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十七章 绿色鬼火

第十七章 绿色鬼火

2036 2018-05-27 21:13:00

随着绿光的消失,这里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林汉生看不见东西,心里有些慌了,却又不敢乱动,只能干着急。

此时,路上正有几个牛头马面走过。不知为何,现在偌大个冥殿里,安静得出奇,除了那几个经过的牛头马面之外,再无他物。

慢慢的,那几个牛头马面走进了森罗殿,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那绿光又重新亮了起来。不对,应该说是,像一团绿色的火。

林汉生这才明白,原来这绿光是怕被牛头马面发现,所以才突然散去光芒的。

这么怕被发现,难道它是逃跑出来的鬼魂不成?可也不像啊,如果逃跑出来的鬼魂,那为什么又逗留在此处不肯走?还故意发出光芒来给我发现?林汉生心里猜测着。

“这位公子,你是来自凡间吗?”林汉生正想得出神,突然听到了一把温柔的女子声音问道。

“谁?谁在说话?”虽说这女声十分温柔,但这么凭空地冒出来,林汉生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了四周,也没发现有其他东西出现,连忙低声问道。

“公子莫慌,我是这团绿色火光,也就是俗称的鬼火。”那声音说道。

“你,你想干嘛?”林汉生的目光连忙转移到那团鬼火上,问道。

“公子莫慌,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是凡间来的人吗?”那团鬼火再次问道。

“是的。”林汉生死死地盯着眼前这团鬼火,生怕它突然跳起来突袭自己一样,点点头答道。

“太好了,等了这么多年,我总没有白等,终于等到了。爹,娘,你们听到了吗?孩儿终于等到了……”声音里透露着喜悦和悲伤,像是一个痴情女子终于等到了自己心爱的情郎归来一般。其中还伴随着还伴随着轻微的哭泣声。

每每这个时候,虽说林汉生面对着一个还不确定是人还是鬼的东西,但当他听到了这悲泣的声音之后,他就会莫名地跟着感伤起来。

这也许就是他的弱点吧,总是那么的感性。

“这位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林汉生安慰道。

“对不起,让公子见笑了。”那声音抽泣了几下,收起哭声说道。

“不碍事,你找我有什么事?或者我有什么能够帮你的?”从她的语气里,林汉生可以听出,她必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于是他问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公子,实不相瞒,我把你找来,确实是有事相求,既然公子都这么问了,那小女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原来,这个女子名叫秦诗柳,嘉庆年间人,家父是一位为官清廉的县令,办事公正不啊。

可就是因为他的工作态度的公正不啊,得罪了一位朝中大臣的亲戚。

因为这个朝中大臣的亲戚李度时常仗势欺人,在县城里横行霸道,人人唾骂,但又不敢得罪他。连县令都不敢得罪他。

正值秦诗柳的父亲接任县令,刚刚上任就直接拿李度开刀。列举了他数百条罪状,直接打入了死牢。

李度的家属得知此事之后,立马写信告诉了朝中的那位大臣。

那位大臣带了金银财宝直奔到县里去替李度求情。

秦诗柳之父完全不买账,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还痛斥那大臣身为朝廷命官,不但包庇亲属,还想要贿赂同僚,简直有辱这身官服,让世人所不齿。

这下可彻底把那个朝廷命官给惹怒了,此人写了奏折入朝弹劾秦诗柳之父,说他辱骂朝廷命官,表面上看似骂他,但实际上是骂皇上,指桑骂槐,犯了欺君之罪。

另外还草菅人命,利用职权滥杀无辜。

结果,秦诗柳之父就这么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全家问斩。

而那李度反而被释放了出来,逍遥法外。

这还不算,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打听到秦诗柳的美貌的,觉得这么一个大美人就这样杀了太可惜。

于是,待秦诗柳入狱之际,利用他的关系,直接把秦诗柳弄了出来,打算做自己的小妾。

秦诗柳被他害得家破人亡,岂肯和他完婚?于是,趁拜堂的空当,她奋力而起,直接跑到后花园跳井自杀了。

本以为她死了之后能够在冥府为自己的家人申冤。却不曾想,这里也是和凡间一样,腐败无能。

冥府按照凡间判的罪行,直接把她父母打下了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秦诗柳大闹冥府,结果被冥府用仙法困住了魂魄,永远无法转世投胎。

秦诗柳不折不挠,化作一个冤魂,逃了出来,誓要为自己的父母申冤平反。

虽然她逃出了阵法,却无法逃出这冥府,所以她只能依附在这石壁上,苟且偷生。

想要给父母申冤,她就必须逃出冥府,去凡间搜罗李度的犯罪证据才行,她相信,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会有沉冤得雪的那一天。

后来她打听得到,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依附在一个凡间的人身上,然后由此人带她出去。

因为凡人身上有一种气可以克制那个法阵。但这样的机会十分渺茫,因为一般凡人是进不了冥府的。

能进冥府等我,都不是凡人。

但秦诗柳只要有一丝机会,她就不会放弃,因为她坚信,邪不胜正。于是,她这一等就是几百年。

今天总算是把林汉生盼来了,她能不喜极而泣吗?

听了秦诗柳的故事,林汉生敬佩她的永不言败的精神之余,对她的遭遇也颇为同情,对李度的所作所为,义愤填膺。

秦诗柳作为一个女子,尚且能有这样的精神,更何况自己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呢?

但有一个事实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秦诗柳,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她所要找的李度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如此一来,林汉生倒是有些为难了。

“林公子,你可愿意帮小女一把?您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秦诗柳问道。

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的语气里。林汉生能听出来她的期盼与哀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