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十八章 附体

第十八章 附体

2005 2018-05-28 21:10:00

但有一点更加让林汉生头痛的是,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姑娘,帮你我肯定是很乐意效劳的。只不过……”林汉生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在我们家的后院,我娘埋了一些金银财宝。因为她了解我爹的性格,知道日后一定会带来灾祸,所以她提前做了准备。以防日后我爹被罢免之后能够。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带来的,竟然是满门抄斩的灭顶之灾。”

说到此处,秦诗柳似乎又变得悲伤起来,只听见她抽泣了几下。

真是闻者伤心,看者落泪。林汉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要不是他强忍着,泪水估计也要夺眶而出了。

没少受过杨二狗这些地痞欺负的他,尤为感同身受。

虽说他平时也没当回事,但此刻想起,也是恨得牙痒痒。

想起平时自己那种被欺负了还要点头哈腰的情景,林汉生猛然觉得自己的尊严被无情地践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不由得怒火在心中燃烧起来。

“可是你放心,那些金银首饰绝对不是赃物,全都是我娘的嫁妆。”

片刻,秦诗柳看到林汉生没有说话,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连忙解释道。

“秦姑娘,我也非常想帮你,但是我也无能为力啊。”林汉生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无奈地说道。

“为什么?”秦诗柳一听,整个人都慌了,急忙追问。

“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实话告诉你吧,我连怎么来到这里的我都不知道。”林汉生说道。

“我帮你,只要你肯带我出去。”秦诗柳一听,喜道。

“你自己都出不去,你怎么帮我?”林汉生疑声问道。

“我出不去是因为我被阵法困住了魂魄,但我依附在你身上之后,这个阵法就会不攻自破,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带你出去了。”秦诗柳解释道。

“依附?怎么个依附法?”林汉生对这个倒是蛮好奇,于是问道。

林汉生在电视里没少看过鬼片,秦诗柳所说的依附,估计就是俗称的‘鬼上身’吧。

“只要林公子同意,小女子现在就可以依附在你身上。”秦诗柳说道。

这下林汉生又有些犹豫了,他在电视里看到的,鬼一旦上了人身,人的意志就会被控制,情节严重的,鬼魂离开身体后,人还会暴毙。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虽说也看过有一些好的鬼魂依附在人体内,不会造成伤害。

但也不知道她所说的话是不是真实的,仅仅靠她的片面之词,实在很难判断真伪。

可是自己刚才都已经夸下海口了说要帮忙,现在如果再反悔的话,岂不是言而无信?

这不是他的性格。信誉,是他做人的准则,特别是对做生意的林汉生来说,尤为重要。

既然都已经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都得办到。

况且,现在自己大小也算是个半仙,还怕她一个鬼魂不成?

“来吧!”想到这里,林汉生豁出去了,说着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多谢公子。”秦诗柳说完,只见绿光一闪,随即撞在了林汉生的身上。

“啊!”随着一声惨叫,秦诗柳像是撞在了弹簧上一样,被弹跌在地上。

“怎么了?”林汉生听到声音,连忙睁开眼问道。

却发现,秦诗柳发出的光暗淡了不少。

“林公子,你身上是不是戴有僻邪之物?”秦诗柳的声音带着一丝恐慌地问道。

“没有啊,我从来不带这些东西。”林汉生疑惑地说道。

他林汉生就从来没信过邪。

“林公子,你腰间的那块令牌,是谁给你的?”片刻之后,秦诗柳的声音再次想起。

“这是一个土地爷给我的。”林汉生答道。

听秦诗柳这么一问,林汉生摘下令牌,借着秦诗柳发出的绿光,拿起来端详了一会,也没发现有什么变化,难道是它的原因?

“这就对了,土地爷也是神仙,所以他所佩戴之物,自然也是仙物,仙物都是克鬼魂的。”秦诗柳说道。

“那怎么办?”林汉生问道。

心中却暗想:没想到那老头给的这个令牌竟然还是个仙物,看来以后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不用怕了。

“林公子,你可以拿东西把此物包起来吗?只要此物不外露,这样就不会伤到我了。”秦诗柳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此时正值炎夏,林汉生洗完澡之后,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条大裤衩。

想把上衣脱了拿来包吧,又觉得不妥,毕竟秦诗柳是清朝的人,思想保守。在她面前光膀子,估计会觉得自己耍流氓,实属不雅。

“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包的,这样,我把它揣裤兜里,你看看行不行。”

好在林汉生的短裤是带兜的,说着,他把令牌装进了口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好,我试试看。”秦诗柳说着,只见绿光一亮,再次撞在了林汉生的身上。

林汉生等了片刻,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没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或者不适。

“秦姑娘,你在哪?”林汉生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于是问道。

“林公子,小女子已经依附在你身上来的,我们走吧。”只听秦诗柳说道。

尼玛,什么感觉都没有,我还准备了姿势,浪费我表情。

没有感受到任何变化的林汉生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同时林汉生刚才的担心也已经没有了,既然知道了身上的这块令牌可以僻邪,秦诗柳也尝试到了它的厉害,怕是不敢对自己有加害之心了。否则的话,他就把令牌亮出来。

“怎么了,林公子?”秦诗柳发现林汉生待在原地即不说话也不走,于是问道。

“呃,秦姑娘,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但是你听了之后,千万不要难过,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