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二十章 瞬间的绝望

第二十章 瞬间的绝望

2115 2018-05-30 20:49:15

“林公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今日我们就此别过,待他日小女子为家人昭雪之时,定会前来服侍公子,给公子做牛做马,绝无怨言。小女子给你磕头,以表谢意。”

秦诗柳说着,双膝下跪,就要给林汉生磕头。

“秦姑娘使不得。”林汉生见状,连忙上前把秦诗柳扶住,说道。

如今这个年代,给人下跪磕头是不很吉利的行为,他林汉生可受不起。

“林公子,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回报,你就让我给你磕几个头,聊表心意吧。”秦诗柳却不肯起来。

“不是,你听我说秦姑娘,如今我们这个时代呀,一般只给去世的人磕头,而给活人磕头是很不吉利的。”林汉生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应该怎么谢你呢?”听林汉生这么一说,秦诗柳这才肯站起,问道。

“就口头上说声谢谢就可以了,现在的年代没有那么多的礼节。”林汉生说道。

“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谢过林公子了。”秦诗柳说着,给林汉生深深鞠了一躬。

“不客气,不客气。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林汉生转移话题问道。

“我现在要马上就去找李度的犯罪证据,林公子,告辞了。”秦诗柳说完,便化作一道绿光,消失不见。

“哎,秦姑娘,怎么说走就走啊。”我还没看过呢,林汉生心里嘀咕着。

虽说他已经是个半仙了,但对于鬼魂这些东西,他是一窍不通,更别说知道她们的去向。

秦诗柳化作一道绿光之后,其实也没走多远,就是出了林汉生的门口而已。

但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虽说这小林村在现在看来是很贫穷落后,但相对于古代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富庶之地了。

起码每家每户有田有地,有房有屋,不愁吃穿。

在她的脑海里,这眼前的房屋跟她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一下子她就失去了方向感。

可她不甘心,在这方圆百里游荡了一番,始终找不到她熟悉的那种感觉。

特别是诚实里的那些高楼大夏,到处灯火阑珊,车水马龙的景象,让她陷入了困境。

她又往外飘荡了几百里,结果还是一样,那里还有她记忆中宅院的影子。

完全乱了方寸的秦诗柳,凭着记忆回到了林汉生的家门前,几百年来的坚持与期待,就在这一瞬间全都被瓦解。

她跌坐在地上,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的下来。

她的心瞬间像是被挖空了一样,头脑一片空白,目光呆滞。

‘哐当’一声,头上的凤冠掉落了下来,撞在台阶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与此同时,她的头发也跟着散了下来。

屋里的林汉生听到声音,连忙推开门,走了出来。

看到秦诗柳这般模样,也大概知道原因了,不免也有些心酸。

想上去安慰她,却又找不到安慰的语言,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伤心欲绝的秦诗柳不知所措。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清晨的 第一缕阳光蹦了出来,照射在秦诗柳由于抽泣而有些颤抖的身上。

顿时,一股烧焦的味道钻进了林汉生的鼻子里,同时他又看到秦诗柳的身上冒出了一缕白烟。

林汉生猛然醒悟,鬼魂是不能被阳光照射的,要不然的话会魂飞魄散,到那时候,就再也无法转世投胎了。

“秦姑娘,危险,快走啊。”林汉生一惊,连忙冲了过去,伸手想要把秦诗柳拉屋里。

但他却抓了个空,拉回来的只有那件霞帔,卷缩在地上的秦诗柳luo露无疑。

雪白的背部被阳光照射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黑了,但她仍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秦姑娘,快回来。”在这种情况,林汉生也管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节了。

大喊着伸手就去捉秦诗柳。但他的手竟是从秦诗柳的身体一滑而过,再次捉了个空,秦诗柳的身体就像空气一样。看来她已经是一心求死了。

眼看秦诗柳越来越虚弱了,林汉生急忙从裤兜里掏出令牌。

他也不知道这个方法行不行,但这种情形,他也只能拼一拼了。

林汉生走到匆匆忙忙进屋把床单扯了出来,然后绕到秦诗柳背后,高举令牌对着她的背部一照。

果不其然,秦诗柳的身体猛地往前扑了一下,离开了阳光的照射范围。

林汉生连忙走了过去,把床单一抖,然后披在了秦诗柳的身上,蹲下伸手一摸,这次总算是感受到了她的身体,于是把她抱进了屋子里。

林汉生把秦诗柳放在床上,怕突然有人来,于是起身想去关门,却又看到地上的凤冠霞帔。

于是顺手捡了进屋,把门关上反锁。

“你救我干什么?让我魂飞魄散算了。”此时,秦诗柳虚弱的声音响起来了。

“我不能为父母申冤昭雪,他们也永世不得超生,我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秦诗柳抽泣着说道。

“秦姑娘,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也不是说,我们选择死亡,事情就不会发生,不会的。我们只有留着性命,才有机会去尝试改变。既然你在冥界都能有毅力去坚持,为什么才来人间这么一会,你就坚持不住了呢?”林汉生也不知道改怎么去劝慰秦诗柳,只能跟她讲道理了。

“我的命早就没有了,只不过是留着一颗魂魄苟活至此罢了。”

“你知道我为何能够坚持这么久吗?那是因为我在冥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始终记得我们秦家曾经出事的那个地方,我深信,只要我能够出来,就能找到回去的路,找到李度的罪状,把他告发,还我爹娘一个清白,好让他们能够从新投胎做人。”

“但是你可知道?我千算万算,就是万万没有算到,这个世界会变化的如此之大。大到已经让我完全感到陌生,找不到任何方向感,那个深深印在我脑海里几百年的地方,突然消失了。没有了一点痕迹,就像从来都没有进入到我的脑海里一样。你知道这种绝望的感受吗?”

秦诗柳的身体卷缩在被单里,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林汉生,满脸绝望地问道。

凌乱的长发遮挡了她大部分的脸,没有了刚才的美,让人看上多了些恐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