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乡村医圣  >  第23章 旖旎

第23章 旖旎

3065 2018-05-31 10:28:24

羡仙峪,刘大夫家。此时已是夜里九点,清风微凉,月色皎洁。

“这是什么?”林洪皱眉看着眼前的东西,他只觉得一股恶意冲天而起,然后向着自己狠狠扑来!

“林洪哥哥,小心!”月如忍不住惊呼道。

现在还呆在病房里的,除了林洪之外,就是月如和刘大夫了。月如自然不会出去,至于刘大夫,是出于对病人的责任感,以及想看看林洪到底如何救治对方。

林洪之前在村里默默无闻,从没听说过有什么过人之处。刘大夫也去林洪家里看过几次病,也从未发现林洪有什么超绝的医术。

正因如此,他今天才会如此生气。医者父母心,对病人的责任之心才是他们勇敢前行的来源,怎么能放任一个不懂医术的人胡作非为呢?

不过林洪刚才的表现也确实镇住了刘大夫,他可不明白那道紫光还有黑雾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的月如,只是一点煞气而已,还奈何不了我。”林洪抽空回了一句,注意力依旧紧紧放在眼前的黑雾上。

这片黑雾一直翻滚不休,林洪能感觉到里面藏着的凶厉之气,那是一种纯粹的恶意,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全部吞噬!

但是到底要怎么对付这东西,林洪却有些犯难。一来,他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知道根源而贸然处理的话,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二来,自己现在修行尚浅,可没有把握只伤黑雾,不伤其他。

见林洪一直眉头紧锁,月如忍不住上前几步,来到林洪身边。

“怎么了林洪哥哥,很棘手吗?”月如关切的问道。

“这团黑雾好像是一团纯粹的恶意,也可以说是一股煞气,但是究竟怎么对付这种东西,我心里还没有把握。”

林洪叹了一口气,之前在众人面前说的信誓旦旦,眼下却一筹莫展,让他也觉得脸上挂不住。要是就这么灰溜溜走出去,还不得被别人笑掉大牙?

那也不用考虑什么收服村民了,恐怕别人不把林洪当做江湖骗子就算好的。

没想到月如大眼睛一转,随即撇嘴道:“原来林洪哥哥是担心这个,这有什么难的?你没有发现这二人体内都有真气存在嘛,只要引导得当,再加以驱散,自然没问题的。”

说着,月如就动起手来,她先是在男孩身上拍了数个地方,手法十分独特,林洪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手法。

接着,月如闭目凝神,轻叱一声,手猛然放在对方胸膛上,“散!”

一道金光闪过,然后林洪就看到黑雾猛然一震,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内部完全撕碎一般,停止了翻滚。片刻之后,便像是普通的雾气一般,悄无声息的散去。

男孩突然醒来,然后猛然咳嗽起来。那种感觉,像是要把自己的肺也咳出来,身体也跟着颤抖,整个人都弓了起来。

月如一边轻轻敲着对方的背,一边对林洪解释道:“他们可能是吸入了煞气,导致肺部出现一些杂质。好在他们吸收的很少,本身也是修真者,要不然,绝对撑不到现在。”

“咱们紫金观的看门功夫《紫金诀》,就有驱除煞气的功效,甚至可以说是天下大多数阴气鬼气的克星。”

林洪闻言,默默思索着。他自身修炼的,是《紫金混沌诀》,听月如的说法,她学的似乎和紫金混沌诀很相像,大概是一脉相承。

不过月如能这么顺利就救醒对方,也是林洪没有想到的,他之前还在考虑到底用那种方法呢。看来邋遢老道没有骗自己,带月如下来,能帮上自己不少忙。

“多…多谢二位出…出手相救,”男孩缓了一缓,然后继续说道:“在下天师道秦笙,这次若不是二位仗义相救,我可能就性命不保了。对了,不知二位是……?”

“琴声?这名字有点意思。”林洪用手摸着下巴说道,“我们是紫金观的人,这位是我的师妹,月如。刚才就是她出手把你救醒的。”

“秦是秦王扫六合的秦,笙是笙箫和鸣的笙,”秦笙自然知道对方会错意了,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都快习惯了,“原来是紫金观的两位同道,大恩不言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他对着林洪和月如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急忙看向子钰的方向,“子钰,子钰!”但是子钰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子钰的伤势太重了吗?”

秦笙声音颤抖的问道,生怕听到自己最不愿面对的那个答案。

“没有啊,就是刚才先治的你而已,我这就动手,救你的心上人。”月如狡黠的说道。

别看她才十七八岁,可是古灵精怪的很,对这些事那是一点就通。

之前秦笙悠悠转醒的时候,刘大夫就呆立在一旁,没想到自己束手无策的病人,到了林洪这里,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身边的女娃出手就够了。

他忍不住想说些什么,但是随即觉得眼前一花,头脑开始昏沉起来。不一会,便“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三人听到声音,林洪见是刘大夫晕倒了,忙跑过来将刘大夫放到了另一张空着的病床上。他探了一下对方的脉搏,发现跳动强劲有力,也就放下心来。

“没事,他应该是刚才吸入了一点逸散的煞气,所以才会这样。估计过上几个小时,自己就好了,毕竟只是一点残余而已,没多大威胁。”

月如在一旁解释道,然后来到子钰身边,按照刚才的方法,啪啪几掌拍在了子钰身上。

然后月如将真气缓缓运行到右手,接着摁在子钰胸口位置。

“咦?”月如微微皱眉,对方虽然有些反应,但是并没有转醒的迹象。

“她是不是吸入的煞气比你多不少?”月如皱眉问道。

“是,子钰她当时站的更近,所以被煞气直接扑中,很快就晕过去了。”

“怪不得…看来还得林洪哥哥出手。”

林洪在一旁听着,闻言,不解的问道:“我?我可不会这个啊……”

“林洪哥哥,你修行的功法要比我更纯粹,已经达到紫光升腾的水准了,对这些煞气的克制会更加明显。”月如解释道。

“我在一旁指挥着你,你照我说的做就是。”月如眨眨眼,对林洪说道。

事已至此,林洪自然也不能再拒绝,他只好站在子钰面前,听从月如下一步的指挥。

“先将她的衣服解开,她中的煞气太深,隔着衣服的话效果太差,恐怕一次不能清楚干净。”

林洪一呆,“这个…真的要这样做吗?是不是有点…”

后面的话林洪没说出口,不过大家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医者父母心,都这时候了还顾忌什么男女之别?是命重要还是一点男女之别重要?”月如皱眉说道。

秦笙原本在一侧也有些着急,不过听月如这么说,也只能迟疑的坐在床边。

林洪无奈,之后轻轻将对方的衣服解开。说是解开,其实干脆就是脱下。对方穿着一套连帽的卫衣,根本没有纽扣,林洪只好将对方的衣服整个脱掉。

子钰里面穿着一件贴身的小背心,下面是完全遮挡不住的好身材。颤微微挺立的一对大白兔,在衣服下若隐若现。

平坦的小腹,看不到一丝赘肉,隐隐露出的肌肤,像是雪一样白,林洪只是轻轻一碰,便感觉心中一颤。滑,嫩,妙不可言。

秦笙在一旁看着,情不自禁的感觉口干舌燥。他一直默默喜欢着子钰,对方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心意,不过一直没有说透罢了。

此时见到子钰那完美无瑕的身材,秦笙只觉得一团火在腹部升起。他暗骂自己一声,然后别过脸去,努力不去看那边的情景,但眼神还是不断的飘过去。

“现在可以了吧?”林洪轻轻呼了口气,随即说道。

“不行,一件衣服也不能留,否则真气运行不畅,说不定还会被煞气反噬!”月如珍重其事的说道。

林洪无奈,只能继续脱下去。首先是紧身小背心,然后对方只剩一件内衣了。咬咬牙,林洪将对方的内衣也脱了下来。

一对大白兔猛地跳了出来,白花花的晃着林洪的眼睛,“竟然这么大!”林洪情不自禁的在心中惊呼道。

确实,外表可完全看不出居然会这么大,就是林洪也开始觉得口干舌燥了,手也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月如闪电般在子钰身上拍了几下,然后沉声说道:“凝神静气,将真气完全调动,运行至右臂!”

林洪心神一震,猛然惊醒,顿时冷静下来。按照月如说的,将真气缓缓运行到了右臂。

“将手放至胸口,真气进任脉,过膻中穴,再过鸠尾穴、巨阙穴,接着……”

林洪将全副身心集中在月如的话中,心无杂念,然后将手放在子钰的胸口。饶是他心神坚定,还是被那柔软的触感弄的全身一软。

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将真气顺着月如说的路线依次穿过,运行一周后,只觉得一股强大的阻力突然出现,林洪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硬冲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