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都市之狼血沸腾  >  第十八章警卫员是内奸

第十八章警卫员是内奸

2185 2018-09-17 14:05:23

“呵呵,我刚在公司上班第一天,可是今天就没有去上班,可能不是太好,不过没事,回头我打个电话就好。”贺兵苦笑一声,明白老首长这是要把自己留下来,他现在也不好拒绝。

  老首长点点头,内心有些感慨,这么优秀的特种兵,第九类部队的战士,退休回来就当一个保安?

  “在部队这几年,除了打打杀杀,什么都不会,不当个保安能够干嘛?”贺兵见首长的眼神里有些询问的意思,便解释道。

  “我认识的第九类部队的战士,能够身体无大伤退伍的人,你倒是第一个,有没有想要重新回到部队的想法?”老首长仔细打量了贺兵一番,询问道。

  他实在是不忍心让这么一个好苗子在都市当保安,在第九类部队中,每一个任务都是出生入死,战士不是直接战死就是缺胳膊少腿,确实还没有哪一个和贺兵这样四肢健全就回来的。

  “当个保安也挺好的。”贺兵脸色有些不自然,眼睛里闪过一丝悲痛,他那一支军团,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

  “洪江市天家,等你不想当保安了,就拿这名片去找天家吧。”首长看出贺兵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便不再强求。

  但是首长却动了拉拢贺兵的心,贺兵的身手不是一般的强,更主要的是,贺兵已经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谁会忘记?

  “好。”贺兵点点头,接过名片,虽然他没有去多想,但是眼下总不能拒绝首长的好意。

  那名片上面渡了一层金,和其他名片不同的是,上面还有一个盖章。

  贺兵也没有多看,直接将名片放在口袋中。

  专用车径直开往警察局,一大批武警早已在门口等候,一个两个都真枪实弹,严阵待发。

  贺兵吊儿郎当的跳下车,这些武警他还不需要那么在意,除了两个带队的是特种部队出身之外,其他武警都比较普通。

  “你是什么人?!”一个带队的头儿话音刚落,一声整齐的咔嚓声顿时响起,无数枪口对准了贺兵。

  “我是什么人?这个还不是你能够知道的。”贺兵呵呵一笑,扶着首长下车,看到首长出现,那些武警更加紧张起来。

  “嗯?”贺兵眼睛陡然凌厉起来,他和一个警卫员一左一右,扶着首长,但是这个警卫员脸色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定,手背上竟然参透了汗水!

  贺兵双眼如同刀剑,盯着警卫员的袖子,在警卫员的袖子处,赫然一把唐门袖剑隐藏在下面,对准了老首长!

  “操!有内奸!”在警卫员暗下机关的刹那,贺兵猛的往警卫员撞过去,那袖剑飞往空中,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通通不许动!谁动我打谁!”领头的武警当下往空中鸣枪,但是贺兵和警卫员都没有理会他。

  老首长就在他们旁边,谁有那个胆子开枪?

  贺兵一只手护着老首长,一只手从腰间抽出三棱刺,划破警卫员的手臂衣袖。

  那袖剑还能够再发射三次,三把暗器的头部都是黑色的,一看就知道是剧毒。

  “首长小心!”贺兵当下也没来得及解释,手中的三棱刺格挡在老首长胸口,看起来像是在挟持着老首长。

  但实际上,老首长也明白贺兵是在保护他。

  那三道兵器咻咻咻发出三道声响,每一道都是往老首长的胸口刺过来。

  “铛铛铛……”贺兵眼疾手快,手中的三棱刺移动了两下,将三道袖剑尽数挡下。

  “老子生平最看不惯内奸!操!”见那警卫员没有袖剑了,贺兵翻身直接劈头盖脸的往警卫员踢过去。

  手中的三棱刺更是猛的往警卫员的肩膀扎过去,三棱刺刺入警卫员的血肉,贺兵松手,直接一个过肩摔,将警卫员摔在地上。

  “还想服毒自杀是吧?老子弄死你!”贺兵的拳头直接往警卫员嘴巴上锤过去。

  在部队当中,和敌人战斗,直至敌人落败想要自杀的时候,贺兵都是一拳直接打落他们的牙齿。

  部队军官为了训练贺兵他们能够一拳打落对方的牙齿,不知道将贺兵他们训练了多久。

  能够藏着毒药的牙齿就那么几个,毒药又都是封闭的,直接对方把牙齿打落,就算对方把牙齿吞到肚子里都是徒劳的,只能够老老实实当俘虏。

  一时间,一种警卫员将老首长团团围起来,伤口仍旧对着贺兵和警卫员。

  “把车上的俘虏拉下来吧,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小伙子是自己人,第九类部队的,你们悠着点。”老首长沉稳的吩咐道。

  那特种部队出身的武警应了一声,脸色有些沉重,又出内奸了,看到这种情况,没有人的心理会难过。

  老首长虽然也在难过,但是他此时注意得更多的,是贺兵的状态。

  暴怒,彻底的暴怒,从最初的破口大骂,到现在全神贯注的战斗,贺兵都是处于极度暴怒的状态。

  贺兵的双眸冷静无比,每一次出手,警卫员身上就有一块骨头断裂。

  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在场中响起,一众武警都倒吸了一口气,再也没有人拿着枪口对准贺兵。

  现在他们拿枪口对准的,是剩下的几个警卫员,和在车上被贺兵折磨得要死的俘虏。

  “狗娘养的东西,老子几十个兄弟就是死在你们这些汉奸手上,老子今天不让你记住得罪华夏的下场,老子就不是人!”贺兵低声臭骂着,一只脚猛的踩在警卫员的裤裆处,一百八十度旋转。

  在场的人,只有老首长依稀听得到贺兵的话语,其他人在意的,都是警卫员那喊得沙哑的声音。

  “原来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老首长内心嘀咕了一句,看向贺兵的眼神愈发的赞赏。

  对汉奸这么在意的人,没有哪一个不是亲身感受了汉奸带来的伤害,老首长在军区混到现在,自然对这些情况有所了解。

  有的军人,会因为汉奸的出现而变得消极,还有的军人因为被汉奸陷害过,一辈子都存在心理阴影。

  “报告!俘虏处理完毕!请求归队!”贺兵痛痛快快的发泄了一场,起身立刻立了个正。

  不过他随即有些尴尬起来,因为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和兄弟并肩作战的时候,现在就算自己来一百个立正和报告,蒋义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

  蒋义是他们的队长,也是贺兵最为钦佩的一个战士,更是贺兵的救命恩人。

  “归队吧。”老首长轻声说道,语气中多了一些秋风萧瑟之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