了吗?

  

  我想拿出结婚证对照,但该死的是,那东西已经被我扔回了箱子里,现在翻出来对比,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我有问题。

  

  “哎?你等等……”突然妻子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前一刻还带着怒意的脸,突然露出了微笑:“我好像,想起那个名字了,凯琪……沈凯琪?你怎么想到叫我这个,你不提的话,我都快忘记了。”

  

  什么意思,难道改名了吗?

  

  我很想问,但还是没问,随口应道:“我也是突然想到了,觉得很好听,就顺口叫了出来。”

  

  “也对,那天你还说,觉得于越好听。”

  

  之前我是这么说过。

  

  因为高兴,债务的问题解决,又得到了一个从前不敢想象的新身份,新生活。

  

  可是……

  

  不对。

  

  我意识到,沈凯琪的语气不对,好像我在说于越这个名字时,是在评论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这名字的确不属于我,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为什么知道?除非一开始于越就不是死掉的那个男人的真名!

  

  所以我想错了。

  

  不是改名,而是假名。

  

  尸体不叫于越,她也不叫沈凯琪,这对夫妻,用假的名字,假的身份,生活在这栋别墅里!

  

  “老公?你怎么了,突然发呆呢?”沈凯琪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没事……有点困,我去睡一会。”说完,我上楼。

  

  可脑子里却一团乱。

  

  夫妻二人一同用假名,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名字是假的。

  

  那有可能身份也是假的吗?

  

  就像,我现在也是于越。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我后背发凉。我突然想到那天杀掉于越的,究竟是追杀我的高利贷,还是其他人呢?我的确在那里看到了高利贷,可他们,刚刚杀掉的人的车从停车场离开,他们不觉得奇怪吗?

  

  所以,有没有这种可能。

  

  那个凶手,原本要杀的就是于越,而且杀得干净利落!人死之后,他选择离开,至于高利贷的人,也许就是碰巧在那里?

  

  不安,笼罩我的世界,压得我喘不过气。

  

这时我摸到装在口袋中的钥匙,我想到储藏间和地下室!

那锁着的三个房间,会藏着什么呢?就像不安一样,好奇心也勾引着我。那三个房间,是我能够发现的这栋别墅,以及于越这个人,最后的禁区。我是个贪婪的人,不想放弃这个身份,即便他有问题,如果不算太大,我也可以接受,所以我希望能从那三个最后的禁区中,得到一些信息!

  

  不管是关于“那件事”的,或者是关于,于越与沈凯琪的身份,都可以。

  

  我开始等待机会。

  

  等到后半夜,妻子在我身边熟睡,我慢慢爬起,从枕头下拿出钥匙,然后悄悄的离开了卧室。

  

  深夜,空荡的别墅非常安静,安静到我的每次呼吸,每个心跳,甚至抬腿时关节的摩擦,都会发出声音。我生怕妻子会发现这些,我走的越来越慢,很久,才终于走到了二楼的那两间储藏室门口。

  

  试了试钥匙,声音还是有点大,但很幸运,这串钥匙中,真的有两把是储藏室的钥匙。

  

只不过,沈凯琪似乎没有说谎,二楼,确实只是储藏室。当然,如果我是真的于越,她也没有必要对我说谎。

现在,就只剩下一层走廊尽头的那间地下室了。那里的话,据说是地下室,但具体里面有什么,我却没有问,毕竟地下室不像储藏室,从名字就能大概想到里面会有些什么。

  

  地下室能放的东西太多了。

  

  来到地下室入口,钥匙试到最后一把,才打开地下室的入口。那扇门开了之后,发出了“嘎”的一声响,不大不小,这种摩擦声,让我觉得这地下室似乎有很久时间没有人进来过,但很奇怪,一开门就能够闻到一股香味。

  

  我走下楼梯,打开手机照明,发现下面也是一条走廊,走廊尽头堆积着杂物,走廊两侧,一共三扇门,两扇虚掩,一扇最里侧的关着。地下室入口有灯的开关,但是坏掉的,我只能继续用手机照明,前两扇虚掩的门内也都是些杂物,光线有限,杂物堆中具体有什么看不清楚,我继续走向最后一扇门,其实我一开始就好奇那里,因为越向里面走,我就越是觉得之前的香味在变浓。

  

  地下室,一般不用经常出入的地方,没必要弄得这么香。

  

  那这香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呢?

  

  脚步停住。

  

  我想到了。

  

  香味,自然是为了遮盖臭味而存在的。

  

  臭味……

  

  想到这,我的手已经碰触到了门板。

  

  冰凉。

  

  就像隔着冷库的门,我不知道这是错觉,还是真实的感受。

  

  下一刻,门开了。

  

  我没用力,只能说这扇门太松,接着猝不及防,门内的一切因为手机的光线,呈现在我眼前,那是一具掉在墙壁上的干尸!

  

  有胸的轮廓,是女人。

  

  她身体干瘪,嘴巴张大,眼眶中空洞洞的什么的都没有,皮肤是干瘪的棕色,死前或许因为某些力量的作用,让身体被拉长,就像一条蛇……

  

  我拖鞋中的双脚,脚背绷紧,拳头狠狠捏住,后背也僵硬的挺直。

  

  一切,只为了控制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冷静了十几秒,我一步步走向那具干尸,皮肤的纹路,肉的味道,我确定这不是模型,是一具真的死尸。但已经变成这副样子,不知死了多久,看这周围干枯血液的痕迹,她死前一定经历了地狱般的经历吧?

  

  是谁杀了她?

  

  于越?还是沈凯琪?

  

  或者二人联手?

  

  她又是什么人?

  

  我的心在发颤,难以平息,我知道有秘密,但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秘密。于越,这个身份不能要了,可我现在该做什么?

  

  看着那尸体,我颤抖的拿起手机,报警,只能报警了。

  

  但要先离开这里,离开之前,我需要拍下这尸体,报警也能够作为证据,而不让自己被认为是疯子。

  

黑暗中,我调整摄像头,让尸体的画面出现在手机屏上,正当我准备拍下它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现在是于越,这件事报警怎么解释的清楚?我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夫妻二人合伙杀的,沈凯琪拉我下水,我百口莫辩的。也许科学的手段能够证明我不是于越本人,但却没办法证明我是一个星期前才成为于越的。

就在我慌神想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手机屏中,尸体的嘴张合了两下!这一幕正好被我的眼睛看到!

  

  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

  

  但眼睛始终没离开那尸体,光线也在,我分明看到,它的胸口也在微微起伏!

  

那……是尸体吗?

它,在动?

  

我一步步后退,突然,碰到了什么,接着一张嘴在靠近我脖子的位置,吹着冷气:“老公,你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看她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