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二十章 台词功底好到不科学

第二十章 台词功底好到不科学

2226 2018-04-19 12:03:26

这突如其来的骚,让白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于笑声并起的还有一个光彩照人的鼻涕泡泡,就这形象还不忘和人争辩,“你之前才叫了我爸爸,你忘记了吗?你这个样子容易乱辈的,你叫我爸爸,我再叫你爸爸,那你岂不是要叫你自己爷爷?”

钢铁直女的让江一洛起身就想走。

“诶?爸爸你要去哪?爸爸你不是说要带我一秒入戏的吗?爸爸,爸爸!”

白茗的人生就是这样,原则是用来打乱的,下限是用来突破的。

在她不知廉耻毫无底线的挽留之下,江一洛一脸嫌弃的被迫留了下来。

“你先告诉我,你理解的野泽寅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帅气!多金!有点纨绔!有点自恋!玩世不恭!看起来放荡不羁,但其实是一个很靠得住的人。你觉得呢?”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过。”

这么厚颜无耻的理所当然让白茗震惊了,“你……特么……没看过?”

“没有。”

“你代言游戏前还玩玩游戏的职业操守哪去了??是觉得我们二次元的都提不起刀咋地?”没看过还特么敢逼逼这么多,老子的EX咖喱棒和洞爷湖呢?

“不是你配吗?你这么成竹在胸的,我何必多此一举。但是!”求生欲望非常强烈的江一洛拿起她的台词本,一语双关的开口,“我野泽寅生做不到的事?你倒是说说看。”

这语气,这气场,就很野泽寅生了。

有了江一洛的帮助,下午的配音总算有了进展,白茗基本掌握了节奏,再加上小导演坚持不懈的引导,效果居然还不赖。

结束一天的录音后,白茗喜滋滋边走边和江一洛安利着动漫,楚歌迎面就走了过来。

“你们要回去了?”

白茗立马两眼放光的迎了过去,“嗯,正准备走呢。你呢?今天录音还顺利吗?”

话刚问出口她就后悔了,这特么不是废话吗!男神什么时候失手过!

“还可以。上午的事……我突然离开真的很抱歉。之后又怕回去打扰到你们,就去了别的录音室。希望你们不要生气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止对着白茗,还对身后的江一洛点头致歉。

“怎么可能会生气呢!男神你想太多了!”

“……啊?”突然蹦出的“男神”,不止白茗,连楚歌都懵了,歪着头,一脸疑惑的望着她。

“是,是我家这个小助理。”白茗毫无心理负担的,立马甩锅给江一洛,“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念叨男神男神的,连我也跟着……哈哈哈哈,不过楚老师确实是男神级别的。”

“姜丝儿快别取笑我了。”楚歌白净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两道可疑的红晕,“在你面前哪敢当男神二字。”

这两块可疑的红晕快把白茗给萌哭了,男神这么容易害羞也太可爱了吧!!!

“我能借你家的助理说两句话吗?”

突然被点名的江一洛一脸问号的跟他走到僻静处,完全搞不清这人出的哪张牌。

被排除在外的白茗眼巴巴的望着两人,看到江一洛掏出手机,看到楚歌也掏出手机,却完全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急得直挠头。

好在两人也就三五分钟就走了回来,在楚歌打招呼离开后,白茗迫不及待地问:“男神和你说什么了?”

江一洛一扬手机,“自己听。”

“白茗你好,初次见面,谢谢喜欢。希望今天上午的事情没有对你造成困扰。”

楚歌的声音缓缓的从听筒里传出,听得白茗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天呢!天呢!怎么会有这么暖的爱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我能爱他一辈子啊啊啊啊啊!

“还有吗?没有了吗?两分钟就说了这些?”白茗将手机捧在手里,一遍一遍的听着,犹不满足。

“他还问我有没有其他想听的,作为赔礼,可以录给我。”

“你没要?”

简直不可思议!竟然有人会拒绝这种天字头一号的大奖!!!

“没有。我没什么想听他说的。”

“你……你……你要站在我的角度考虑啊!他问的是白茗啊白茗!”

“那你还想要听什么?”

“嘿嘿。”白茗突然淫荡的一笑,“想要起床铃声。楚歌从来没有录过喊人起床的铃声,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那你还是遗憾着吧。”

敢问,这么羞耻的要求,哪个直男能对另一名男性提的出来。你这是在为难我江直男。

“你你你……”

在白茗恨铁不成钢的准备说落他两句时,江一洛突然戳了两下手机,亮起屏幕在她面前晃了两下。

“你……可真是太优秀了!”白茗看着微信列表里位列第一的“楚歌”二字,一把夺过手机,“走!爸爸这就带你去刨桔子树!”

“你还是先带我回家吧,翠翠过不来,让我们自己回去。”

“嗯……你有驾照吗?”

“有。”

“可是我不会开。”

“你有驾照吗?”

“没有。”

“正好,我也不想开。”

“那怎么回去?”

“打车,会吗?”

“会!还会滴滴。”

白茗立马骄傲的戴上眼镜戴上口罩还有帽子,“怎么样?”

“不怎么样。”江一洛冷漠的示意她摘掉眼镜和帽子。

“大夏天的包裹这么严实,是生怕别人不注意你吗?”

“可是,电视上那些明星不都是这种全幅武装的打扮吗?”

“所以,他们都上了电视。”

一句话怼的白茗无言以对,这么说,也对哦……

只戴着口罩的白茗生怕自己暴露,一路上眼神躲躲闪闪的,被出租车师傅仔细盯了一路,临下车还关死了车门问江一洛需不需要帮助。

“姑娘,要是有问题千万别害怕不敢说,我们还有人民警察呢!”

白茗听着正义司机孜孜不倦的教导,拉着江一洛扭头就走,“一个特工梦已经满足不了这个出租车师傅了,还得加一个特警梦!”

江一洛看着气急败坏的人,莫名其妙的就笑了,“不怪他。”

“哈?那怪我咯?我这么仪表堂堂的哪里像个坏人了?”

“可能他能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吧。”

“你这话……”边开门边怒视着他,“放在我们那边会被打的。”

“我这么仪表堂堂没人下得去手的。”

“哦。”白茗冷漠的在江一洛面前把大门关上,“回你的楼下去吧。”

即使被关在了门外,我们的江大明星依旧老神在在,“听说野泽寅生后期会黑化,不知道那个声线好不好把握啊。”

话音刚落,门立马应声而开,白茗笑嘻嘻地提着拖鞋站在那里,“你看,这么热的天,我总得先调好室温再让你进来不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