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五章 怎么换回身体

第五章 怎么换回身体

2350 2018-04-04 21:29:35

及时雨般的门铃声,助江一洛脱离了魔掌。

大姐头接过餐车推进来,问江一洛吃饭了没。没等江一洛回答又接着说,没吃也不点了,等会自己出去在金拱门里买个煎饼果子。

“人就是改名叫金拱门也不卖煎饼果子啊。而且,这才一天没见就这待遇了?”江一洛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的经纪人嘴里说出的。

“不想吃煎饼果子的话不吃也成,反正看你这体格饿两顿也没啥问题。”

喂!正主在这坐着呢!!!160cm,46kg到底哪里胖了!不要用你们娱乐圈的变态标准来要求我等屁民好吗!

白茗愤愤不平地把心里的小键盘敲的啪啪响,而现实却是怂怂的将自己的饭分给了江一洛一半,毕竟,饿的是她的身体。

“行了赶紧吃,等会还有要事。”

“你莫不是,想让我这华丽的皮囊塞着碎花对襟的灵魂去工作?”这简直荒谬!简直匪夷所思。

“算了,我看你也不饿。”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叭的!说都说饱了,还吃什么饭!

白茗微笑着将江一洛递到嘴边正准备咬的面包夺过来,完美演绎表面笑嘻嘻,内心MMP。

江一洛举着空空如也的手,扭头一脸正气的看向张宣,“我,千里迢迢回来找你,奔波了一天一夜,连口水都没喝上,上来就被你揉了胸。”

“说得对。”张宣赞同的点头,伸手递给白茗一盒牛奶,“抱歉啊,忘记身体是你的了,一时手欠。”

“没事,没事。只要大姐头瞧得上,随便揉。”反正不是她受着。

“这塑料花都不如的姐弟情啊。”又扭头看向白茗,“我,带着你的身体千里迢迢赶来找你,奔波了一天一夜,毫发未伤,而你,剃掉了我的腿毛。”

恭喜江一洛获得道具:面包×1、牛奶×1

拥有期限:1小时

盘山公路刚走了一半,江一洛已经将这得之不易的食物全部归还给了白茗,只不过,换了种形态。

白茗生无可恋的看着在自己怀里吐的昏天暗地的江一洛,突然就想到了某教主的知名表情包: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作为黑粉键盘侠的报应果然来了。

大姐头在前面开着车干着急,“怎么回事?你之前不是不晕车的吗?”

“我是不晕,但,不代表这具身体她不晕。”江一洛虚弱的扒着靠坐直起腰,身残志坚地与白茗尽可能远的拉开了距离。

“那你晕车你早说啊,提前准备晕车药也行呀。”

“业务不熟练,还没挖掘出来。从南京折腾回来也没晕过。”

“你们能先停个车让我下去净净顺便静静吗?”白茗四十五度角仰望车顶,这个时候她本应该听着大大们交的干音,和乐融融地和小伙伴们商量着后期和宣传。究竟是哪路铁轨接错了,致使她踏上了被江一洛的灵魂自己的身体吐了一身这么诡异的道路。

江一洛漱好口时见白茗仍蹲在那里费力的擦拭衣服,在节能与否间斗争了很久,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伸手想把人扯过来,结果完全错估了自己现在的体型,人没拉动,自己倒被惯性扯的往前一载,鼻尖正撞在白茗肩上,一时酸爽的呲牙咧嘴倒抽凉气,这一刻感同身受的想给被自己用门砸了鼻子的油腻男道歉。

白茗懵逼的看着倒在自己肩膀上的人,一时摸不清什么状况,这怎么还撒起娇来了?

待看到他抬起头,一双眼睛要哭不哭时,恍然大悟,这是吐了自己一身,愧疚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晕车的……你看,还吐你衣服上了。”意思翻译一下就是:其实我平常也不晕车的,这次也不知道为啥会晕!没事,这不怪你,你别过意不去,反正,你看吐的也是你衣服上。

“没事,你也别在意。反正这件衣服我也不怎么喜欢,吐上就吐上吧。”

???

???

等等,这是什么神展开?!说好的愧疚呢?为什么刚刚还泪眼汪汪现在就霸道总裁附体了?

江一洛见人愣在那里,叹了口气,伸手就要去扒她沾了污秽的上衣。

白茗简直震惊了,“你这是,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放过了?”

这江一洛不止是霸道总裁演多了,变态流氓也没少演吧。

江一洛本意是想把衣服脱下来,用水冲一冲,挂在车窗上分分钟就吹干了,结果看到白茗这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瞬间不想费这个劲了。

“拿水冲冲,你自己闻闻这味,逆风都能飘十里。”说完也不再管她,自己上了车。

exm?白茗简直莫名其妙,漱完口就能掩盖这一身都是你吐的事实了?

“你现在毕竟是个女儿身,看到你原来这脸和身材,有什么想法也正常,不用恼羞成怒的。”大姐头也跟着钻进车里,还非常贱兮兮的比了个OK的手势。

江一洛四十五度角仰望车顶,他现在宁愿去演脑残剧也不想演这出生活的狗血剧。

等到车里的味道消的差不多了,白茗也结束了自己衣服的清理,虽然高定制的衬衣被她拧成了破抹布,但依然坚强的贴在她若有若无的腹肌上。

“翠翠,咱们到底要去哪啊?你这车再开就到山顶了。顺便,把空调关了吧,打开点窗户。”

“就是要去山顶。”

张宣只当江一洛还晕车,顺手就关了空调。却没看到白茗握着身上的湿衬衫被车里的空调吹的一抖一抖的。

“去山顶做什么?”

“找大师。”

“……你,你终于忍受不了我的佛系作风,要送我去当和尚了吗?”所以说,私下的江男神,戏真的很足。

“不可能的,你放心吧。”白茗扯扯衬衣,吹着夏天燥热的风,还不忘插个话。

“你怎么知道?”

“很明显的,来你往前看,那是个道观,你就是当也是当道士。”

江一洛侧身往前看了看,果然看到一个道观……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

“你是想恢复我们的身体?”

江一洛认出了这是清玄观,经常上娱乐新闻,倒不是道长混娱乐圈,而是总有娱记拍到某某明星新戏上映现身此观、某某剧即将开机导演现身上香,堪称娱乐圈的锦鲤。

“不然还收了你俩啊?”

“喂,你来过吗?靠谱吗?”白茗暗搓搓的用胳膊肘顶了顶江一洛。

“没有,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封建迷信要不得。”

虽然话答的顺溜,但江一洛看着白茗望过来的眼神,心里毛毛的,明明是自己的脸,但这眼神太陌生了,他想了想自己这张脸最近一次出现这种眼神……大概是他刚出道演傻子的时候吧……

“下来吧,趁现在没狗仔赶紧上去。”张宣左右瞅了瞅,招呼俩人下车,“像这类的道门圣地应该不会有狗仔进来……吧……”

话音未落,后面便传来了车声,张宣眼看着一辆保姆车在自己身侧停下,从车上下来俩人,巧了,其中一个还是熟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