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四十章 大难不死

第四十章 大难不死

3083 2018-06-20 21:43:00

“啊?”小姐姐一脸懵逼,不知如何是好,连忙转头看向韩栋。

远处的韩栋虽然也很惊讶,不知道他到底搞什么鬼,但都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小姐姐这才从腰间取下手铐,铐在了林汉生的手上。

“谢谢美女警察同志,你穿这身警服真的帅呆了。”林汉生临走是还不忘了夸一下人家。

小姐姐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看见没有,我把手铐起来了,这样你总放心了吧?”林汉生把手高举过头,对李哥说道。

“过来。”李哥看见林汉生把自己的手都给铐住了,想必他也耍不了什么花招,于是喝道。

林汉生断了他的财路,现在他就已经把林汉生当做杀父仇人一样看待了。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林汉生这个十分不明觉的举动,都感到十分愕然?

怕不是个傻子吧?铐着手去给人当人质?真是前所未见。

就连那几条警犬都静静地坐在地上,吐着舌头,看着眼前这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站到我边上来。”看到林汉生只离自己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李哥说道。

林汉生乖乖地站到了他的旁边,挨得很近。

李哥看见林汉生靠近,立马一把将小四眼推开,迅速地伸手过来揪住林汉生,同时,拿刀的手也跟着移了归来。

小四眼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两个警察立马上前把他带离现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哥拿刀的手移过来的瞬间,林汉生猛地用胳膊肘把李哥揪住自己衣领的手顶开。

“找死。”这下李哥被激怒了,喊了一声,举起手中的刀猛地就往林汉生胸口扎了过来。

由于两人距离太近,又没有狙击手,警察不敢开枪,怕伤到林汉生。看到此情此景,都深深地为他捏了一把汗。

林汉生看到李哥的刀扎了过来,情急之下,被铐着的双手往前一伸。

‘咔’的一声,李哥的刀插进了林汉生手与手铐之间的空隙里。

林汉生猛地用力到手往侧边一甩,由于他的速度迅捷而猛烈,李哥手中的刀一时拿不稳,脱开了手。

与此同时,林汉生腿一抬,一脚把李哥踹得哇哇大叫,整个人飞跌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立马被警察制服。

“好。”现场顿时响起了喝彩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林汉生这一脚给惊艳到了。随即又响起了一片掌声。

虽说林汉生制服了劫匪,但在刚才甩手的时候,李哥的刀还是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哗哗直流。

一股钻心般的疼传来,林汉生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真TM不该来逞英雄。

此时刚才那个铐林汉生手的小姐姐,看到林汉生的手流血了急忙跑了过来。

“你受伤了。”小姐姐满脸关怀,边给林汉生解开手铐,边说道。

林汉生流出来的鲜血滴滴答答地不停滴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没事。”林汉生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在美女面前,再痛也要假装不痛。

“你的手别这样,要反过来。要不然血会留得更厉害。”小姐姐说着伸手把林汉生的手翻了过来。

她一只手拿着林汉生的手,另一只手在身上找了一会。最后在裤兜里拿出了一条手帕。

“忍着点,我给你包扎。”小姐姐灵动的双眼看着林汉生,说道。

“嗯。”林汉生点了点头,看见小姐姐如此关心自己,不由得心里一暖。

小姐姐说着拿手帕在林汉生受伤的手上绕了一圈,然后紧紧地绑了起来。

可是,可能是割到了血管,或者是伤口太深了,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渗。把小姐姐的那双白嫩小手都染红了。

“怎么样,你没事吧?”此时,远处的韩栋赶了过来,问道。

“还好,不碍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但此时的他已经开始有些脸色发白,头发晕的感觉。

“还说不碍事,你脸色都白了,队长,要赶紧把他送去医院,要不然他会失血过多的。”一旁的小姐姐感觉都快要哭了,急忙说道。

她似乎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画面,估计是刚入行的吧。

“快拿担架过来。”韩栋转身喊道。

不一会,两个警察同志拿了一张担架,把林汉生抬了出去。小姐姐也跟了过去。

剩余的人清理了现场,拉警戒线把这里围了起来。

林汉生躺在担架上,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意识也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美女警官,我是不是要死了。”林汉生看见那小姐姐也在一旁跟着,于是问道。

“不会的,你别胡思乱想,你是英雄,不会那么轻易死的。”小姐姐满眼含泪,声音哽咽地说道。

她也不知道林汉生到底会不会死,毕竟她是警察,不是医生。但安慰林汉生是他的职责,也是人之常情。

但她看到林汉生流出的鲜血把担架都染红了,还不停地往地上滴,又看到他眼神迷离,脸色苍白。

她真的怕他会死,莫名的伤感,忍不住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大概也是一种善良的表现吧。

“我好困,好想睡觉。”林汉生的声音和意识越来越薄弱了。

“你别睡,你千万别睡,听到吗?你不能睡,你振作点。”小姐姐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了,她大声地喊道。

她害怕,林汉生这么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所以,她不断地轻轻摇晃着林汉生的身体。

希望能够通过这样来打断他的睡意,虽说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

但林汉生并没有因为她的摇晃而消除睡意,反而眼皮犹如千斤坠一样沉重,慢慢地,他始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模模糊糊地,林汉生似乎看到了前面有两个熟悉的人影在不断的向他招手,好像是在召唤他过去一样。

但却看不清样貌,于是,他跑了过去,他想看看,那两个人是不是从小就丢弃他的父母。

如果是的话,他还想问问,为什么他们走了却不带他一起走?让他一个人留在这个荒谬的世界上,受尽折磨,受尽委屈,受尽欺辱。

他想问问,为什么别的小孩能够坐在爸爸的肩膀玩耍,能够躺在妈妈的怀抱里睡觉,却唯独他连个温暖的怀抱都没有?

在这个特殊的夜晚里,培县端掉了一个特大传销组织窝点,抓获犯罪团伙三百多人,解决受害者两百多人。

一时间,这件事情轰动了整个培县,引起了各界的注意。

而此时,破获此案件的最关键人物林汉生。

躺在担架上,血流不止,伤感的他,眼角流出了泪水。

安静的夜,在六月天吹起的微风,让人感到十分凉快,但吹在林汉生的身上,却是感到瑟瑟发抖。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缩成了一团。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一个‘战士’倒在血泊中,生死未仆,死神在焦虑地等待着他的报到。

黑白无常似乎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孟婆也熬好了那浓郁的汤。

不知过了多久,林汉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东西输白色的,看了看周围,也都是白的。

难道,我真的死了?林汉生心里发出了这么一个疑问。

“你终于醒了。”一把甜美的声音如蜜糖般灌入了林汉生的耳朵。

随后出现在他眼前的,真是那个警察美女小姐姐。

她来到林汉生跟前,脸上掩盖不住心中的喜悦,满带笑容。

原来她的笑容这么好看,昨晚都没发现。

“我没死吧?”林汉生问道。

“当然没有啦,你死了的话怎么可能还见到我?”小姐姐说道。

“我没死啊?”林汉生一听,猛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像诈尸一样。

“哎,你别乱动,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身体虚弱,要好好休息,可能要住几天院。”小姐姐见状,不由得一慌,连忙上前把林汉生扶着靠在靠板上。

“我TM还以为我死了呢。”林汉生心中无比喜悦,说道。

“你就这么希望自己死吗?你这人还真奇怪。”小姐姐表示对林汉生所说的话很是费解。她都有些怀疑林汉生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我不信这是真的,除非你让我摸一下你的脸,感受一下温度。”林汉生看了一眼小姐姐,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说什么?”小姐姐眼睛一瞪,问道。这家伙真的疯了吧?

“哈哈,开下玩笑,别介意。”林汉生看到小姐姐一脸惊讶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

“你能不能有点正形?都这样了还开玩笑,很好笑吗?真的是。”小姐姐被林汉生说得一下子没了脾气,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我都这样了,你不逗我笑也就算了,难道我连自己开一下玩笑都不可以吗?”林汉生不服气,还说得理直气壮。

“你这叫自己开玩笑吗?你这叫调戏民警,是违法的,要坐牢的,你知道吗?”小姐姐吓唬他说道。

“啊?这严重?我我我,我错了美女警察同志,看在我舍身取义的份上,你别跟我计较好不好,我以后再再在也不敢了。”林汉生一听说要坐牢,立马就变怂了,连声求饶说道,说话舌头都打结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