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三十六章 不一样的感觉

第三十六章 不一样的感觉

3039 2018-06-19 13:58:42

“还是我自己来吧,我的肚子已经没有那么疼了,自己能行。”裴雯笑着说道。

毕竟她和林汉生并没有那么熟,刚才只是迫于无奈,自己手脚无力丑才让他喂的,但现在裴雯觉得自己已经好一些了。

“好吧,给,小心烫。”林汉生看了看裴雯,脸有回了血色,额头也没冒那么多汗了,再喂也确实不合适,说着把粥递给了她。

“嗯。”裴雯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粥,舀了一口尝了尝,咸淡正好,她还没有吃过这么清淡的粥,虽是清淡,但却很鲜美。

“那你先吃,我去把毛巾敷热,听说热的东西能减轻疼痛。”林汉生说着,转身来到桌子跟前,拿着毛巾走了出去。

裴雯不知为何,被莫名地戳中了泪点,泪腺顿时无法自控,泪水一下就溢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滴在粥里面,溅起了星点水花。

像是在嘲笑这个表面一直假装很冷漠,内心却翻滚着热浪的美没人儿一样。

此时,林汉生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裴雯急忙抬手把泪水擦掉。

“怎么了?很难吃吗?”回来的林汉生看到裴雯手里端着的那碗粥似乎没怎么动过,于是问道。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做饭还是蛮好吃的呀,就算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伤心落泪吧?

善于观察的林汉生,自然是看到了裴雯没有擦干净的泪痕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是因为感动而滑落的泪水而已。

“没有,很好吃,不过有点烫。”裴雯一听,连忙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第一次,她为了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强颜欢笑。

也是 第一次,她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看出自己心底的想法而撒了慌。

甚至,还表现得有那么一丝丝的惊慌失措。

表现?自己为什么要用到表现这个词?我裴雯凭什么要在他面前表现?

她不由得在内心拷问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只不过是一个有点比别人特别那么一丢丢的人而已。

怎么就一下子让他把自己多年‘磨练’出来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场给磨灭了呢?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与其说是磨练,倒不如说是伪装更为贴切。

“那就好,我以为我做的不好吃呢。这个给你,没有热水袋,你将就着用吧,等温度低了,再叫我换,别觉得不好意思,或者怕麻烦我,说不定以后我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更多呢,你就当做是提前跟我交换吧。生病的女人最大,今天你就当我是你的佣人,随便使唤,随叫随到,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林汉生考虑到了裴雯的所有顾虑,他也想出了所有应策,一股脑的对裴雯说了出来。

听林汉生这么一说,裴雯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像一个乖乖女似的点了点头。

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土里土气的乡下小子,竟然想得如此周到,而且说的话字字说到要点,不免得对林汉生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行吧,那你先弄一下,我避让,我就在门口不会走远,有事你直接喊一声我就能听见。”林汉生说着,用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比划了一下,示意裴雯把热毛巾敷上。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把门关了起来。

一时间,没有了两人的对话,房内房外变得安静了下来。

树上的小鸟欢快地唱着哥儿,知了做起了伴奏,蝴蝶们翩翩起舞,路过的蜜蜂徘徊着不愿飞走,充当着观众。

屋里面痛苦的美人儿似乎和它们没有半点关系。

屋外的乡下小子躺在躺床上发着呆,时不时从肚子里传来咕咕的抗议声。

高高挂在天空的太阳公公,捂着嘴笑得憋红了脸。

早上还湿漉漉的地面已经被晒得皱起了眉。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原始的时候,没有吵闹;没有争抢;没有那谁辜负了谁,那谁又绿了谁。

裴雯带着一份感动之心,把热毛巾敷在了肚皮上,一口一口吃着手中那碗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的鸡蛋粥。

吃完粥,裴雯把碗放在了那张凳子上,感觉肚子没那么疼了,于是躺了下去。

渐渐地,睡意来袭,裴雯很努力地睁开眼睛。

但眼皮上就像是吊着两个秤砣一样,重得让她难以睁开眼睛,在不知不觉中,她终于睡着了。

裴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疼痛的感觉也消除了一大半,她摸了一下肚皮上的毛巾,已经凉了。于是,把它取了下来。

竟然睡着了?裴雯猛然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发现有被动过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

再看了看门口,依然是关闭着的。忽然听到门外有敲木鱼的声音。

裴雯不免有些好奇,于是,她伸了个懒腰,下了床,走过去把门一开。

却没有看见林汉生人。声音是从左边那间小房子传过来的。

带着好奇心,裴雯悄悄地走了过去。只见那间小房子的墙上,被烟熏地有些发黑。

林汉生正低着头,很认真地在砧板上剁着肉沫。原来听到的敲木鱼声音是他在剁肉沫。

“你在做饭吗?”没进过厨房的裴雯很是好奇的轻声问道。

“你醒啦?对呀,我在做饭呢。”林汉生听到声音,连忙抬起了头,看见是裴雯,咧嘴一笑说道。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这吃了晚饭再回去,因为我们这附近是没有餐馆的,要到镇上才有。”林汉生边剁着肉沫边说道。

“怎么会嫌弃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裴雯一听,连忙说道。

刚才尝了林汉生的粥,真的感觉不要太好吃了

所以,她现在更想尝尝林汉生的主菜到底做的怎么样。

“不用,不用,你是病人,怎么能让你干活呢,马上就做好了,就差这个茄子肉沫了。你回房里坐着等吃就行,别待会弄脏了你的衣服。”林汉生连连摆手说道。

“那我看你做总可以吧,我不进去,就在门口站着。”裴雯莫名地感到有一种幸福感,还没有见过别人炒菜的她, 第一次感到了好奇,说道。

“那行吧,你站那别进来,免得油烟熏着你。”林汉生说着,把肉沫装进碗里放好调料搅拌均匀,然后生火把锅烧得冒烟,倒油进锅,再把肉沫往里一倒。

‘嚯’的一声,那锅里的火冒起了差不多有半米来高。

“啊!”门口看着的裴雯哪里见过这种操作,吓得大叫了一声。

“没事没事,正常操作。”林汉生摆边翻炒边说道。

说完把油炸过的茄子放进去一起翻炒了一会,然后起锅,撒上葱花。

很快,饭菜摆在了桌子上,林汉生还刻意去了趟镇里买了乌鸡和红枣煲汤给裴雯喝。

裴雯又免不了一番感动之余,很是愉快地饱吃了一顿。

虽说这顿饭没有什么山珍海味,都是一些普通的农家菜,但在林汉生的高超厨艺下做出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连裴雯吃了都不得不称赞,还调侃说他这么好的厨艺,不去做厨师真是屈才了。

吃饭期间,两人还谈到了合作的相关事宜,基本没有什么异议。

裴雯也实现了她的诺言,答应和林汉生五五分账。

“我记得你说过,希望我们下次的谈话是在饭桌上面。虽说今天我这个饭桌上不了台面,但起码也算是在饭桌上面谈了。”饭后,有点自我调侃的说道。

“我之前可能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希望你不要见怪。”裴雯一听,她也想起来了,笑着说道。

“当然不会见怪了,我都懂,你也是,怎么说呢,职责所在吧,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林汉生想了想,说道。

“职责所在?对,没错,这个词很贴切。”裴雯也想了想,而后会心一笑,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刚才我去镇上的时候,看见路口边上有一辆路虎停在那,应该是你的车吧?”林汉生说道。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暗了下来。林汉生不可能留裴雯在这过夜,她也不可能会留在这过夜。

“是我的没错。那行,我先回去明天我拟好合同之后,叫助理送来给你。我可能来不了了,公司的事比较忙。”裴雯站了起来,说道。

“好的,不过还是我送你回去吧,毕竟你身体不舒服。”林汉生说道。

“你会开车?”裴雯很是好奇的问。

“何止会,我还经常开呢,读书那会我已经考了驾照了,以前跟车的时候经常开。”林汉生答道。

“那好吧,麻烦你了。”裴雯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这种情况确实不适合开车。于是,答应了林汉生的要求。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拿驾照。”林汉生说着,站起来去衣柜里把驾照拿了出来。

于是,两人并排而行,向路口走去。

途中没少遇到村里的人,个个都被裴雯的穿着和美貌吸引住了。

有的问林汉生这是不是他女朋友,有的问他是不是他的未婚妻。问得林汉生挺尴尬的,只能一一解释。裴雯倒也没说什么,而且脸上一直是带着微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