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二十八章 战七鬼

第二十八章 战七鬼

3053 2018-06-08 21:28:08

此时的林汉生是化作一道白烟躲在草丛中观看的。他不知道那双眼睛是否有视力。

他只知道,既然这棵树做这些动作,说明是已经被赋予了灵性,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毕竟他对里面的情况不了解,也不知道里面住着多少个孤魂野鬼。

但他总要进去,才能知道那黄衣女子是否在里面。

而且,这里有鬼魂,会对人类造成威胁,说不定,她们都已经害过人了。

这让林汉生突然想起了之前看到了一个新闻报道。

报道说的是:最近这一带有多起男子离奇死亡的事件。

查不出死因,除了印堂发黑之外,没有任何的伤口和中毒现象。

网络上很多舆论都说是中邪了,但医学上没有明确的说法。

当时林汉生还特意去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没有任何的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回想起来,再加上刚才那黄衣女子说要吸自己的阳气,多半就是她们做的惡。所以,他林汉生要为民除害。

林汉生边回想着边观察着对面的变化,看有没有什么漏洞可钻。

果然,林汉生发现,那颗树上的眼睛,在口子闭合的同时,也跟着慢慢地合起来。

林汉生顿时找到了机会。于是,他从草丛中绕到了大树的侧面,这里视线被树枝挡住,无法看得到。

林汉生刚才观察到,这颗树的闭合速度是有规律的,而且比较慢,他预算了一下,大概0.5秒就会闭合一公分的距离左右。

此时他逗留在大树的侧边,心中默数着时间,预算着最佳空隙,在大树最后0.5秒就要完全闭合的情况下,林汉生猛地一串,溜了进去。

空荡的路面没有任何东西,那暗绿的光估计是大树自带的。

林汉生手中握紧令牌,借着暗淡的绿光打量了一下周围。

两边是树壁,表面凹凸不平,地面是泥土,一条光滑的泥路往前延伸着,大概在两米的地方往左拐了个弯。所以看不到里面究竟有什么。

林汉生给自己壮了壮胆,顺着泥路飘了过去。

来到拐弯处,里面的景象让林汉生看得目瞪口呆。

这里面是个几百平方大的地方,前方往前三米处,有几级楼梯往下通。

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大水池,白烟缭绕。水里有六七个美貌女子正在在其中洗澡嬉戏。

两旁围成一个椭圆形,规律地搭建着一些房屋,房屋的建筑构造十分复古。

房门前有一米来宽的台阶供人行走。

前后左右四个方位都有楼梯通向中间的水池。

林汉生所在的位置的正对面,除了有楼梯之外,还有一条往里面通的通道。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本事,都能追到这来了。”突然,空中响起了那黄衣女子的声音。

林汉生吓了一跳,看着水中的女子,却没发现有那黄衣女子的身影。

“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已经被发现,林汉生也不必再躲躲藏藏了,他化成了人形,问道。

那些女子估计法力较低,没有发现林汉生的到来,听到黄衣女子说话的时候,都是一脸懵逼状态。

此时突然看到林汉生就站面前,惊叫着穿起了衣服。

“我都说了,我不人,不光我不是,你眼前所看到的这些美女,通通和我一样,都是鬼。”空中再次响起了黄衣女子的声音。

话音刚落,从里面的通道飘出了一个穿着凤冠霞帔的女子,长着一副秦诗柳的模样。

“林公子,小女子是秦诗柳呀,你忘了吗?人家想你想得好苦啊。”秦诗柳的声音有些悲伤,边说着边抬手轻轻擦拭着眼泪。

“秦姑娘,真的是你吗?”林汉生一看到秦诗柳的模样,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问道。脚下也跟着往前塌了出去。

“正是小女子我呀,林公子,才这么些天不见,你就把人家给忘记了。人家心里好难过啊。”秦诗柳边说着,边飘到了林汉生跟前。

张开双手,一把就把林汉生抱住。林汉生有些猝不及防,举着的手挺在了半空,他总感觉那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林公子,人家想你想得好苦啊。”秦诗柳口中说着,右手却慢慢抬了起来。

突然,她五指成勾,指甲长出一寸之长,猛然向林汉生背部抓下去。

林汉生只觉背后一股阴风突袭而来,立马觉得情况不妙。

说时迟那时快,林汉生左手迅速反向一抓,抓住秦诗柳的手臂,用力往前一甩。

秦诗柳整个人被甩了出去,但她却没有被摔到地上,而是轻飘飘地落了下来。与此同时,变回了黄衣女子的样貌和衣着。

“林汉生,我本想饶你一命,但你却不知道好歹,自己上门来送死,那可怪不得我了。姐妹们,摆阵。”黄衣女子骂了一句。

忽地一下

整个人飘到了空中,而那些女子也纷纷飘起,把林汉生围在了中间。

林汉生的适应能力特别强,刚才经过和黄衣女子的一战之后,他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面对敌人的攻击该如何反击了。

哪怕对方人多势众,林汉生也没有惊慌失措。

他把手中的令牌亮了出来,这是他手中唯一的武器了。

林汉生扫视了一下众人,他大概能够猜到,那黄衣女子是她们首领,法力也是最强的。

而其他那几个女子似乎对他手中的令牌有所忌惮。

“姐妹们,不用怕他,反正我们都已经死了,又是孤魂野鬼,无法超生。他追到这里来,目的就是为了消灭我们,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拼死一搏,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黄衣女子大声说道。

“只要我们的身体不与他的身体接触,他手中降魔令对我们就造不成伤害。我们人多势众,车轮战都能把他耗死。这个男子的阳气可是比其它男子的要强百倍,吸了之后,你们的法力会突飞猛进,立马就能与我并驾齐驱了。”黄衣女子接着怂恿道。

那些女子一听,个个顿时眼前一亮,刚才的顾忌立马化为了力量。齐齐出手,手中的丝带通通向林汉生劈头盖脸地甩了过去。

林汉生只觉得面前呼呼风起,漫天的丝带扑面而来。

林汉生左手拿令牌,右手连忙抬了起来,正想往嘴里放。

“缠住他的手。”黄衣女子突然喊道。

右边的那几个女子一听,连忙手势一变,丝带反转,死死地把林汉生的手缠住,然后把他的手拉了开来。

林汉生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好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后用自己的鲜血在令牌上面写符文。

两者结合起来,就算令牌碰不到鬼魂的身体,也能隔空镇住她们。

这也是他在本土录上面学到的,当时他没有真的用血来练过,只是一时好奇心起,练习方法和符文画法他倒是拿毛笔练习过。

但他这一招似乎被那些黄衣女子看破了,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被缠住拉开了。

林汉生像耶稣一样被人缠住了双手,吊在了半空。

任他又再大的力气,但一只手同时被三个人拉扯住,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挣脱的。

“小子,你还是嫩了点。乖乖地别动,让姐姐们吸光你的阳气,留你个全尸。呃呵呵呵。”黄衣女子的笑声已久是那么的动听,她的丝带缠住了林汉生的脖子。

说着就往林汉生跟前飘来。

但此时在林汉生听来,她的笑声就像是审判官判了他的死刑一样。被勒的快要窒息了。

情急之下,林汉生猛地把自己的舌尖咬破,顿时鲜血流了一嘴。

他勉强转过头,‘噗’的一声,用尽吃奶的力气,把口中的鲜血喷在了令牌上。

紧接着,他左脚往前用力一甩,脚上的拖鞋飞了出去。

黄衣女子怎么也想不到林汉生还有这么一招,速度之快,让她猝不及防,那迎面飞来的拖鞋正中她的脸。

借着这个空档,林汉生急忙抬起左脚,竟然在令牌上写下了那个符文。

这一切就在那么一瞬间完成,其他几个女子还没来得及反应。

林汉生手腕一转,对着左手边缠着他的手的女子照了过去,随后口中念念有词。

“啊……”只听那女子惨叫了一声,手中丝带一缩,整个身体从空中摔了下来,动弹不得,片刻间,便化作一滩黑水。

其他几个女子见状,顿时吓得惊慌失措,不攻自破,转身分分逃窜。

双手恢复自由的林汉生哪里肯让她们逃脱,让她们逃了岂不是还会继续为祸人间?

林汉生伸手用力一扯,把缠在脖子上的丝带扯断。

用令牌逐一对着那几个逃窜的女子念动咒语。

随着一声声的惨叫,那些女子纷纷倒地,化作一滩滩黑水,魂飞魄散。

“林公子,求求你放过我吧。”黄衣女子跪在了林汉生的面前,说道。

她眼看着同类一个个瞬间便已魂飞魄散,死亡的恐惧袭之而来,让她不得不害怕。

刚才的豪言壮语也瞬间化为乌有。

经历过死亡的她,真的不想连魂魄都没了。

她修炼了这么久,也只是想要回个肉身而已。

她自知已非林汉生的对手,挣扎也只是徒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