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二十五章 浅隐寺里的老庙祝

第二十五章 浅隐寺里的老庙祝

3189 2018-04-24 12:02:59

“行了,跟我过来吧。”说完男友力非常强的一把将人抱起来,“给你吃止痛药,会缓解很多。”

“血,血……”见白茗又将他往床上放,江一洛依然挣扎着不愿接近。

“对哦。”忘记没垫姨妈巾了,转身又把人抱到了卫生间,放在马桶上,回去取了卫生棉和新的睡衣,“先放放你身为男人的倔强,这个必须得垫上。如果你不想成为行走的血包,一步一个血印子的话。”

江一洛不忍直视的看了一眼姨妈巾,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必须要垫这玩意吗?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就没有别的替代品吗?”

“没有!”白茗斩钉截铁的打叉,又猛然想起了什么,笑的江一洛汗毛直立,“……也倒不是完全没有。不想用卫生棉的话还可以选择卫生棉条,那个没有这么厚重,听说用了没有任何异物感。就是……”

听到这个“就是”,江一洛刚窥见一点曙光的脸立马又黯淡了下来。

“就是要塞进去,就看你能不能接受了。”

“塞进去?塞……进去……”江一洛完全不同语调的重复着这三个字,甚至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裆部,简直不敢相信白茗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那个画面实在不敢想象,“就没有,不那么刺激点的吗?”

“没有了。二选一,你考虑一下咯。”

被嫌弃的卫生棉终于成功抵达了江一洛的手中。

“这不就对了。这种事你没法倔的。”白茗不嫌事大的蹲在他旁边围观,“诶,你知道怎么用吗?要撕开……”

“滚!”

这一声滚倒是气息挺足的。

“滚就滚嘛,凶什么凶。你先垫上,我去给你准备水和药。”

“家里……好像也没有药。你不会要出去买吧?”江一洛不太放心的开口,大晚上出去买止痛药和红糖,要是被狗仔拍到的话,那可就特么热闹了。

“你放心,买卫生棉的时候我就一起准备了。”

白茗一脸油腻的比了个OK,却让江一洛更绝望了,连止痛药都准备好了,这意思是每月都得经受一次这样的修罗场吗?

不行!换回身体的事!势在必行!

伺候好江一洛吃药睡觉之后已经四点了,白茗打了个哈欠,认命的睡了楼下沙发,迷迷糊糊间想着什么时候和大姐头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再买一张床,这个沙发软是软,但睡一米六的白茗刚刚好,睡一米八三的江一洛,真的……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啊。

被大姐头的电话叫醒时白茗是崩溃的,一晚上只睡了四五个小时,连眼睛都睁不开。

“你还没起床?晚上不睡觉都干啥呢?”大姐头的火气隔着电话都能传过来。

“照顾江一洛呗,我估计他也没醒呢。”

“照顾江一洛?他怎么了?”

“来例假了,痛经。”

白茗打着哈欠说的随意,大姐头在电话那边正在涂口红,听到这话惊得手一抖,血呼啦喳的在脸上画了一道子。

白茗听着那边的迷之沉默,伸个懒腰坐了起来,语重心长的开口,“女生嘛,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你也别觉得有啥难以接受的。我昨天已经给他做了半宿的心理疏导。”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大姐头稳了稳手,拿起纸巾擦掉画歪的口红。

“今天不是还要继续录音吗?你赶紧起来。我马上就到。”

“好。你过来的时候带包红糖。”又补充一句,“我这个身份,总不好亲自去买这种东西吧。”

“……懂。”

大姐头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一进来先上楼去看了江一洛,见人还在睡觉,蜷缩在床上,眉头还可怜兮兮的皱着。

“疼几天啊?”

“两天。”白茗如实回答。

“没调理过?”

“没用。太倔强。”

“每月都是这样?”

“嗯,每月都是。”

大姐头突然回头拍了拍白茗的肩膀,“你也不容易。”

白茗瞬间就感动了,可不是嘛!江一洛这才哪到哪啊,我可是从十五岁起,每年每月都这样!比他惨多了!

这天的录制是白茗一个人去的,张宣抱歉的说要留下来照顾江一洛,问她自己录制有没有问题。白茗觉得这种抱歉完全没有必要,相比她而言,确实江一洛身边更需要人。而且,大姐头这么有人情味,而不是像八卦号上说的,什么经纪人和明星之间没有纯友谊只有互相利用的关系,才更让她高兴。

更何况大姐头还叫来了兼职助理小刘当了她一天的司机。这个助理还是在她刚穿过来,大姐头找人去机场接江一洛的时候见过一次,后来再没见过类似助理的人类,她开始以为是大姐头怕两人暴露直接隔绝了亲近的接触,但是现在连这个助理都是兼职的,就让白茗莫名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了。还是说,娱乐圈里一个明星好几个助理本来就是八卦号编来骗人的?!

找到感觉之后,录制就顺畅了很多,两个小时就全部搞定了。白茗在小导演的赞不绝口中谦让着被小刘接了回去。小导演目送着人走后,飞奔着跑向总导演室,边跑边喊:“赚到了!总导,咱们这次赚大发了!”

直到六天后,大姨妈确定走了,江一洛才觉得自己总算活了过来。大清洗之后就给张宣打电话。

“姐,你说的那个寺庙在哪里?咱们今天就过去吧。”

当车已经上高速的时候,白茗还没搞清楚他们要去哪。大中午出门她想都没想,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去吃饭的。但照目前这个形势看,别说饭, 吃土都玄。

江一洛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也不知睡没睡着,她只能扒着椅背,凑近张宣小声问:“宣姐,咱们,这是要去哪?”

“浅隐寺。”

“浅隐寺?不是灵隐寺?”浅隐寺是啥地方?

“灵隐寺在杭州呢。”

“那浅隐寺在哪儿?”

大姐头敲了敲导航仪,“在这,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

“嗯……咱们去寺庙,是和去清玄观一样的目的吗?”

白茗问出这句话后,心里莫名的有点不是滋味。她琢磨了一下,觉得这种感觉,可能来自于觉得自己没被重视,毕竟事关两人,却没人和自己商量一下。随机又唾弃自己,能换回来身体不是皆大欢喜吗,瞎矫情个什么劲!

“孺子可教也。”

“这地方也是明星们经常来的吗?今天会不会也能碰到哪个大明星?”

“那估计要让你失望了。这个可不是明星们的锦鲤。”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期待特别高,张宣特别高兴的样子,“这两天不是一直在公司开会嘛,这地是听八卦听来的。据说有个导演对这里特别推崇,别人有事拜锦鲤就他有事没事都拜浅隐。圈里七七八八的都听他说过,有的确实来试过,都说效果惊人。”

“哇!这个厉害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次能成!”白茗彻底被从大姐头那传来的兴奋传染了,心里的那点不痛快早就不知飞哪去了。

如果说女人的第六感都非常准,而白茗现在似乎也确实不是个女人了。

车下了高速之后转转悠悠的拐了不知道多少弯,终于到达了导航仪上的目的地。

这个浅隐寺,出乎意料的……小。

就一个小破庙,两间蓝瓦房,里面一个上了年纪的庙祝,香火寥寥。

三人面面相觑,还是大姐头大手一挥:来都来了,先上柱香吧。

三人上了香,庙祝走过来请他们抽签,大姐头抽了个中签,庙祝说有桃花运;白茗抽了个下签,说当心小人;江一洛抽了个下下签,庙祝说诸事不利。

把江一洛给晦气的,转身就想走,还是大姐头拉住了他,指了指他俩,问庙祝:“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庙祝意外的看了看他们,诚实的摇了摇头,“三位已经上过香了,解卦不要钱的。”

“……他们两个,你仔细看看。有什么想说的吗?”

庙祝一手摸着山羊胡,当真仔细观察起二人来,整整五分钟后,才说:“两位施主一身正气,即使下签也不必太过挂怀。心正则心安。”

“那师傅对最近特别火的电影《羞羞的铁拳》里灵魂互换这一块,有何见解?”大姐头依然不死心的暗示。

谁知庙祝摇了摇头,“那是啥?没看过。”

一会又补一句,“既然是电影,艺术创作准定会添加一部分想象力。施主不必较真。”

“那如果是真的呢?”

庙祝一摊手:“那我哪知道,我只是个庙祝!”

“哦……”

庙祝突然的自我和大姐头突然的冷漠让白茗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紧张的心情也随之松散,而且奇怪的是,她竟然没觉得有多遗憾。

张宣闻声瞪了她一眼,脸上写满了:就你心大!

这趟的浅隐寺之行依然是乘兴而来,失望而归。

重新坐上车后,大姐头却没有立刻启动,“歇一会,让我缓缓,这心理落差太大了。”

就这样坐了得有一个小时,直到江一洛第三次喊饿之后,她才低头看了看手表,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遗憾,叹了口气,这才启动。

只是还没开到高速,大姐头又慢慢停了下来。白茗不明所以向前张望,看到有辆车停在了路边,好像是抛锚了,但并不影响这边车辆的通行。大姐头却突然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白茗立马摇下车窗探出半个头。

张宣似乎和那个抛锚的车主认识,又是握手又是寒暄的,五分钟后甚至将那人领进了车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