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19章 钦服

第19章 钦服

3075 2018-05-29 10:36:45

四方迎客,二楼走廊。

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原本占尽上风的浩哥,被林洪一掌,直接拍到了墙上,整个人软绵绵瘫下来,衣服上甚至出现一个类似烧焦的痕迹。

林洪稳稳站在原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他实际上也并不好受。此刻他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爬,那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浑身难受。

不过如此同时,他也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刚才那好似石破天惊的一击,就是这么打出来的?

浩哥的实力,他之前已经体会过了,比之前的小东要厉害的多,而且他的技艺明显带着强烈的杀伐风格,可以说是真正的杀人技。

这气贯长虹,是紫金混元掌的第一式,林洪之前仅仅是见过行功路线,甚至没有尝试过,刚才灵光一现,打出了这一掌,他自己也有些吃惊。

“浩哥,浩哥!你没事吧?”那几个人疯一般冲到浩哥前面,但是不敢随意碰触浩哥。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生,知道贸然触碰的话,可能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

“你怎么样,还能说话吗?”如萱紧张的看着浩哥,对方刚悠悠转醒,慢慢睁开了眼睛。

“我…我还好,暂……暂时死不了。”浩哥慢慢说道,嘴角甚至还勉强牵扯出一个笑容。

“你放心,我一定让那些人吃不了兜着走!他们敢这样伤你,那就都不用走了!”如萱的脸上带着一丝恨意,冷冷说道。

不料浩哥此时却抬起了手,“不,不要,我…我们这次栽了。小兄弟,谢…谢谢你手…手下留情了。”

如萱和其他几人都震惊的看着浩哥,完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对打伤自己的人道谢。

有一个人忍不住想找林洪理论理论,不过被如萱拦住了。她算是在场的人里面最清醒的一个,她知道,浩哥都败了,其他人上去,更加不是对手。

林洪只是微微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刚才最后一刻,倘若不是他收了几分力的话,说不定现在浩哥已经直接往生了。

说到底,浩哥再强,也是肉体凡胎,和林洪这种已经踏上修真之途的人,存在质的差距。

鸡蛋再多,能把一颗钉子砸弯吗?

周文这一边,则是已经完全傻眼了。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乡下小子,就这样一个人把对面打服了?

曲如梦倒是毫不意外,她甚至觉得林洪刚才出手还是太犹豫了,堂堂紫云观掌门继承人,要是几个普通人都解决不了,那也不用再混了。

“怎么样,没受伤吧?”曲如梦问道,话语中却没多少关切之意。

实在是第一印象太恶劣了,让她始终对林洪有一丝芥蒂。

“我没事,对了,现在没什么事了吧?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回去还得干活呢。”

林洪大大咧咧的说道,他和其他人也不认识,又没什么想说的,自然打算一走了之。

“一会儿再走啊,你至少也得说几句场面话吧?还有,你忘了让你来的目的了?你现在走了,可就相当于白帮忙了。”

曲如梦有些着急的说道,她可没想到这个林洪说走就走,连个场面话都不打算留。

林洪闻言,“也是,确实该说几句话再走。”

他大步走到浩哥如萱那一边,向如萱伸出手道:“今天我也是受人之约,所以来赶这个场。不过你们得罪了我的朋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如萱没有和林洪握手,眼睛一瞪,冷冷的说道:“今天的事,我柳如萱记下了。山高水长,世道轮回,总有一天我会找回来的。”

林洪尴尬的收回了手,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婉大方的女人性子如此刚烈,他也不再自讨没趣,大步走了回去。

“这位兄弟,今天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今天可倒大霉了。”周文走上前,诚恳的说道。

“这样,正好我们在里面吃饭,无论如何小兄弟也要赏光,去喝一杯薄酒。”

林洪看了看曲如梦,见她轻轻点头,便不再推辞,应了下来。

周文一帮人除了王砾之外,其他人倒是受伤不重,大多只是皮肉伤。

林洪原本以为这帮人受了教训,怎么也该没心情喝酒才是,没想到,一众人竟然显得十分兴奋,甚至喝酒都更猛了。

林洪不明白,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打架或者挨打,某种程度上都算是一场谈资,都是以后酒场上吹牛的资本。

毕竟他们的生活和普通人不一样,打架之类的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毁天灭地的灾难。

哪怕失手打残甚至打死了人,家里也会想办法给他们擦屁股。出一些钱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疼不痒。

“林洪大哥,我来敬你一杯,今天要不是你,我们可就惨了。”一个年轻人带着他的小女朋友过来敬酒了。

“洪哥,你刚才那几下实在是太帅了,我觉得都可以去拍电影了,太厉害了!一掌就把那人打飞了,跟电影上一样!”他的小女朋友也娇滴滴的说道。

说着话,还眼神炽热的看着林洪。不过她也有些失望,这个林洪长得还算不错,至少不油腻,可就是没钱。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现实,没钱的话,不管是谁都不会看得起你的。至少在这个小女孩的心中就是这样,否则她也不会拼命的想往这个圈子里钻。

喝了几杯酒之后,林洪感觉差不多了,便向曲如梦请辞。

曲如梦白了林洪一眼,然后拉着他来到周文面前。

“周文,我这个朋友,很给你长脸吧?”

周文连忙起身,“说的哪里话,怎么是给我长脸呢?是我沾了林洪兄弟的光才是,来,我敬你一杯!”

说着便端起酒来,不过曲如梦却将他拦了下来。

“周文,我这个朋友呢,是羡仙峪那里的人,那边地方偏僻,但是很有开发的前景,所以我就想把那块地方的开发权拿到手。”

此言一出,周文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连忙说道:“曲董事长想开发那边,自然是一件大好事,对谁都有好处,放心,回去我就跟我父亲说说。曲总也是远近闻名的女强人,想来这事不难办成。”

周文也是摸爬滚打多年,自然很熟悉这一套,别看他连羡仙峪在哪都不知道,照样能说的头头是道。

不过他也留了几分余地,只说不难办成,却没有一口保证。这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别人的事情,千万不要一口咬定,用个模糊的说法搪塞过去就好。

“好,既然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姐姐陪你喝了这一杯。”说完。曲如梦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林洪告辞离开。

出了门,他长舒了一口气。里面的气氛和他格格不入,或者说,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根本说不到一块去。

出来之后反而觉得更自由,四方迎客周围自然有不少出租车,他随手叫了一辆,便疾驰而去。

出租车开不到村里,林洪只好步行走完最后一段。

来到家里,林洪先和父母说了一声,然后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不一会,月如就跑了过来,她穿着一身薄纱睡衣,将好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来到林洪房间,他也毫不避嫌,直接坐到了林洪床上。

“晚上去干什么了?”月如噘着嘴问道。

“我去市里办了点事。”林洪支支吾吾说道,毕竟在他心里,打架这种事不是一个好孩子该干的事,月如问话的口气又像是老师在质问犯错的学生,让他一时有些心虚。

“办的什么事?”月如嘟嘟逼人的问道。

“替曲如梦解决点问题。”

“曲姐姐?她遇到什么事了?”月如关切的问道。

“其实也不是她的事情,吃饭时她的一个朋友遇到了点麻烦…”既然说起来了,林洪索性就说了下去,将事情讲了一遍。

“这么说,对方的背景应该还不小。”月如扶着下巴说道。

“这你也能看出来?”林洪奇怪的问道。

他在路上猜测了半天,最后才意识到对方的背景肯定比周文这些人大,所以才压的他们抬不起头,不过月如听他讲一遍就能听出来?

“这不是很简单吗?你看,你可是紫金观的观主,怎么说也是修真界鼎鼎大名的存在,她最后让你等着,岂不是说对方背景更加厉害?”

林洪哭笑不得,没想到月如是这么想的。且不说对方到底和修真界有没有什么牵扯,就算有牵扯,对方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是紫金观的人啊。

“对了,你的腿怎么样了?我看你刚才走路已经没什么异样了。”林洪关切的问道。

“已经快好了!”月如站在床上转了两圈,然后特意把自己的大长腿露出来。

“你看,是不是看不出来了?”

林洪看着月如那光滑如玉又圆润细长的大腿,一时有些呆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嗯,是,恢复的不错嘛!”

又闲聊几句,林洪就把月如轰出了自己的房间,这妮子一到晚上就来劲,林洪可是累的受不了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