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都市之狼血沸腾  >  第十九章天家首长

第十九章天家首长

2093 2018-06-26 17:49:58

 一众武警,和那些被包围起来的警卫员都愣了愣,在回味着老首长的话。

  警察局局长,看向贺兵的眼神愈发的恭敬起来,掂量了掂量贺兵现在在老首长心中的地位。

  他能够在洪江市扎根到现在,依靠的就是老首长天家的话语权份量,他也算得上是天家旁支的人,老首长见他能力也不错,便出手扶植他起来。

  虽然说房地产凌家一家独大,近乎垄断了洪江市所有的房地产产业,但是有老首长在,一旦出现什么变故,警察局还是能够直接站到凌家的对面,直接断绝和凌家的合作关系。

  贺兵倒不以为意,以为老首长只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让自己别太难过而已。

  地上那个警卫员,已经彻底晕厥过去,他身上完整的骨头,已经剩下没几块了,两只手上的任何一块骨头,都已经被贺兵捏碎,整个人看上去惨不忍睹。

  “那你们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去上班了?”贺兵耸耸肩膀,左右看了看,在这一群武警中走了一圈,又盯着剩下的警卫员看了一下,这才放下心来。

  “首长,别忘了他们两个的手机上都有定位仪。”贺兵脸色复杂的看了看首长,要是今天首长没有碰巧遇到他,可能已经死得不能够再死了。

  有内奸这种事情,谁也没办法预测。

  “小子,有空记得去天家坐一坐。”首长没有阻止贺兵离开,反而冲贺兵笑了笑。

  贺兵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裤袋中,手机正在不停的震动,那是梅若雪打来的。

  “我没有给你安排上班时间,但是你也不能够这样第一天就不见人了吧?要是娉婷怪罪下来怎么办?”梅若雪气不打一出来,冲着贺兵喊道。

  “意外意外,我这就到,在打车呢,等等哈,回头聊。”贺兵挂了电话,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连忙招手让出租车停下来。

  “虎哥这次栽了跟头,不知道这一次陈风啸会不会出手。”

  “我觉得应该不会,倒是顾子文应该会出手,你别忘了,陈风啸心狠手辣,为人不义。”

  “也对,也不知道谁触碰了虎哥的眉头,过几天可能就有好戏看喽。”

  出租车上,同车的两个小混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两位大哥,你们说的虎哥是谁?顾子文又是谁?”贺兵装作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两个混混皱了皱眉头,刚想咒骂贺兵,转身刚好看到贺兵递了根烟过去,顿时也就笑开了。

  “哥们,跟你说,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呐!你看我们两个,现在陷进去太深,想要回头都没办法。”

  “这样吧,这件事也不算秘密,但是我和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出去和其他人乱说哈,要不被虎哥知道,我们两个就惨了,你也不会好过。”

  两个小混混吹嘘了一番,这才和贺兵解释了一下。

  顾子文,黑龙会的军师级别人物,黑龙会上的资金往来,投资,贩毒,都是顾子文一手操办。

  陈风啸就是黑龙会的龙头哥,也是那陈虎的表哥,为人心狠手辣,伸手非凡,据说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是靠着双手打出来的。

  贺兵心中笑了笑,原本还想着要怎样了解洪江市黑道的势力情况,没想到坐个出租车都能够打探得一清二楚。

  当然,听这两个小混混说话,贺兵也要自己先过滤掉他们吹嘘的那些话。

  陈风啸在他们口中,已经成了能上天入地的存在,这种话贺兵也就笑了笑,没有当真。

  警察局局长一众人,护送着老首长前往天家。

  “以后的洪江市可能又要动荡一阵子了,我希望你们在关键的时候,要记得自己是哪一家人的势力。”

  “洪江市凌家,最近横行得也有点过分,这里面也有不少是你们的责任吧?”老首长脸色苍白,可是他说的话,却没有人敢反驳。

  “是,是。”警察局局长更是唯声诺诺,生怕老首长不开心。

  “有空多请贺兵吃饭,至于他到底来不来,你们也别介意,毕竟他是真的有资格不理你们。”

  “他是一个会闹事的人,用得好了,就是天家的一把利器,用得不好了,可能整个洪江市就乱了。”老首长脸色慎重。

  贺兵在娉婷公司,自然不知道老首长对他的评价。

  “贺兵,不如你在这里就兼职当个保安,我再安排一个经理的职务让你当好不好?你就负责收集市场信息的就好。”娉婷一脸笑意的走过来。

  “别别别,我就一退伍军人,除了打打架,其他的都不在行。”贺兵连忙拒绝,内心有些后悔,自己本来就不应该把那本子拿给娉婷的。

  要不然现在娉婷也不会对自己这么上心,但是那本子上自己统计出来的东西,拿给娉婷的话,娉婷能够依靠那本子解决很多东西。

  “哦,这样啊,跟你说其实我们公司要保安呢,还要求保安能够分析市场情况,解决市场上的敌人,而不是单单的打打杀杀。”

  见贺兵一副打死了都不当经理的模样,娉婷眼珠子一转,直接让贺兵没办法拒绝。

  “你要是不服从工作安排,那就辞职。”见贺兵还想要推脱,娉婷眉头一挑,堵住贺兵的嘴。

  “你是退伍军人是吧,能不能和我说说部队里的事?我哥失踪了,他也是部队里的人。”娉婷一改之前的态度,脸色沉重的坐在贺兵面前。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贺兵面色不改,知道娉婷一直在盯着他,女人的直觉是最可怕的,她们不需要任何证据,依靠直觉判断出来的东西,就有百分之九十是正确的。

  “我哥和你之间,是基佬对吧?”娉婷忽然往贺兵身上靠了过来,一道深深的沟壑出现在贺兵面前,贺兵咽了咽口水,一时间差点将不该说的话脱口而出。

  “娉婷,真的没必要这样,能够说的,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和你说,现在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是不可能强迫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情的。”贺兵镇定了一下心神,脸色复杂的和娉婷说道。

  “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一些什么,就一起吃个饭吧。”娉婷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