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九章 毛发都是身外之物

第九章 毛发都是身外之物

2196 2018-04-08 12:03:05

“66666!再来一下这个!”

刚刚还在吐槽的白茗瞬间被夸的有点飘,看都没看一遍就直接念出了声。

“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鸡既济……”

越念越觉得不对劲,抬头看到江一洛无声的笑,白茗总算就明白了,自己这特么是被耍了!

“江一洛,我告诉你,你这种人被黑不是没道理的!你要不是长得好看,在我们那边一天能被打死十八次!”这种人,一天黑一次已经配不上他的努力了!得加量!

“他现在已经不好看了,正好弄你们那边打死去吧。为你除害。”

白茗想了想大姐头这话,虽然看上去没毛病,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刚刚我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报酬你可以提。或者你有别的提议也可以说。”

大姐头其实根本就没给白茗考虑的时间,或者说也根本不打算给白茗拒绝的机会。而白茗,也没打算拒绝。顶着这张招蜂引蝶的脸她能去哪,经纪公司也不可能会放过她,而且她的身体总不能扔这里不管吧。最重要的一点,《双子异闻录》的中配方既然有了用小鲜肉拉动人气的想法,即使江一洛推掉,那边也一定会再找别的流量,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上!

但是,现在面前还有一大难题!

作为一个刚踏出校门,工作压根没找过的应届生,她根本不知道报酬这块该怎么要求啊!只能根据之前一些学姐学长的吐槽,依葫芦画瓢。

“管吃管住吗?”

有一个在北京工作的学长说“工资全特么交房租了,剩下的钱吃狗粮都不够”。

刚准备不掺和这话题进入节能模式的江一洛,听到这话“噗嗤”一下破了功——这小姑娘可真够实际的。

“豪宅别墅随便挑。”大姐头豪迈道。

“因公买的东西啥的给报销吗?”

一个做文秘的学姐说“逢年过节让老子给他小三送花送礼物,到现在都特么不给老子报销这笔钱”。

大姐头将车稳稳的停进车位,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卡,“这张是江一洛的信用卡,额度方面你只要不是心血来潮想买架飞机应该都没啥问题。”

“承,承包个鱼塘也没问题?”

“嗯……只要不是和塘主竞拍就没问题。”

“这个给我,合适吗?”一个穷逼,在面对可以承包一整个鱼塘的钱面前,非常合理的,怂了。

“没什么不合适的。现在起,江一洛的什么东西都是你的。”大姐头将卡塞进白茗手里,“我会另外再给你办一张储蓄卡,按月打入应该属于你的报酬,江一洛作为助理那份工资也会一并打入你卡上。每月双薪,不亏哟宝贝。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行,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江一洛。”

江一洛终于在旁边悠悠开口了,“助理?谁经过我同意了?”

“你刚不是在山上亲口承认的吗?你别说,你刚刚找绕口令那段还挺有助理样的。保持下去。”

大姐头说完就打开了车门,“先回去洗个澡清理一下吧,你俩身上那个味……自己闻不出来吗?”

本来想说点什么的江一洛闻言尴尬的看了一眼白茗,最终什么也没说,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白茗非常艰难的洗好澡出来时,屋里就剩张宣一个人了。

“江一洛呢?”

“被我赶出门了,她得备点生活必须品。”

白茗了然的点了点头,江一洛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不过,自己那些衣服她应该也瞧不上。

“《双子异闻录》的剧本现在能让我看看吗?”白茗挑了个离大姐头位置不亲近又不过于疏远的位置坐了下来。还拢了拢睡袍的下摆。虽然这两天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和大姐头还不是很熟。

大姐头闻言抬头看了看她,“你不准备休息一下?”

“我昨天睡得挺好的。”作为新晋员工,白茗表现的相当敬业和积极了。

“心还挺大。”大姐头笑了一下,低头翻找身边的包,“坐那么远干啥?不是要看剧本吗?”

“哦哦。”虽然不明白看剧本为什么要坐近,但她还是很听话的坐了过去。

从大姐头手里接过剧本,翻开第一页就是制作团队和工作人员的简介,当白茗在配音栏看到楚歌的名字时一下跳了起来,十分少女的双手捂嘴,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大姐头在旁边先是被吓了一跳,再抬头看到白茗,简直觉得没眼看,这表情要是被拍到放上网,估计又得一个表情包。

“大姐头,大姐头,这个这个,楚歌!是那个楚歌吗?那个配音大大楚歌?”

“如果你说的是配音演员楚歌的话,是的,是他。”大姐头瞥了一眼兴奋难平的人,“还有,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叫我大姐头的吗?”

“呃……对不起。翠翠……姐?”

她记得江一洛是这样喊她的啊,可是为什么隐隐在大姐头额头上看到了突然暴动的青筋。

“翠你个楚歌的姐!叫我宣姐。”

虽然不明就里,但白茗还是非常识时务的喊了声宣姐,然后就完全沉浸在即将与男神合作的激动中,如饥似渴地看起了剧本。而且这种激动,在看到归来的江一洛时更上了一层台阶。

江一洛回来时白茗的剧本已经看了一半,当她听到开门声抬起头时,并没有认出门前的人是谁,待那人喊了一句,“愣着干啥呢,还不快来帮我提东西”,终于看出了那是自己的身体!这满眼的刺激,差点让她昏厥过去。

出门一趟回来的江一洛,上身穿了件无袖针织露脐装,下身破洞短裤,脚蹬火红色凉鞋,长发削的勉强齐耳,还漂染成了不规则的浅金色,脸上似乎化了妆,烈焰红唇十分夺目,整个人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骚气冲天。

“怎么了?不好看?”江一洛坐在沙发上,瞅了瞅一脸不可描述的白茗,“实在太麻烦了,我直接让佐依的小助理帮我准备的。睡了一觉醒来就搞定了,头发短,穿的少,我觉得还挺方便的。”

你特么怕不是个女装大佬吧!

“我的头发……”

“这个嘛,”江一洛意有所指的瞟了一眼白茗光溜溜的大长腿,“身为男人最后的倔强。”

倔强你个六月天!你明明就是还在记仇我把你的腿毛剃了!

“这……”

“我知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嘛。”

“你……”

“我知道,夏天嘛,清爽最重要。”

果然,这货十分记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