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11章 我不是那块料

第11章 我不是那块料

2203 2018-05-23 10:13:58

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洪,是你吗?”

林洪转身一看,原来是李凤琴,立刻爬了上去:“凤琴,这么晚了还出来?”

李凤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刚才听说你出事了,我急的和什么似乎的。不过正在家里给我爸做透析,出不来。

刚林出时间,立刻就跑出来。听说你在这边,就直接过来看看。你还好吧?”

四下无人,林洪轻轻地搂着李凤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到是你爸在家里透析,能行吗?”

李凤琴依偎在他的怀中,眼神有些迷离:“家里当然和医院条件比不了,但是费用太高了,根本负担不起……”

林洪取了同一张卡递在李凤琴的手上:“我明白,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六个八,应该够你爸住院和手术的费用了。”

李凤琴一惊,紧张地问道:“林洪,你哪来的钱?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冒险,做傻事!那样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林洪笑着说:“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才不会做傻事。这钱你放心拿着用,不够再找我要。”

李凤琴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没事?”

林洪郑重地说:“绝对没事!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等桥修好之后,赶紧带你爸去医院检查做手术,总在家也不是事儿。”

李凤琴感觉手中的卡有些烫手,有心拒绝,但是又事关自己亲爸的性命,最终,还是收下了银行卡:

“林洪,为了爸,我真的无法拒绝。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今生今世,永不改变!”

林洪笑着说:“干什么那么严肃,时间不早,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桥一修好,就送你爸去医院准备手术。”

“恩。”李凤琴没了包袱,踮起脚尖在林洪的唇上落下温柔一吻。

勾的林洪有点心猿意马,不由得上下其手,露出邪邪地坏笑:“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

经过人事之后,李凤琴对林洪的动作非常敏感,还没怎么样,就已经浑身酥软,眉目含春,弱弱地说道:“别闹,今天不行,快点让我回去。”

林洪无辜地看着她:“拜托,是你依在我的身上,可不是我死抱着你……”

“讨厌,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李凤琴两腮飞红,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林洪的身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家的方向跑去。

这让林洪非常的无语:“女人,还真是麻烦的动物……”

在全村人和施工队的努力下,第二天中午,塌掉的石桥就重新修好通车。

李凤琴带着她爸进城看病,林洪也和父母说要出去见个朋友,一个人出了村子。

转了一个圈儿,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转向后岭,认准西峰的方向狂奔而去。

小时候家里的条件不好,林洪可是没少上山跟着大人采药,后岭自然并不陌生,但是却没敢太过深入,所以印象中才没有关于紫金观的记忆。

后岭是羡仙峪最大的一座山岭,山势险峻,野兽众多。就算是本地人,也很少有人敢太过深入,最多在外围转转。

林洪这一路奔来,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原本险峻异常的悬崖,都可以轻易攀岩而上。

这边基本上就是无人区,根本没有什么线路可言。林洪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向着西面最高的山峰努力前行。

二个小时之后,林洪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最高的西峰。意外的是,站在峰顶,没有发现任何建筑的痕迹!

林洪累的够呛,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难道找错地方了?这里明明就是西峰呀?恩?什么味道?”

正在林洪郁闷的时候,隐约闻到一阵肉香,耸了耸鼻子,顺着香味寻去,最后发现香味竟然是从悬崖下面传来的!、

站在悬崖边上,小心地向下望去。发现在下面十米外,有个突出的平台,洞虚真人正坐在那里烤着野兔,香气格外诱人。

林洪大声叫道:“洞虚道长,我来了!”

洞虚真人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那就下来,离着那么远说话,不累吗?”

“道长,有点太危险了吧?”

林洪计算了一下距离,从悬崖顶到下面的平台,虽然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平台太小,直径不到二米。

要是一步没踩正,下面可就是百丈悬崖,掉下去中,就可以直接加入某品牌的豪华套餐了!

洞虚真人撕下一条兔腿,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还想不想知道答案?想就下来,否则过一会儿我可就走了。”

林洪四下看了看:“好,你等你一下。”

林洪找到一根比较粗的藤蔓,扯了过来,一头缠在最粗的一根树上,另一头甩下悬崖,顺腾而下。

站在石台上,林洪这才看到石台连着一个岩洞。洞口的上方,歪歪扭扭地刻着三个字:“紫金观!”

林洪揉了揉眼睛:“不会吧?这里就是紫金观?虽然我读书少,你也不要骗我……”

洞虚真人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谁和你说的紫金观就一定要规模宏伟?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佛跳墙里有佛吗?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我竟然无言以对……”林洪怎么也想不到洞虚真人会大讲歪理,也懒的和他去计较:“你让我来,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吗?”

“当然!”洞虚真人神情庄重:“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林洪吓了一跳:“不是吧?我又没有和谁结怨,怎么会有人要针对我?肯定是弄错了。”

洞虚真人一言一顿地说:“因为你无意中破了陷仙峪的封印,得到了混沌紫金诀的传承,让有些人感觉到了威胁!”

林洪一脸的苦相:“可那并不是我有意而为之的呀?难道就不能解释一下,把问题说开?”

“说开?”洞虚真人冷笑道:“祖师有谕,得混沌紫金诀者,接任紫金观之主,继承传承使命,不得有违!”

林洪可不想给自己加上枷锁:“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现在不是紫金观的掌教吗?什么传承使命,还是能者多劳,我可不是那块料。”

洞虚真人别有深意地看着林洪:“你以为想躲就能躲的了吗?从你获得混沌紫金诀的那一刻起,今后的路,就已经注定了!”

林洪抗议道:“这不公平……”

“小心!”林洪的话没说完,洞虚真人一把将他拉到身后。

“轰隆~”一记青色的玄光闪过,正中刚才林洪的落脚之处,将本就不大的石台,斩落一半。切口处极为平整,如同刀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