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8章 改风水

第8章 改风水

2035 2018-05-22 10:15:11

至少这条街上,金福记的风水是最强的,难怪会被四圣集团的人看中,动了手脚。

不过现在,金福记的风水线,却诡异的多出了两个缺口。藏不住风,聚不得水,自然要走霉运。

林洪计算着方向,指着东南角的柜台对王金福说:“把它搬开,看看下面有什么东西。”

“好。”柜台并不重,王金福虽然上了年纪,到也不算太费劲。柜台被搬开之后,发现下边竟然有一面破碎的镜子!

王金福惊喜万分:“真的有东西!就是这个东西坏了风水吗?”

林洪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转向西南方,指着一处垃圾筒:“那里也有东西!”

这下王金福没有丝毫的犹豫,也顾不上脏,立刻将垃圾筒打开,仔细地寻找。可是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王金福冲着林洪晃了晃空空如也的垃圾筒:“林大师,什么也没有呀?”

“不可能!”林洪走了过来,左右翻看还真的没有什么东西。

经过一连番的奇遇,林洪已经对混沌紫金诀非常的信任。再次仔细的查看之后,发现垃圾筒的装饰有点特殊,有一个并不明显的鼓包。

林洪稍微一用力,就将鼓包挑破,露出一块已经破裂的玉佩,看起来品相还不错。

看到林洪手上的残玉,王金福愣了一下:“咦,这不是我之前那块流云百福吗?怎么会在这里?”

林洪淡淡地说:“如果没猜错,这块玉之前王老板一直是贴身佩戴吧?”

王金福点点头:“没错,我很喜欢这块玉佩,经常戴在身上。后来不小心摔碎了,谁知道会出现在这儿?是它破了店里的风水?”

林洪摆弄着手中的玉佩:“可以这么说。好在对方也没出什么太毒的招术,不过处理起来还要费一些手脚。”

王金福头脑多活,听话知音,立刻拿出支票本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递了过去:“有劳林先生了,如果真能解决,必将另有心意送上。”

果然上道儿!林洪满意地将支票收了起来:“既然王老板这么相信我,那么我也不能让你失望。能报一下你的八字吗?”

“这个……”

王金福有些犹豫。毕竟他可是听过不少邪道术士,用别人的八字兴风作浪,多少有些抵触。

林洪如何看不出他的顾忌,解释道:“王老板,你不用想多。之所以要问,是为了修补已经被破坏的风水阵。

所用的器具,和你的命格相关。如果用错了东西,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会变本加利,到时候你也不要怪我。”

王金福思忖良久,一咬牙:“我相信你!我的八字是……”

得到王金福的八字,林洪掐指一算:“命格为土,宜用玉石,你的店里有玉貔貅吗?”

“有,在这边。”王金福立刻到东边的柜台上拿过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只羊脂玉貔貅,造型、品相极佳。

林洪又将店里正常上方的一面八卦镜取了下来,吩咐道:“你把这个八卦镜放在之前破镜的地方。玉貔貅,镇在垃圾筒的正上方就可以了,头冲西北。”

王金福有些傻眼:“这么简单?为什么要头冲西北?”

林洪反问道:“你以为这很简单?我要不说,你知道会被人动了手脚吗?之所以那么摆放,是为了对应店里的明财位。

再说了,对方只是破了你的风水阵,并没有毁掉,要不然,你这点钱,还真不够干什么的!”

“是是,林大师说的是,我这就照办。”王金福不敢多说,也想印证林洪的话是不是真的。

先将八卦镜放好,柜台归位。又将垃圾筒丢到一边,搬来个架子,将玉貔貅端正的按林洪所说的要求摆好。

当玉貔貅落位的瞬间,就连王金福都隐约听到一阵水流的声音。悦耳动听。

林洪通过紫金瞳,可以清晰的看到金福记原本断掉的风水阵,已经重新被修补完成,聚集而来的风水之气,化为涓涓细流。

林洪点点头:“成了,这里的风水已经恢复正常,你也应该会很快转运。”

“真的?”王金福还是有些不放心,正在想怎么找办法印证,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走到一边,王金福接起电话,表情先是震惊,后来惊喜,结束通话之后,拉着林洪的手激动不已:

“大师,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刚给我把风水改过来,就有好消息!刚才接到消息,我的房屋产权备案已经找到,不用再担心被赶走了!”

“我去,这么快?”林洪也是第一次当神棍,心里的惊讶程度并不比王金福差多少。

王金福兴奋地满面红光:“大师,我在北江酒楼设宴,还请大师赏脸。”

林洪谨慎地拒绝了:“不必,我是看在这串手珠的情面上,才帮的你。现在因果已了,咱们两不相欠。时间不早了,告辞。”

不顾王金福的一再挽留,林洪离开金福记,先把支票上的钱转到卡上,这才买了点熟食和水果,急急地返回村里。

林洪走了,他的影像,却在快活林酒吧地下赌场的监控大屏幕上反复播放。

梁峰看着闪动的屏幕,漫不经心地问:“小飞,你说的就是这个人?”

陆小飞恭敬地回答道:“峰哥,就是他!不过因为我摸不透他的底细,所以没敢妄动。”

梁峰晃着手中的红酒:“恩,你做的很对,这个人的确有点问题,派人去查了吗?”

陆小飞说:“是的,已经安排人手去查了。从和他同来的刚子那里得到的消息,只知道是羡仙峪的人。

离家七年,好像两天之前才刚刚回来,至于这七年在什么地方,干什么,却是一无所知。”

“羡仙峪?两天前才回来?”

梁峰的手顿在了半空,两天前,不正是师傅让下山的时候吗?而且正好是羡仙峪,这其中会不会有所关联?

想着心事,梁峰不由得陷入了深思之中,旁边的陆小飞有些不知所措,小心地问道:“峰哥,现在要怎么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