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神仙大农民  >  第二十一章 死里逃生

第二十一章 死里逃生

2267 2018-05-31 20:50:02

“我从小父母双亡,在别人的欺凌、辱骂中长大,同龄人说我没爹没娘,是野种,大人们也时常拿我来当反面教材,吓唬自己的小孩说:如果再不听话,就不要你,让你像林汉生那样没爹没娘。就连村里的猫猫狗狗也时常欺负我。”

说起这些往事,林汉生显得很平静,嘴角带着笑意,但眼中却含满了泪花。

他吸了下鼻子,接着说道:

“我也想过去死,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死了,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的损失。人家的日子照常过,没了我这个林汉生,他们照样还能找到另一个‘林汉生’来调侃、嘲笑。但对于我们林家而言,就是绝后了。”林汉生顿了顿。

“所以,我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要让村民们都知道,我林汉生没有父母,也过得比他们强。于是,我奋发图强,努力读书,挨家挨户帮忙干活,吃百家饭长大。终于,我考上了大学,成为了我们村里有史以来, 第一个大学生,从那一刻开始,我成为了村里的名人,村民们对我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好了。人们都说,我们们祖坟冒青烟了。”

“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那些依然存活的亲人、爱人、朋友而活,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那些死去的人而活。”

“人生在世,死亡是必经之路,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纵使他们生前有什么冤情,死后不能超生。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他们办事,可是能力有限,无法完成,只能另作打算。难道你选择魂飞魄散了,他们就能够昭雪,能够超生了?很显然,并不能。既然如此,那你的死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到此处,林汉生看了看低头不语的秦诗柳,看来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其实为人父母,他们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好好地生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你等了几百年,好不容易等来了个重生的机会,应该好好珍惜才对。这才是你父母最想看到的结果。”林汉生接着说道。

“听君一言,胜读十年书。林公子,你说的对,我应该好好活着,只要活着,才有希望。”

片刻之后,秦诗柳再次慢慢地抬起头,嘴角带笑,说道。

但听声音很是虚弱,眼眉低垂,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估计是因为刚才即被阳光照射,又被那块令牌震了一下的原因。

“这就对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所以呢,你以后就不要老想着寻死了。”林汉生一听,总算松了口气。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一个学农业的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一堆道理来。他都开始有点佩服自己了。

“秦姑娘,你是不是伤得很严重?看你很虚弱的样子。”看到秦诗柳表情痛苦,林汉生问道。

“不碍事,但是我要告辞了林公子,鬼魂是不可以见阳光的,我再这么下去估计真的要魂飞魄散了。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秦诗柳说完,再次化作一道绿光,嗖的一声,便消失不见。

“哎,秦姑娘,你的衣服。”林汉生看到摆在一旁的凤冠霞帔没有拿,连忙端了起来,对着空中大声喊道。

可是秦诗柳早已不见了踪影。

林汉生捧着那套凤冠霞帔,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天花板。

他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脑袋短路了。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要不是他手里还捧着这套衣服,他简直不敢相信,今晚所发生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直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才把林汉生拉了回来。

“小林子,小林子,快开门。”一把硬朗的老汉声音自门外想起。

“来了。”林汉生听出喊他的是老村长,于是应了一声,随手把手中的衣服放在床上,走去开门。

“二叔公,什么事呀,看你把门敲的啪啪响。”林汉生打开门,看见老村长满头大汉地站在门口,旁边还站着唐文静。

“哟,唐姐也在啊?找我有什么事吗?”林汉生咧嘴问道。

唐文静看到林汉生,会心一笑,像是看到盼望已久的故人归来一样。

“进屋再说,渴死我了。”老村长说着,也不管林汉生是否同意,自个就先溜了进去。

“哎,二叔公。”还没等林汉生反应过来,老村长就已经溜了进去了。

老村长进到屋里,看见桌子上的水壶和杯子,也不客气,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地就喝了起来。

林汉生一脸的无奈,他也知道老村长的为人,因此也并没有说什么。

“唐姐,你也进来呗。”林汉生看到唐文静还站在门口,于是说道。

“好。”唐文静点点头,微微一笑,跟着林汉生走进了屋里。

“你小子这几天搞什么鬼?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老村长喝完水,伸手一抹嘴,问道。

“二叔公,这不是我园里的苹果熟了嘛,我就借唐姐的电三轮车去县城里卖苹果去了,你当然看不到我了,不信你问唐姐。”林汉生边说着边看向唐文静。

“就是邓二嫂告诉我,你白天出去,晚上也不回来,我才和她一起来找你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县城里惹了什么麻烦?”老村长盯着林汉生,一本正经地问道。

“哪能啊二叔公,我林汉生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从小就是乖孩子,怎么会惹事呢?”林汉生一听,连忙笑道。

“林兄弟,如果真的在县城里遇到了什么麻烦,你一定要说出来,好让我,我们能帮帮你。”一旁的唐文静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说道。

唐文静确实很担心林汉生,看到他这两天行为有些异常,时常不在家,担心他遇到了什么麻烦,想过来问问他什么情况,可是又怕被人看见,会说闲话,所以才找到老村长一起前来。

有老村长的陪同,这样就不会落人口实了。毕竟林汉生是个独户,自己又是个寡妇。

“就是嘛,我们小林村虽然穷,但绝对不能让外人欺负,如果外面有人敢欺负你,你跟我说,我带人去削他。”老村长一拍桌子,看着比自己被欺负还激动,愤愤地说道。

看到此情此景,林汉生不由得眼睛一热,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林汉生由于父母早亡的原因,小的时候就一直寄养在村长的家里,直到他上了初中,为了不给村长家添麻烦,才搬回了自己的家。

但村长依旧没少照顾他,他能够完整地上完大学,也都是全靠村长动员村里的人捐的款,村长可以说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即使是现在,林汉生已经完全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他依然还是这么关心他,叫他怎么能不感动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