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三界养老院  >  第四章 剑气惊天

第四章 剑气惊天

5697 2018-04-11 10:20:21

林瑶毫不动摇的点头,跟着扭头看向叶晓曼和方文山,精致的五官上露出一抹讥诮。

“作为同事,我本不该插手你们的私事!”

“但作为上司,我为底下有这种员工而感到蒙羞,也为你们的为人深深为耻!”

“叶晓曼,方文山,你们俩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当林瑶说完这番话,所有人都惊呆了。

下一秒,叶晓曼气急败坏的尖叫起来,指着林瑶的鼻子骂道:“林瑶,你算个屁,别以为你长得好看你就可以骂人,这是我的私事……”

话没说完,林瑶从坤包里掏出一张名片,轻飘飘的的放在桌上。

其他人心中一动,拿起来看了一眼,瞬间傻眼。

“锦玉集团,市场部总经理”

突然有个同事想到什么似的,变强大变,原本站在方文山一方的脚步悄然后移几步。

“锦玉集团姓林!好像林家有个大小姐,和林瑶年纪一般大?”

听到众人的猜测,林瑶淡然点头,优雅的扫了眼全场。

“没错,我是林家的大小姐,也是集团唯一继承人。这次我从国外留学归国,出任集团市场部总经理一职,至于这半月来和几位的相处,只是我想看看底下人是怎么工作罢了。”

“三天后,我将正式接任锦玉集团市场部总经理一职。”

所以……

林瑶看向傻了眼好叶晓曼和方文山,淡淡道:“我让你们滚,你们就得滚!”

“你!”

叶晓曼呆在了原地,手脚冰凉,而方文山,眼里则流露深深的后悔。

妈的臭娘们,要不是她勾引老子,我早就注意到林瑶了,林家大小姐啊,天呐,我居然错过了她!

方文山露出深深的怨毒之色,将叶晓曼挽着自己手臂的小手狠狠甩开!

林瑶扭头,凝重的看向赵守,“赵先生,这先天茶,我是真的很有诚意……”

“不卖。”

下一刻,赵守摇摇头,“就算你出一千万,我也不卖!”

那有可能是仙茶啊!赵守又不傻,岂会拱手他人。

他自己都没喝够呢!

“啊!”

林瑶瞬间呆滞了。

她有想到赵守不会出售,所以一开局就以极高的价格喊出来,以为震住了这个像是乡巴佬的年轻人,甚至她还开除了叶晓曼两人,算是替赵守出气,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是油盐不进!

“若是如此,当真可惜了。”

林瑶叹了一声:“一千万,我也愿意拿出来呢。”

她的表情很念念不舍,仿佛还在回味着那茶水的味道。

什么!

这下,四周同事颤抖连连,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一千万,就只是为了赵守手上的茶叶!

那是多少钱?

所有人露出了炙热的眼色。

“行了,你们同事聚会,老子懒得再掺和!”

赵守冷然看向叶晓曼,淡然道:“叶晓曼,你记住,今天是我甩你!“

丢下这句话,赵守回房间迅速收拾了自己东西,提着行李箱走出来,看到一脸尴尬和后悔,正准备凑到林瑶身边解释点什么的方文山时,他眼珠一转,嘿嘿一笑。

“狗杂种,老子吃剩的就赏给你了。”

赵守走过去,一道黄色符篆握在掌心,赫然是养老院不知名老头给他的玩意。

“魔心符,我倒要看看这符有什么厉害的。”

赵守从方文山身边经过,黄色符篆悄然丢了过去,在空中化作一抹灵光隐去。

“林瑶,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和叶晓曼在一起的时候,她跟我说是单身,所以我才相信了她。”

这时候,方文山努力想要和林瑶解释点什么,只要能挽回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让他做什么都肯!

就见这时,方文山的神色一变,眼睛都红了,露出一抹猥琐的浪荡大笑。

“哈哈,林瑶,没想到你居然是林家大小姐,哈哈,我一定要把你泡到手,到时候锦玉集团还不就是我的了?”

“叶晓曼算什么?一个公交车而已,老子玩两天都玩腻了,之前王少看上了她,我过几天就把她迷晕了送给王少,一个女人而已,王少看上她是她的福气。”

一听见方文山自顾自的大笑着,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林瑶,气得银牙紧咬,第一次看见这么猥琐卑鄙的小人!

叶晓曼更是瞬间脸色惨白,无法相信对她甜言蜜语的方文山,内心里居然有这种龌蹉的想法!

“不是吧,方文山居然是这种人!”

“太无耻了,这家伙简直畜生不如啊!”

哈哈!

看着这一幕,赵守痛快的大笑,开门就要洒脱的离去。

楼道上,正好一个邻居牵着一条土狗走下来,汪汪汪声传来,方文山瞬间冒出贼亮的眼神,兴奋的流着口水跑了出来,拦都拦不住。

几秒后,一阵惊恐地尖叫声传来,众人连忙跑了过去,就看到一副令人作呕的画面。

门口,一个遛狗的邻居傻傻看着自家土狗被一个大男人按到在地上,而方文山呢,饥不择食的把裤子一扒,对着他那条土狗就是一阵摩擦运动……

“呕!”

瞬间,叶晓曼等人全部忍不住的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哈哈,叶晓曼,原来你不是方少的真爱,那条狗才是啊,真是日了狗了!”

赵守大笑着离去,这一刻彻底发泄了心中的憋屈!

看着他离开,再看看方文山那恐怖的模样,叶晓曼心中猛地闪过无尽的后悔,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一样。

…………

离开叶晓曼的公寓,赵守的表情很洒脱。

他本来就不是真正的赵守,对叶晓曼也没有任何感情,说实话,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个打击而悲伤流泪。

现在让他激动的反而是下午的经历!

“没想到,那家养老院竟是如此恐怖的一个地方,那些老头们,又是什么真实身份?”

赵守第一个想到是就是黑爷,那一脸黑色肌肤如非洲大兄弟,神话传说里又有哪个大人物和他相符?

不会吧!

陡然,赵守想到一个人!

神话五天帝!

赤帝,黄帝,白帝,青帝和黑帝!

黑爷,不会是黑帝吧!

赵守心中猛颤!

满心的震惊和好奇,赵守恨不得现在就回养老院,一问清楚。

但毕竟天黑了,赵守只好拎着行李准备找个地方落脚下来,后面一拍脑袋,自己在这一世的身份,还有个家!

按照记忆,赵守缓缓朝家里的地址走去。

晚上八点多,赵守敲响家门,开门后,露出一张惊喜的脸蛋来。

“兔崽子,总算知道回家了!”

一个中年男子朝他笑骂一声,正是赵守的父亲赵寒。

“爸!”

赵守笑嘻嘻一声,推开门后径直走了进去,这才注意到家里有客人。

“这是小赵吧,你好啊。”

后面一介绍,才知道客人是父亲单位里的领导,叫宋元谋,看起来有几分官威的样子。

作为国内211工程的名校,东阳市科技大学还是有几分名头的,听到赵守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宋元谋起初还有点看重,后面一问赵守的工作,这小子扭捏了下,最后答道:“在养老院上班。”

“养老院?”

后面一听是个毫无名气的养老院,跟自己想象的军干所完全不搭边,宋元谋就更没了兴趣,还以老赵这孩子是个人才,没想到是个庸才!

这年头,有点志气的小子谁会去养老院工作?

眼中一抹不以为然,让父亲的脸色尴尬一笑,跟着招呼客人重新落座。

赵守忙了一天,就想早点睡觉,洗完澡后看到父亲还在陪着客人吃饭聊天,偷偷走进厨房,向正在干活的母亲问道:“妈,咋回事?看咱爸,好像对这个姓宋的有几分巴结啊?”

“嘘,小点声,你爸准备提干呢,就卡在姓宋的这边。”

母亲叹了一声。

记忆里,这个老爸还是有几分官瘾的,赵守一听就笑了,正准备回房间,听到客厅里传来宋元谋老气横秋的指点。

“老赵啊,你这茶不行啊,算了,不喝了。”

宋元谋坐在沙发上,吧唧了一口茶水,摇摇头,露出漫不经心的表情。

赵父正在斟茶的动作一僵,露出苦涩的笑容,结结巴巴起来:“宋哥,一看就是雅人,实在抱歉啊,家里就这……”

父受辱,子之过!

看见这一幕的赵守心咯噔就像刀割一样,下一秒他朝赵父喊了一声。

厨房里,赵守装作从行李箱取出来一包茶叶,分了大概一斤出来,递给父亲:“爸,这是我带回来的茶叶,你拿去给客人尝尝。”

一两十万的茶叶啊!

赵守心在滴血,但为了父亲的面子,他也要舍得。

“你这孩子,没见你喜欢喝茶啊。”

赵父皱眉,跟着苦笑:“算了吧,老宋好茶在我们单位可是出了名的,这嘴叼着呢。”

“爸,你拿去泡上一壶,保准满意!”

跟着偷偷摸摸道:“爸,这茶很稀奇的,那家伙待会要是满意,你就给他个几两罢了。”

说完,赵守神秘一笑,转身走进了房间。

“这小子!”

赵父半信半疑的冲了一壶茶,重新端了过去。

“宋哥,来尝尝我儿子带回来的茶叶。”赵父招呼道。

“算了吧。”宋元谋撇撇嘴,笑道:“你不是好茶之人,不懂这个中意思,我还是回去喝我的金骏眉,不然这嘴巴……”

但很快,他语气凝固,看着赵父冲泡了一杯茶叶,那淡淡的茶水,呈现出浑然一体的质感,毫无一丝尘埃般的液体,一下吸引了宋元谋的目光。

再加上一股浓郁的茶香在客厅绽放开来,宋元谋瞬间神色一震,庄重而又肃然的接过赵父倒过来的茶。

小抿一口,瞬间惊为天物!

“好茶!”

宋元谋激动的大叫,身体颤抖不止:“好茶,好茶呀!”

他闭上眼睛,动容的品着这茶,不知多久过去,他居然留下眼泪,看着赵父,不断摇头苦笑:“老赵啊,你这是要连我的命啊!喝了这茶,以后我还怎喝的下去别的茶!”

看着领导满意而又感慨的神色,赵父心中一喜,下一秒试探道:“宋哥说笑了,你要喜欢这茶,我待会给你装个半斤?”

“那敢情好啊。”

宋元谋激动无比。

聊着聊着,宋元谋不动声色道:“老赵啊,说实话,今年你是很有希望提干的,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拿下这个位置!”

“啊,那多谢领导了。”

赵父惊喜一声,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随后,宋元谋满意的提着小半斤茶叶离开了赵家,刚一坐进私家车里,他身躯激动如筛糠,手指颤抖的解开袋子。

“神仙中物啊,这茶,最起码能让我再升上一级啊。”

脸上露出几分不舍,宋元谋舔着残留的茶香,但升官的诱惑,还是让他露出了坚定之色。

而赵家里,赵父激动得哈哈大笑,唤来妻子,他扬眉吐气道:“这小子今天算是让他老子我沾了一回光了!哈哈,这提干稳了!”

“对了,小子有没有说那茶是哪里来的?”

赵母脸色古怪起来,嘟噜了声:“小守说了,是养老院的老大爷送给他的。”

“啊。”赵父傻眼,随后笑起来:“看来咱们之前还真轻视了这份工作,算了,那小子既然喜欢,那就干吧!”

至于卧室里,赵守打开电话,想到下午送茶的老头,好像自称陆羽?

是谁呢?

搜索栏跳出结果,当看了一眼,赵守便被震住了!

陆羽,居然是陆羽!

茶圣陆羽!

难怪他送的茶,会如此极品!

哈哈!

赵守激动的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翻去半天才渐渐合上了眼眸。

隔天清晨,他猛地一个机灵醒来,想到养老院一帮老头还得自己照顾着,连忙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下离开了家。

刚一出门,就看到一个白领丽人等在家门口,完美的容颜,优雅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在怀里呵护一番。

“林瑶?”

赵守认出对方来,不由吃了一惊?

“抱歉。”

林瑶走上来,歉意道:“你家地址是我让叶晓曼说的,至于目的,我还是想买你的茶!”

昨晚回去,林瑶后悔了。

没有人知道,她从小有病,每天晚上午时都会经历一段简短但却疼痛难耐的痛苦!

但昨晚喝了先天茶,那一股伴随了她二十多年的痛楚,神奇的在这一夜消失了。

她当场找来私人医生,通过医学鉴定,她的身体在这一刻健康得不行!

自己昨晚只喝了那一杯茶啊!

林瑶第一时间就断定,这一定是先天茶的功能,因为那茶入口的一刻,就好像仙气洗髓伐毛一样,那感觉太不同反响了!

所以,她今天又找上门来,对先天茶势在必得!

“抱歉,真的不卖。”

“叶晓曼已经被我开除,东阳市任何一家大企业都不会聘用她。至于方文山,他人已经废了,当然,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利用林家的力量,让方家垮台。”

林瑶淡然一声,让赵守不由苦笑起来。

好吧!

赵守想起林瑶昨日的表现,感激她的仗义相助,随后笑了笑:“先天茶,是无价宝物!不卖,但是!对朋友,可以送!”

变戏法似的,赵守手上多出来一个小茶叶罐子,是他昨天连夜将先天茶分开包装出来的。

“啊。”

林瑶明显一愣,跟着惊喜一声:“你是说要送给我?”

“是啊!”

赵守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笑嘻嘻道:“不过只有一两哈,省着点喝。”

“太好了,谢谢,真的感谢!”林瑶激动得语无伦次。

一双美眸更是直勾勾盯着赵守,第一次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和兴趣!

“等下。”

走到一处偏僻巷子时,赵守突然顿住脚步,皱眉,看着眼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几个黑衣大汉,明显不怀好意的将他和林瑶包围起来?

“不好,他们是来找我的。”

林瑶脸色大变,暗自着急。她早上起来为了买茶这事,连保镖都没带就急匆匆的赶到赵守住的地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跟踪到这里!

“怎么回事?”

赵守明亮的眼眸盯着林瑶。

“这次我回国,是为了接任林家的权利,同时继承锦玉集团。”

犹豫了下,林瑶苦笑道:“但还是有些人,不服气我是一个女子,所以……”

“懂了。”

赵守顿时笑了出来,看着四个黑衣大汉,满脸冷酷的围上来。

“识相的话,自个滚蛋!”

赵守丢出一句话来。

哈哈?

为首一个带着墨镜的大汉顿时露出不屑的嘲笑,他们哥几个都是特种部队出身,这一次任务目标,足够他们退休养老去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傻小子,居然狂妄到要阻拦他们?

“你,滚,不然,死!”

杀手们露出冷然桀骜的残酷笑容。

下一刻,正当几人要冲上去掳走林瑶时,一道白色光芒猛地从赵守身体爆发而出。

咻!

宛如龙吟虎啸,一道璀璨的光芒轰然突破天际,瞬间劲气扫荡,天空洒落阵阵剑气,尽速笼罩在那呈现包围圈的四名杀手身上!

瞬间,血光绽放!

林瑶猛然睁大了美眸,露出了震撼的表情。

“啊!”

几声惨叫,四名杀手的左手同时与身体分离,全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四名杀手同时狂喷鲜血,另外一只手捡起地上掉落的胳膊,露出惨白而又惊骇的表情。

“剑……剑气……”

为首的杀手首领明显见过市面,这一刻恐惧无边,颤抖的发出这两个字后,拔腿就撤!

逃!

那个人,不可战胜!

杀手来得快,去得也快,留下一片血泊!

全场依然死一般的寂静,最终,林瑶缓缓扭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前,宛如一道绝世剑锋的赵守!

“剑气……这是剑气。”

赵守猛然激动无比,心中同样震撼,昨日养老院内,那个姓张的老头说在自己身体种下一道剑气,那轻描淡写的语气,还以为是忽悠来着,没想到竟是如此厉害!

下一刻,一股热流从丹田散发到四肢,撕裂痛楚感阵阵袭来!

“啊!”

赵守一声大叫,跟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知过去多久,赵守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柔软的怀抱里,一股幽香扑鼻而来。

一睁眼,赵守的呼吸差点凝固了!

什么情况?

一个天仙般的女人,居然附身在自己脸上,那性感的樱桃小嘴将自己的嘴唇给堵住,一股触电般的快感阵阵袭来!

这不是林瑶吗?

赵守心中一颤,跟着那一阵香甜侵袭了他的全身,让他陷入无边的快乐当中。

林瑶闭着眼睛,泪水盈眶,十分钟前,她看到赵守昏迷倒地,吓得她花容失色,扑过去后,发现赵守昏迷过去,心脏停止了跳动!

在国外学过急救知识的林瑶,想都没想便给赵守做心肺复苏,等到赵守的脉搏恢复了,他还算没醒,林瑶下意识将嘴唇对准了赵守,为他做人工呼吸。

正祈祷着赵守醒来,突然,林瑶就感觉到一条火热的舌头伸了进来,像小泥鳅滑来滑去,肆意侵犯,吓得林瑶猛地瞪大了美眸。

“嗨。”

赵守眨了眨眼睛,一脸意犹未尽的跟她打了个招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