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二十三章 暖到心窝的男神和流量狗

第二十三章 暖到心窝的男神和流量狗

3096 2018-04-22 12:00:06

第二天到录音室的时候,小导演已经在里面了,见他们进来立马递来了个小纸袋。说是楚歌刚刚过来了,见你们还没到就留下了这个,送江老师的。

白茗纳闷的取过,是一个挺普通的纸袋,上面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logo,应该是买什么东西送的包装袋,打开一看,惊了,竟然是两盒金嗓子喉片。

昨天问生病好没好,今天又送保护嗓子的药。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她抱着袋子抬头看江一洛,一双眼睛湿漉漉的。

“……你能有点出息吗?”

江一洛伸手想接过被她攥在手里的药,准备看看这东西是不是加了什么BUFF,能把人感动成这样。

“你干什么?这是男神给我的!”

白茗一把抱住药,上半身毫不费力的扭了个90°。

护食的德性简直没眼看。

“祝你吃得开心吃的愉快。”

江一洛摆摆手示意后面目瞪口呆的小导演,可以开始录音了。

小导演立马将自己快脱臼的下巴推了回去,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调整设备。

只是略微发抖的手出卖了他:楚歌送江一洛礼物,江,江一洛竟然喊楚歌男神,娘哟,我现在就想飞回家跟你分享这个天大的八卦。

“开什么玩笑!男神送的东西是要供起来的!”

白茗刚把纸袋和金嗓子一起收到自己的大包里,就听到身后的小导演轻咳一声,问可以开始了吗,顿时脸色一白身体僵在了那里。

完犊子,光顾着高兴,完全忘记这里还有别人了。

她头都没敢回,求救般的望向江一洛,左脸写着“咋”右脸写着“办”,谁知这人看都不看他,窝在沙发里就举起了书。

呼叫江一洛呼叫江一洛!江一洛我需要你!江一洛你听到了吗!江一洛……

去你妈的江一洛!

确定完全没有屁点心理感应之后,白茗一甩脑袋,将包扔到江一洛身上。

“你男神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收好了,你放心我不会吃的,你放好做个纪念。”又微笑着扭头对小导演说,“楚歌老师真是贴心,我都快被圈粉了。哦呵呵呵。”

戏是非常足的,语气是非常诚恳的,小导演也是根本不信。

但人家都这么卖力的欲盖弥彰了,他也只能陪着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呵呵,对!楚歌老师一直这么贴心,金嗓子什么的我们都收过!有他的礼物加持,今天的录制一定会很顺利的。不如,咱们开始吧?”

然而,今天的录制却不太顺利。本定今天结束的工作,直到天色擦黑仍有一部分没有完成。

其实,上午的时候进度还是可以的,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江一洛接了个电话,脸色立马就变了。白茗正在埋头大吃,并没有注意。吃完饭后一脸兴奋的和江一洛唠《双子异闻录》的剧情,以及野泽寅生后期情绪的把控度,可江一洛一直心不在焉的,连敷衍的嗯啊都不愿给。

白茗这才发觉他情绪的不对劲,难得识趣的默默抱着剧本坐到了一旁,直到眼睛有点酸疼,才合上休息。可是刚闭上眼睛又咻的一下睁开了——傻啊!这么绝佳的表现机会!身边还有人做证呢!

立马又扒出包掏出ipad,找到昨天看的那个剧,点击续播,还特意将声音调大了点。偷瞄一眼江一洛,见其果然往这边看了,才装摸做样的背对着他,优哉游哉的闭目养神。

“你为什么要看这个?”

白茗立马睁眼扭头放大微笑——哎妈,这少爷终于肯开口了,就等着你问呢!

“这不是有可能要拍戏,我观摩一下你以前的作品,学习……”

江一洛眉头紧皱,表情是白茗从未见过的难看,或者说,是白茗20多年来都未曾从这张脸上见到过的难看——似哀伤,似悲切,又似痛楚。白茗分辨不出。

“为什么选这部?”

白茗被这个分辨不出的表情吓到了,立马伸手关掉ipad,“没……只是凑巧点开了这个。你不喜欢吗?我关了,这就关了!”

倒不是她怂,而是任谁看到认识的人露出这种表情都会不由跟着难过,更何况是从自己用了20多年的脸上。

她试探着开口:“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江一洛不说话,只盯着她瞧,过了一会才摇了摇头,“没事。”

说是没事,脸上的表情却并没缓和,白茗这下真的有点怂了,不知道这人突然这样的点在哪里,又拿不准他是就想要人安慰的作逼型还是闷声生大气的我想静静型,一时安慰不安慰,怎样安慰,搞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在小导演适时进来了,吃饱喝足的小导演并没有发现空气里的异样,笑眯眯的开口:“咱们开工吧姜丝儿?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就搞定了。”

小导演的嘴巴可能开过光,句句都是flag。

下午配音果不其然又出了意外,白茗卡在野泽寅生黑化那一段,死活过不去。

她完全找不到野泽寅生黑化后,那种日天日地视万物为诌狗的狂傲,和小导演交流一番后,还是不得要领。见江一洛脸色已经好多了后便偷摸的向他请教,结果被一句“导演更专业”给打发了。不得已只得听小导演的,先录其他把这段搁在最后。

等其他的戏份都录制完后,白茗依然找不到感觉,而天色已经擦黑。她不由得有点急,而小导演也再次想起总导演的教诲,决定,放点水。

“其实这一遍已经差不多了,整个黑化过程都按照这个感觉来的话,也是没问题的。”其实他说的也不全是注水的话,这几句话他们已经翻来覆去录了很多次,这几次感觉虽然还不够完美,但已经达到及格水平了,虽不够声临其境,但也绝不会出戏。

但他不知道白茗对野泽寅生这个角色的使命感,连她自己都不满意,又怎么违心相信别人的“差不多”。她请小导演先出去一下,给她五分钟时间,她想自己再找找感觉。

小导演出去后,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江一洛身边,讨好的开口:“我知道你可能心情不太好,但是,这个,你能不能教教我?我还是找不到感觉……”

江一洛放下手中的书,皱着眉头看了她一会,“导演不是说可以了吗?”

“可是,我总觉得还是不行,差点感觉。你也知道这个导演,感觉说来就来,不准的。呵……呵呵……”

白茗尬笑着本想缓和一下气氛,却没想到江一洛的表情又变难看了。

“导演既然说可以了那就是可以了,他是专业的。你的感觉并不重要。”他顿了一下,又说,“你知道不知道,你所谓的力求完美,你觉得的敬业精神。有时候,可能只是在浪费别人时间,甚至,浪费别人生命。”

白茗不可思议的盯着江一洛,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连带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都让她觉得陌生了,陌生的想给两耳刮子!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

诶,不对!他怎么不能说出这种话,或者说,这才是他会说出的话。

只不过是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让她差点忘记了原本的江一洛——那个只讲流量不讲演技的江一洛。

浪费个你大爷的生命!你个流量狗!不好好配才是浪费所有观众的时间!

就在白茗键盘侠人格觉醒,准备教江一洛重新做人的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刚起来的情绪立马憋灭了火,她想了两秒,觉得应该是归来的小导演,起身开了门。

门外的楚歌似乎没想到他会特意过来开门,微微惊讶了一下,又立马笑着说:“姜丝儿也录制结束了?”

白茗的坏心情立马被男神治愈了大半,“没有呢,还有最后一段。谢谢楚歌老师的金嗓子,我会好好珍藏的。”

楚歌听到这话噗嗤就笑了,说:“药是用来吃的,珍藏它做什么?你们今天录制怎么样?”

问完似乎又觉得无邀自来又问东问西的,会给人交浅言深的不适感,连忙又加一句,“我的录制今天全部结束了,走之前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不愧是楚歌老师,真厉害!我们还差一段呢,再找找感觉或许今天也能搞定。”

“怎么又叫上老师了?”楚歌略带抱怨的小声嘀咕。

白茗没听清,往前凑了一下,“你说什么?”

楚歌似乎被惊到了,立马后退一步。而小导演也在这时回来了,人还没露影,声音已经传来了:“咦,楚歌老师你怎么站在门外?”

白茗这才发现自己从始至终没把人让进屋,立马懊恼的一拍脑袋,“你瞧我!楚歌老师快请进。”

“不用了,也没什么事。今天录制挺辛苦了,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下次再有机会合作。”

“嗯嗯,一定会有的。”

白茗笑眯眯的和楚歌握手道别,兴奋的想着这只手几天不洗才合适。

而望着楚歌离去的小导演却一脸吃了不明物体的表情,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刚握手的时候,虽然不明显,但是楚歌老师是脸红了吧,是脸红了没错吧?

这个楚歌平时看上去没觉得啊,今天怎么突然感觉gay里gay气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