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二十九章 衣冠禽兽

第二十九章 衣冠禽兽

3011 2018-06-09 21:31:23

“放了你?放了你岂不是,岂不是继续为祸人间?”林汉生吞了一口鲜血。问道。

被咬破的舌尖真TM疼,好在现在已经不流血,但还是会痛,林汉生舌头都不敢翘,说话都是漏风的。

“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不再伤害凡人,我发誓。”黄衣女子三指朝天,做发誓状,说道。

“你,你站起来说话,我还没死呢,你跪我干什么?”看到黄衣女子跪在地上,林汉生心里很不得劲,于是,大声喝道。

虽说黄衣女子是厉鬼,但毕竟是个女鬼,而且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林汉生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但气势上可不能弱。

黄衣女子乖乖地站了起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那么奸诈狡猾,我两次差点就被你弄死在手里。”林汉生竖起两根手指头,愤愤地说道。

“林公子,如果你肯放过我的话,我愿意永远留在你身边,这样你就可以监视我了。”黄衣女子说道。

“你有手有脚的,我怎么看着你?况且我也没时间天天看着你。少废话,受死吧。”林汉生说着,举起手中的令牌,对着黄衣女子就要念咒语。

“林公子且慢,我有一件对秦诗柳十分重要的东西,如果你肯放了我,我愿意拿来交换。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你就永远也得不到了。”黄衣女子一慌,急忙说道。

“什么东西?”林汉生一听说是跟秦诗柳有关的东西,立马收回了令牌,问道。

“你先答应放了我,我才告诉你。”黄衣女子说道。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要是先答应了你,而你的东西对我却没有作用,那岂不是得不偿失?”林汉生说道。

“都这节骨眼上了,我还能骗你吗?况且,要是我骗了你的话,你可以直接杀了我呀,反正我又打不过你。”黄衣女子说道。

“那更不行,我林汉生堂堂男子汉,一诺千金,说过的话就不会反悔。”林汉生说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呢,在给你看这个东西之前,我要先跟你讲讲我的故事。”黄衣女子说道。

“你神经病吧,干嘛要给我讲你的故事?我可没时间听你的故事。你别又想耍花招,你赶紧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林汉生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林汉生对于黄衣女子说的话简直感到不可理喻,都这个时候了还要讲故事。

“这个故事必须讲,因为它牵扯着秦诗柳被抄家满门抄斩的事情。”黄衣女子说道。

“什么?你竟然知道秦诗柳家被满门抄斩的事情?”林汉生一听,顿时感到十分惊讶。

林汉生是个十分感性的人,之前听到秦诗柳的故事之后,即为李度的所作所为气愤不已,又为秦诗柳的遭遇感到十分痛心。

秦诗柳为了给自己的父母申冤昭雪,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了几百年。

却在看到这个世界的变化之后,在绝望中想要寻死。

这件事情让林汉生十分感慨,对秦诗柳也十分同情。

因此,他暗下决心,以后只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一定要帮秦诗柳打探她的事情。

哪怕是不太可能,但他也要去做,也算是弥补自己的一个过失吧。

林汉生自己认为,如果不是他把秦诗柳带出来,她就不会对这个世界如此绝望,觉得有愧于她。

“何止知道,她父母被带去行刑的时候,我就在场看着。就连李度把秦诗柳偷换过来,想要纳她为妾,结果逼得她跳井的事情,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黄衣女子说道。

这些事情她都能说出来,那她就一定真的知道。想必秦诗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别人到处说。

“那你快说。”林汉生一个激动,舌头也不觉得痛了,说话也利索了,往前踏了几步,抓住黄衣女子的肩膀,催促说道。

“哎呀,林公子,你弄疼人家了。”黄衣女子被林汉生抓得发痛,嗔声说道。

再看到林汉生如此紧张秦诗柳的表情,觉得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心里不免有了一丝好感。

“呃,对不起!”林汉生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尴尬地放开了手。

原来,这个黄衣女子叫董玉卿,生前是檀县李度的一个小妾。

在世的时候,深得李度的宠爱,因此,李度很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她都知道。

这个李度,生前作恶多端,在檀县是除了名的恶人,但同时又檀县的首富,而且朝里有大官亲戚为他撑腰,在檀县比县令还大,可以说是为所欲为、一手遮天。

也就是因为他的无法无天,造就了他的一个小癖好。

就是喜欢让最亲近的人给他记录他的所有‘光荣’事迹,还在上面画押。

李度把自己做过的所有伤天害理的事情称为:顺应天意。

他认为,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成就,有这样的家庭背景,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

所以,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也都是上天安排他这么做的。

简单来说就是,他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不妥,反而引以为荣。

而这个记录他所有‘光荣’事迹的人,正是他最宠爱的小妾,董玉卿。

董玉卿从小学习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在当地也是出了名的才女,而且人还长得漂亮,才貌双全。

但她却是一个恃才傲物的人,而且嫉妒心特别强。

二十岁那年,风风光光就嫁给了李度,但当时李度已经取了三个老婆了,她只能做小妾。

高傲的她自然不愿意低人一等,好在李度对她特别好,为她修建的房子比正房还要大。

而且,自从她入门之后,李度就再也没有进过前三个老婆的房间里了,每天除了出门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待在董玉卿那里。

董玉卿这才没有跟李度闹别扭,两人的关系也慢慢变得密切起来。

只可惜好景不长,董玉卿嫁给李度一年之后,前任县令告老还乡。

而这个被朝廷派来委任的新县令,正是秦诗柳的父亲秦书满。

秦书满带着家眷一起来到檀县赴任,只半年的时间,就把李度很多不正当的商行全都查封了。

而他的女儿秦诗柳芳华正茂,才华绝伦。

与董玉卿不同的是,秦诗柳为人亲和,端庄大气,平易近人。

也就是因为她这样的好性格,就在这短短的半年的时间,无论样貌还是才华,风头都已经盖过了董玉卿,成为了新一代的檀县 第一美人和 第一才女。

而李度,那边痛恨秦书满的打压,这边却深深地迷恋上了秦诗柳,慢慢地,也就冷落了董玉卿。

董玉卿本就是个嫉妒心极强的人,突然不仅被抢去了名头,又被抢去了李度的疼爱。

这种事情是她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收的,她恨不得把秦诗柳诛而后快。于是,她展开了对秦诗柳的报复计划。

要说这种女人狠心起来也是相当可怕。

李度冷落了她,她就认为是李度不仁不义。

董玉卿设计了一个圈套,花大价钱雇人去李度的码头偷货。

平时码头有新货的时候,李度都会亲自去验货。

此时突然发现有几个人竟然敢在他的眼皮下来偷货。

他就没见过有这大胆的人。李度认为自己的身份地位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再加上最近被秦书满搞得一肚子火正好没处发。

于是他带着一群人,把那几个偷货的人捉住,还亲手当场全部活活打死。

这件事自然一切都掌握在董玉卿的手中,因为她十分了解李度的为人。

就在李度开始抓人的时候,董玉卿已经叫人去县衙报案了。

秦书满一听说李度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活活把人打死。根本就不把朝廷和他这个县令放在眼里,视人命如草芥,他岂能坐视不管?

于是立马亲自带着人马赶到码头,正好看见李度拿着棍子在那几具人尸体上狠狠地敲打,被抓了个正着。

秦书满把一干人等通通抓了回去。

在公堂上,李度十分淡定,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韪,还十分嚣张地在上面画了押。

而且还叫嚣,秦书满一个小小的县令根本不敢动他,如果敢动他一根头发,就让秦书满满门抄斩。

于是他就被秦书满定以恐吓朝廷命官的罪名,打了五十大板。

李度几时受过这样的气,羞恼成怒的他对着秦书满大骂,说什么要是不把我弄死,我就弄死你全家,还要强jian你老婆,强jian你女儿之类的话。

结果又被秦书满以辱骂朝廷命官的罪名,又打了李度五十大板,直接把他打晕死过去。

最后秦书满直接定了李度的死罪,秋后问斩。

李度的家人得知李度被判了死罪之后,立即写信通知了朝中的那位大臣。

之后董玉卿所说的秦书满反而被陷害犯了欺君之罪被满门抄斩,李度无罪释放,和秦诗柳说的差不多。

在李度被放出来之后,那份他画押的罪状纸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他的手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