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10章 邋遢老道

第10章 邋遢老道

2009 2018-05-22 10:15:37

邋遢老道口中念念有词,双手连结,一道白光点在林洪的那串手珠上。

随着老道的动作,那串十八罗汉手珠受到牵引,闪动一股淡淡的佛光,隐隐有梵音吟唱,佛号清幽。

林洪的身体被佛光笼罩,身边竟然隐约浮现十八罗汉的虚影!精纯的佛光,不住的洗涤淬炼着他的身体。

就在佛光达到极致的时候,原本隐在林洪眉心处的紫金葫芦突然出现,葫芦口自动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十八罗汉的虚影罩住!

十八罗汉的虚影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连同漫天佛光,瞬间就被紫金葫芦吸入肚中。

吸收了十八道罗汉虚影,紫金葫芦浮在林洪的头顶上方,缓缓地洒下道道紫光,充斥他的身体。

没过多久,林洪原本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慢慢地跳动起来,呼吸也恢复了正常。

林洪的意识中,听到一句苍凉而又寂寞的声音响彻脑海:“不破不立,不死不生。天道轮回,造化其中。死而后生,神功乃成!”

林洪的意识渐渐归位,感受到体内的真气凝实了不少,而且以纯紫带了点点金色,似乎强大了不少。

睁开眼睛,林洪还没来的及弄明白身体的变化,就看到站在床头的老道,正笑容猥琐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吓了一跳:“你是谁?”

邋遢老道眼睛一瞪:“放肆!怎么和师傅说话呢?!”

这下把林洪给吼的有些发懵,傻傻地看着老道:“我师傅?我什么时候有师傅了?你到底是谁?”

邋遢老道扯了扯道袍的下摆,故作庄重:“为师乃是紫金观第一百零七代掌教洞虚真人,还不快快见礼!”

“紫金观?洞虚真人?什么鬼?”

林洪一头雾水,但是看到昏倒在地的张桂兰,连忙跳下来将她扶起来:“妈,你怎么了?!”

洞虚真人咳嗽两声:“咳咳,徒儿,不用担心,你妈只是急火攻心,只要休息一阵就会没事。咱们还是先来谈谈正事吧?”

林洪将张桂兰放在自己的床上,不耐烦地说:“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离开!”

洞虚真人压低了声音:“你可以说没见过我,但不能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后山山洞里,如果没有我,你真的可以那么容易解决那条大蛇?真的可以逃过有心人的追杀?其它的还要我多说吗?”

林洪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后山的事情?还知道什么?为什么当时你不出现?”

洞虚真人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不出现?你和那个女娃子做的好事,我老人家好意思出现吗?

这还不说,还要替你们放风,清理那些不长眼的苍蝇,你以为容易吗?”

听了这番话,林洪已经相信当天洞虚真人的确是在场,而且还是从事头到尾都看了现场直播!这就非常尴尬了。

林洪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你真的全都看到了?”

洞虚真人知道他问的什么意思,坏笑道:“应该看的都看到了,不应该看的,当然要自动回避。要知道贫道也是有底线的人,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林洪还是比较谨慎:“道长,我相信你的确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什么紫金观,什么有人追杀,又是从何谈起?”

洞虚真人故作神秘:“说来话长,今天你我只是初次见面,时间有限,不便多说。

如果想知道你身上的秘密,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三天之内,到后岭西峰的紫金观,自然可知详情。”

说完,洞虚真人不再多留,直接转身离开。明明走的不快,但只是三两步,就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林洪正在思索着洞虚真人的话,张桂兰的嗓子骨碌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抬头看到林洪,张桂兰怔了一下,立刻激动地抱住他泪流满面:“儿子,我的儿子!”

林洪怕她过于激动,连忙劝道:“妈,我没事,你不要太激动。”

张桂兰连声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天开眼,菩萨保佑。”

林洪见张桂兰平静下来,这才问道:“我爸呢?”

张桂兰说:“你昏倒之后,想送你去城里,可是村口的桥却塌了,出不去。你爸正和乡亲们修桥呢。好在你没事儿,要不……”

说着,张桂兰眼泪又掉了下来。林洪笑着说:“妈,我这不是没事吗?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村头看看爸,让他们不要太着急。”

张桂兰点点头:“去吧,我一会也要给他们准备点吃的。”

从家里出来,林洪直接来到村口。村民们看到他,全都围绕了上来:“林洪,你没事了吗?”

林洪一一谢过:“多谢各位乡亲父老的关心,我现在已经没事。今天太晚,改天必有心意送上。”

“乡里乡亲的,说这些不就生份了。”

“没事就好,我们也不用那么急着赶工。”

……

所有人围着林洪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林汉文看到自己的儿子没事,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简单地说了句:“没事儿就好,回家。”

林洪看了看断桥:“爸,你先回去,我再这边看看。”

林汉文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黑灯瞎火的,加点小心。”

等所有人都离开,林洪立刻走到石桥塌掉的地方,仔细观察。靠村子的一边已经被破坏的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另一边却保留完好。

整个石桥的断裂面非常的平整,桥下流水并不急,却看不到一块成形的石头。

要知道这座石桥虽然有些年头,但全都是用上等的青条石搭建而成,极其坚固。

如果是正常的塌方,肯定会有断石落在河里。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的痕迹,说明青条石全都被震碎了!

没有爆破声,现场也没有火药的味道,那么是谁动的手脚,答案已经非常的明显。

林洪看着公路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狠狠地一握拳:“梁峰!我不会放过你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