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三界养老院  >  第二十八章 温馨

第二十八章 温馨

2142 2018-05-09 22:40:02

老者彻底震惊了。

赵守的房间内一片凌乱,

床上、椅子上、地板上到处躺着被撕烂的衣服,书籍也都被撕成碎片散落了一地,衣柜上还留有长长的爪印。

窗帘也被扯了下来,变成了大块的碎布,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微风吹进了进来。

“这……”老头瞬间无语。

这时,赵寒父亲在老头身后大喊:“老婆,快来,咱家闹贼了!”

赵母听到后,急忙跑了过来,林瑶紧随其后。

她们也都瞬间惊呆了,脸上露出了震惊得无以复加的表情。

“快!快报警!”赵母神色慌张地对赵寒喊道。

“等等……”老头赶紧出手制止。

他们都停下来,疑惑的看着他,这时候都不报警还等什么?

老头捋了捋胡须,说道:“你们再仔细看一看房间,再作决定不迟!”

他们仍未明白,还要看什么?

老头有点无奈,走进房间,指着衣柜的痕迹道:“你们看,”

他们的脸都一一凑了过来,睁大了眼,“这明显是动物的抓痕。”

老头又走到电脑桌旁,指着台式电脑说:“小偷会什么都不拿就走了吗?”

赵母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你是说有人绑架了我儿子,他们是来向我们示威的?”

老头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这是什么奇葩的想法?

正所谓关心则乱,赵母一时乱了方寸,但回过头仔细一想,便脸红得闭上了嘴。

林瑶走到房间内仔细瞧了瞧,声情并茂地说:“似是一只动物所为,也许赵守离开房间时,忘记了关窗,有只小野猫偷偷溜了进来,到处寻找着可供充饥的食物,由于它半天寻找不到吃的,气得‘喵喵’直叫,彻底将这里翻箱倒柜了一番后愤然离去。”

老头捋着胡须,露出了一个孺子可教也似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家九楼啊,这猫肯定是饿疯了吧!”赵寒走到窗前,探出头,朝窗户下方的地面望去,又回过头一脸不可思议地说。

“也许真的是饿疯了吧!”老头一时想不到更巧妙的说辞, 只好这么回答。

大家也都觉得老头说的有那么些道理,赵母想通后,不紧不慢地走到电脑桌旁,开始整理起房间,林瑶也跟了过去:“阿姨我来帮你吧!”

赵母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赵母在整理电脑桌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了一张完好无损的纸。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嘀咕了句:“这儿子,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买彩票了!”说完,便将彩票揉成一团,准备丢进纸篓。

“喂!等等!”老头看到赵母的举动,突然大叫出声。

赵母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手缩回,问:“怎么了?”

“咳咳……你都不看一下吗?”老头假装咳嗽了下,提醒赵母。

“这有什么好看的,我那儿子向来运气背,更别说这种中奖几率几乎为零的东西了!”说着,又欲将彩票扔进纸篓。

“等……”老头刚想劝阻,赵母已经将彩票扔进了纸篓。

“说不定这小……孩子最近转运了呢?”老头继续劝说。

“这孩子要是转运了,也不会消失得人影都不见了。”说完,赵母一阵黯然。

林瑶看赵母有点难过的样子,赶紧从纸篓里取出彩票:“说不定老人家说的是真的呢!”

赵寒也赶紧插口道:“对!对!说不定那小子走了狗屎运了呢!快瞧瞧!”

“五号的票。”林瑶瞧了一眼,对赵父说。

赵寒赶紧掏出手机,打开了百度,不过他也有点不信这种东西,毕竟概率小得几乎为零,不过看妻子情绪低落,他只不过是想缓解一下气氛罢了。

“号码是2、3、7、14、16、25—8。”林瑶照着彩票大声读了出来。

“什么?”赵寒对比着刚搜索到的号码,一脸不可置信。

“你确定是五号的?”他又问了一遍。

“对,五号的,号码是2、3、7、14、16、25—8。”林瑶将语速放缓,又念了一遍。

“500万。”赵寒激动地拿着手机,手都抖了起来,“500万呐,500万!”

赵母觉得他在开玩笑,在装给自己看,走到他跟前一把夺过手机。

“小林,麻烦把彩票拿来我对下。”她伸出手去,对林瑶说。

“好的,阿姨。”林瑶将彩票递给了她。

赵母接过彩票,拿起手机对了一遍又一遍,在确认完全一致后,手机没拿稳,“啪”一声掉在了地上,嘴里喃喃道:“这臭小子,还真撞上狗屎运了。”

……

赵守打了个喷嚏:“谁在那儿惦记我?”

楚晴岚在一旁咯咯直笑,说:“兴许是你的父母吧!”

赵守突然缄默不语,他好像真的有点想念他们了——前世的,当然也包括今生的。

“不知道有父母常伴左右是什么感觉呢,一定很幸福吧?”楚晴岚看到他怔怔出神,转而联想到自己的身世,突然一阵伤感。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的那种温馨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赵守感慨道,世事变化无常,沧海桑田,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他看向楚晴岚,此时,她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

“一个人一定很辛苦吧,没有父母的滋味,虽然我体会不到,但也能感同身受。”

“你能感同身受?你知道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感觉?你知道吃完这顿没了下顿的滋味?你告诉我你全都感受得到?”她突然发了疯似地朝他吼。

赵守从未见过她这幅歇斯底里的模样,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生气,反而平如静水地说:“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父母了,虽然现在的家人对我也很好,不,是非常好,但也许,那个世界的我早已经死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向他们告别,我在一场应酬后醉得不省人事,接着就像梦一样来到了这里,人生就像是梦一场,也许我现在真的活在梦里,也说不定我早已经死了,我到过阴间,见过阎王,我可能真的已经死了……”说着说着,赵守的眼睛也有些许湿润,他埋下了头。

他们两人都沉默了。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有快乐的;也有悲伤的;有幸福的;也有惨烈的,但正是因为每一个人不同的经历,才造就了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笑过、哭过、累过、彷徨过,才知人生的可贵……活着真好,不是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