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9章 不自量力

第9章 不自量力

2015 2018-05-22 10:15:19

“嗯?”被人从沉思之中国惊醒,梁峰多少有些不快:“做好自己的事情,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

陆小飞立刻应道:“是,峰哥放心,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林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重点照顾,乐呵呵地回了家。看到林汉文已经没什么大事,正坐在门口的竹椅子上抽着大烟袋。

张桂兰正在厨房忙活,见林洪回来,连忙过来把东西接了过来,不住的抱怨:“这孩子,就知道乱花钱,家里什么没有?”

林洪笑着说:“妈,这不是爸身子不好嘛,又不是天天这样。”

伸手想抓块肉吃,被张佳兰一下拍掉:“就你话多,先去洗手再吃饭。”

一家人吃过饭,林洪陪着两老说了会儿话,然后站起来说:“爸,妈,你们早点休息,我再出去转转。”

张桂兰看了下时间:“小毅,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呀?”

林汉文却比较开明:“孩子大了,自己知道要做什么,不要什么都管。”

林洪连忙说:“我就出去转一圈消消食,用不了多久就回来。”

刚从家里走出来,走到李凤琴家前面的道口。就看到一个车队开进了村子。

对方好像看到了他,竟然直接开了过来!林洪心中警觉,在公路旁边站定。

“吱~”整齐划一的刹车声之后,所有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一排黑西服齐刷刷地站成一列。

梁峰从车上下来,走到了林洪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以他的实力,当然能看的出来林洪的身体上真气非常的微弱,连入门都算不上。

梁峰有些失望,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对后山的封印有丝毫的影响。

不过出于小心起见,梁峰还是要试探一下:“你就是林洪?”

林洪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不错,有什么事吗?”

梁峰冷笑道:“什么事儿?你在我的场子里套了那么多钱,还问我有什么事儿?”

林洪乐了:“呵呵,赌场开了就是让人玩的,难道只能输,不让赢?那不如把钱直接都给你多好,还省了费那力气。”

“大胆!”梁峰的脸沉了下来:“不要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还差的远!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是!”最前面的六名黑衣大汉立刻冲了上去,对林洪展开了攻击。

这些保镖,虽然体内没有真气,但是能在梁峰的手下,自然有过人之处,功夫了得。

“哼,强盗就是强盗!”

林洪丝毫不惧,眼中闪过一道紫光,再次发动紫金瞳,立刻所有对手的动作,在他的眼里,都好像慢动作。

猱步上前,林洪好似闲庭信步一般,每次出手,都会打倒一名大汉。转瞬之间,六名黑衣人都被打倒,他也站在了梁峰的面前。

梁峰显然有些意外:“可以,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明明没有多强的实力,却能爆发出这么强的战力,的确不容易。”

“多谢夸奖。”林洪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啪啪啪~”梁峰为他鼓掌:“说的好!不过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本事!”

林洪从梁峰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不由得提起十二分小心,嘴上却是不曾示弱:“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话音未落,梁峰的身子一晃,攻向林洪。

哪怕是有紫金瞳的帮助,林洪也只是勉强看到一道残影!还没等他做出反击,梁峰的钵大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好强!竟然可以这么快!”林洪只来的及勉强向左转了一下身子,就已经被击中!

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轰出十几米,重重地摔倒在地,面如淡金,生死不明!

“竟然有人在村子里打人!大家快出来!”、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已经陆续有有拿着铁锹、锄头之类的农具向这边跑来。

“不自量力,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想从我的手上吞钱,当心有命挣,没命花!”

似乎对自己的攻击非常有信心,梁峰丢下一句话,钻进了车子,带着自己的手下,扬长而去。

很快,村民围了过来,只看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洪,连忙找了个门板,将他抬回了家。

林汉文和张桂兰都心急如焚,想要尽快找车送林洪去医院,结果却发现村口通往山外的一座石桥竟然莫名其妙地塌了!

那可是村子出山的唯一出路,如果绕道的话,至少要多花一天的时间!

林洪已经是面色惨白,气若游丝。林汉文把所有家底都拿出来,也没有人敢冒险去背。

万一死在自己身上,钱不钱的事小,到时候惹一身骚,而且还很晦气。雪上加霜的是,村里唯一的医生还在县城里没有回来!

无奈之下,只能留下张桂兰在家里守着林洪,林汉文出钱,让乡亲们抓紧时间修桥。

张桂兰除了守在那里抽泣,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而此时躺在床上的林洪,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竟然完全的停止了!

“儿子?!”张桂兰一声悲呼,一口气没有上来,只感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如果现在有医生在场的话,肯定会用床单把林洪的脸一蒙,然后对家属说:“节哀顺变。”

好在现在并没有医生在场,所有的闲人,也全都到村口去帮忙修桥,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变化。

就是此时,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位邋遢老道。身披看不出颜色的老旧道袍,满是油灰污渍,脚下蹬着双掉底的草鞋。

奇葩的是,邋遢老道手中还拎着个酒葫芦,醉眼惺忪,打着酒嗝上前探了一下林洪的气息:“呃,来晚了!这可怎么办……”

把酒葫芦挂在腰间,老道想要搭一下他的脉,意外看到林洪手腕上的那串手珠,不由得眼睛一亮:

“这小子还真的是福泽深厚,连这种东西都有,就算是想死都不容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