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六章 我是你的黑粉呀

第六章 我是你的黑粉呀

2165 2018-04-05 12:04:02

“小萱?”对面的男人看到张宣似乎有点开心,快步走了过来,“你怎么也在这里?”

大姐头瞄到后面车上架着的相机,一把将刚露出头的白茗按回车里,啪的一下关上车门,确定江一洛那边车门没动静,才回头随口敷衍一句:“哦,没啥大事,来求个姻缘。”

不待男人张口,已经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记者都来了,你们先去忙吧,回聊。”啪的一声又关上了车门。

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男人看着紧紧关上的车门,喊道:“这里什么时候能求姻缘了?”见后面媒体的车已经到跟前了,倒也识趣的没有再问。把自家艺人请下车,那边媒体的已经过来配合着拍照了。

白茗先是兴奋的和江一洛叨叨:“关越人?我天呢!真人好帅啊!”

大姐头气场太足,她不是很敢唠,但江一洛就不一样了,毕竟顶着的是自己的脸,就是气场再强,遇到这一米六的小个也白搭,这亲切感,浑然天成。

“照照镜子,没你帅。”江一洛躺在那里闭目养神。

白茗两相比较了一下,也没得出个谁更好看的结果,嘿嘿一笑,“好看是好看,但是我看到你这张脸只有黑的冲动。”

“哈?”江一洛半睁开眼,黑人问号脸。

“哦,忘说了,她是你黑粉。在网络上往死里黑的那种。还是很执着很专一的那种。我查过她的社交账号,所有明星中,只黑你。对了,痔疮流量侠应该是她黑你的巅峰。”大姐头在前座看着文件还不忘解释说明。

“我,我可以解释。”在网上黑是一回事,在真人面前怂也是正常生理反应。

“解释。”

“呃……”白茗就这么随着气氛顺口一说,真让解释,还真的,“其实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江一洛默默的把头扭到一边,虽然是自己的脸,但是这个怂样,他不想看。

白茗自知理亏,默默看着外边关越人摆拍。

等等,摆拍?

“他,他……”白茗不敢置信的伸手指了指外面的关越人,又指了指拍照的记者,“他自带记者来道观拍照?这什么操作?”

“等着看。”江一洛也不和她置气,拿着ipad玩游戏,往白茗指的地方扫了一眼,勾起嘴角笑得颇为玩味。

而关越人一行人,也确实没让白茗失望,和记者配合拍了几张上山的照片,就撒了,各自钻回车里,回去了。

回去了……

“难道他来这里不是拜山的吗?”白茗目瞪口呆的看着关越人的车越走越远。

“走个样子罢了。能来就不错了,至少没有敷衍的P张图。”大姐头将文件放回包里,打开车窗偷摸向外张望,想确定媒体的车是否真的走了。

“城,城市套路深……”拜神都能做样子,很社会主义了。

“农村地形不复杂,下来吧。”

大姐头一马当先领着俩人往山上走,当爬的举步维艰时,白茗突然明白了,关越人为什么要摆拍了……

“我的身体素质没这么差吧……”她看着后面和自己差了老大一截的江一洛,对自己的身体素质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节能达人江一洛,在诉求无果后,只能生无可恋的在后面半走半爬,至于偶像包袱什么的,不存在的。

白茗看着江一洛摇着头,连话都说不出来,非常心疼自己的身体,忍不住下去拉了他一把,“这楼梯,多远是个头啊?”

“据说,三千阶诚意梯。”

“诚意难道就不能换个方式体现吗?”

俩人直接坐在台阶上休息了起来。

“比如,一步一匍匐?”

“……算了,这样挺好的。去求神拜佛连这么点诚意都没有怎么行!走起!”

江一洛在身后喘着气,听着黑粉这话不知怎么突然就非常有深意的笑了。

是啊,不付出努力,怎么能怪别人黑。

爬到山顶时,白茗仗着江一洛的身体倒还好,虽然气喘吁吁但最起码能站住,反观江一洛,一副随时要断气的样子。而大姐头就比较厉害了,还能姿态相对优雅的重新穿上拎了一路的高跟鞋。

气还没喘匀,那边就来了个十五六岁的小道士,抬手行了个礼,“师傅知道有贵客要来,特让小道在此赠言。”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搞不清这个“赠言”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大姐头有样学样的还了个礼,“小道长请讲。”

“顺其自然,是福不是祸。”

三人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白茗忍不住问:“完了?”

“完了。”

……

“尊师知道我们前来所为何事?”江一洛问。

小道士突然往前走了两步,低声道:“三位附耳过来。”

白茗忙不迭的倾身过去,只听小道士道:“家师只说是阴阳相违之果,其他并未细说。”

“……就这?”就这还值得说悄悄话?

“嗯。”小道士又往后退了两步,认真的点头。

你这么认真,我们还能怎样?只有选择相信你啊。

“好吧……那,我们能见道长一面吗?”

“家师说了,顺其自然,是福不是祸,别无他法。”

意思很明显了,送你们一句话,哪来的回哪去。

“道长真的没有别的话了吗?”白茗不死心的问。

“哦,是还有一句。”小道长突然有点羞涩的挠了挠头,“是家师对所有人都会说的。”

“那你快说来听听呀。”

“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给离余。”

……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这样的沉默让小道长更加羞涩,小声嘀咕:“我,我就说挺羞耻的,师父就是不听,你看多尴尬……”又扬声道,“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五位道友慢走,恕不远送了。”话音没落,人已经跑远了。

“为,为什么是鲤鱼,难道不应该是锦鲤吗?”白茗望着远去的小道长,不明所以。

“道长叫离余道人。”大姐头蹲下身,脱掉刚穿好的高跟鞋,叹了口气往回走。

“鲤鱼道人?是因为转发他能好运吗?”白茗看着大姐头简直要具现化的衰,说话都不敢大声,凑到江一洛身边小声问。

“离开的离,剩余的余。”江一洛望着面前的三千诚意梯,一脸绝望。

白茗小声嘀咕着:“这里真的靠谱吗?这小道士根本连数数都不会吧,咱们明明只有三个人。”

“之前还不信,现在相信了。”大姐头突然停了下来,弯腰穿好自己的高跟鞋,目视前方,“两位朋友好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