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二十四章 不经历大姨妈怎么能健康长大

第二十四章 不经历大姨妈怎么能健康长大

3330 2018-04-23 12:02:42

楚歌离开后,白茗和小导演又磨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这一段依然没有录好。她实在过意不去,但也绝不想敷衍了事,最后商定明天再来补录,这才回了家。

江一洛在录音室说了那些话后,就再没开过口,回家时也直接乘电梯到了7楼,没有和平常一样再跟着白茗到8楼赶不走。

而大姐头也因为公司里的事情一天没有露面。

白茗独自一人躺在沙发上,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一会想江一洛给他讲要入戏,一会又想江一洛说的吸粉更多;一会想江一洛给他上台词课,一会又想江一洛说你的敬业只是浪费别人时间。

“啊啊啊啊啊啊……”

她抓起抱枕发泄似的砸着沙发,“该死的江一洛!混蛋江一洛!你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我都没骂你,你还拿起乔来了!你个流量狗!这辈子都别指望翻身!你早晚糊穿地心!糊穿地心!糊穿地心!”

“但是老娘的野泽寅生是无辜的!”

白茗振作的飞快,只需要一丢丢对纸片人老公的爱。

“你以为这是火焰山非你芭蕉扇不可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配音,我还就不信没有你我过不了这个坎!”

白茗点开自己的QQ,翻着配音组的一群好友,从上到下全过了一遍过后悲哀的发现,她这种小粉红,根本就没有勾搭到专业技能多强悍的大大,而且也没有一个走野泽寅生这种声线的。

“求上天赐我一个男神音吧……”

她百无聊赖的刷着空间,突然看到一个好友转发的广播剧预告,预告不稀奇,因为太常见,稀奇的是预告的CV列表里楚歌赫然处在了第一位!

白茗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点进去收听,发现,此楚歌还真的就是彼楚歌!

为什么之前还同样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策划,这人就突然勾搭到了我的男神?!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茗不服气的想着,突然一拍大腿——我有男神的微信啊!还是加上后聊过天的那种!

立马兴奋的点开了微信,戳进楚歌的聊天界面,纠结了半天,要怎么开篇。最后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来了句——你好,在吗?

大概过了有十分钟,那边回复了:“在的【呲牙笑】你们录完了吗?”

“啊,没有。明天还得去一趟。”

“嗯?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嗯,是有点问题。你现在忙吗?能稍微请教你一下吗?”

“当然没问题,你问吧。”

为了表达诚意,白茗轻咳了一下,摁住了语音,“你好楚歌老师,我是江一洛。”

那边依然是打字:“啊?是姜丝儿?【惊讶】”

“是的,因为最后一段一直录制不太顺利,我对这块不太拿手,所以想请教一下楚歌老师。”

白茗说完之后,自己都在内心暗暗吐槽:这么说都是抬举你江一洛了,搞得跟你演戏多行一样!

不到一分钟那边就回复了,还是发的语音,白茗立马一脸傻笑的打开。

“姜丝儿快别这么叫了。我哪里承受得起,不如你先说说是哪一段,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白茗揉了揉自己傻笑的脸,点击收藏,之后才开始和楚歌讨论起来。

等结束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白茗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起来伸了伸胳膊,又一脸痴汉的将楚歌发的所有语音一一收藏:世间独一份啊!其他的迷妹们你们就羡慕着点吧。唉,不能发出去给你们看,真是惆怅啊~

尾部的小波浪号充分表明了她的嘚瑟。

不过一个半小时的一对一教学,确实让白茗颇多收获,又试着读了读今天死攻不下的那段,竟然很自然的就顺了下来。

她啧啧称奇的又来了一遍,发现效果更好了。一时嘚瑟无比,哼着小曲去冲澡,还不忘小肚鸡汤的diss江一洛:没有你我也一样玩的成!哼!要不是对野泽寅生的爱,立马让你糊穿地心。

洗好澡后已经晚上12点多了,明明还要早起去录音室,她却一点也不急,慢悠悠的刷着牙,竖起耳朵听着楼下的动静。也不知道江一洛每天都是几点过来的,她一次都没听到过动静,现在已经12点多了,他这么爱睡应该也快过来了吧。

等吹好头发涂抹好护肤霜后,楼下依然没动静,莫非因为今天下午那点事,连睡觉都不过来了?

不过来才好!最好失眠猝死他!

不行不行,猝死的是我的身体。

算了算了,睡觉睡觉,管他干嘛!

半小时后……

怎么还没过来?是准备不睡觉虐待我的身体吗!这个心机狗!

莫非我洗澡的时候他已经过来了?水声太大我没听到?

这么一想就很合理了,毕竟他是一个嗜睡如命的。

白茗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又半个小时后……

白茗穿上睡衣下了楼,还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我只是口渴了,我只是要去冰箱取喝的。

打开灯后,整个客厅,目之所及空无一人,沙发依然是她离开时的模样,连抱枕的位置都没变。

他真的没过来。

去他娘的江一洛!你个小心眼!我都没生气你还生上了!老娘要和你冷战!

口渴的白茗,水都没喝一口,啪啪啪的就上了楼,一步一个威武的脚印,生生走出了一步就能震醒楼下之人的架势。

只是这场单方面宣布的冷战,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她就被人晃醒了。

迷迷糊糊的一抬眼,昏暗的床头灯下,江一洛顶着她的脸蹲在那里,脸色被灯光映的蜡黄。

白茗嗷的一嗓子,裹起被子就缩到了一边。

“何方妖孽?!”

眼看着自己在这缩了半天,江一洛蹲在那里,不挪动也不说话,莫名让她有点方。

莫非冷战不是江一洛的作风,夜袭才是?

“喂,你怎么了?”

不说话。

“是知道今天下午自己说话过分了,想来讲和?”

依然不说话。

也是,谁会半夜把人摇醒来讲和,也不怕被起床气捅死。

“还是你嫌弃沙发不舒服,想和我抢床了?”白茗裹紧小被子,占据床中央!我和我的被窝,一刻也不能分割!

还是不说话。

白茗将大灯打开,仔细瞅了瞅,这才发现江一洛脸色煞白,额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我去,你这是咋了?是不是哪里疼?”

白茗慌忙爬下床去拉他,大夏天的却触手冰凉。

江一洛仍然不动,就蹲在那里抱着肚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会是……

她打开手机瞅了一眼,关上后无端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莫名的又想起了“天道好轮回”……

“那个,今天21号……你该不会……”

见江一洛依然固执的蹲在那里,不说话,脸色却更白了几分。

这个反应,十有八九跑不了了——大姨妈,来了。

“你先起来,地板凉,要是受了凉会更疼,你先躺床上。”

江一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依然不动。

白茗被那一眼看的,有点发怵。

“呃……你就是这样看我,我也没法换回去不是。”见人打定主意要在这蹲着了,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手把人提了起来,“你先躺床上,我去给你准备红糖水,虽然也没啥大用,但总归是点心理安慰。”

谁知道江一洛却挣扎了起来,因为不是满血状态,这个挣扎意外的……温柔,跟撒娇似的。还泪眼汪汪的看着她,带着点祈求还带着点惊恐。

直男一般的白茗,却突然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没想到,我这张脸来大姨妈的时候,竟然还有点病态美。你别说,你这样还真有点楚楚可怜的意思。”

回应她的是江一洛奋力举起软绵绵的一巴掌,“放我下来,有,有……血。”

最后一个字低到几乎听不清,而白茗终于开了一丝的窍,意会了出来,随即张大了嘴巴,“你,你没垫姨妈巾?”

“……”

“哦,对对对。你没有。我这就给你拿。”

白茗一下拉开床头柜最底层的抽屉,抽出一包某度空间,刺啦一声撕开,递给江一洛。

“会,会用吗?”

那表情,竟然有点兴奋……

江一洛白她一眼,继续蹲在那里种蘑菇,只是脸色由苍白变成了青白。

“给,拿着啊。”白茗一把塞到他怀里,突然笑的有点诡异,“说起来你还记得吗,昨天大姐头说的那几个代言,就有这个卫生棉。这么看,你俩还挺有缘的。可以考虑一下……”

“闭嘴。”

“行行行。你快去卫生间里垫上。不然这里一会就要成灾难现场了。”见人还不动,又贴心的问,“你知道怎么用吗?就这样撕开,把中间这个揭开,粘在……”

“红糖水。”

被打断的白茗立马站了起来,“对对,我这就去给你准备红糖水。”

刚走两步又折回来,挠着头问:“家里有红糖吗?”

这个问题,问的江一洛一阵绝望,因为这个家里,从来没有生过火。

“你告诉我……怎样才能不疼?”

白茗听着这虚弱无力的声音,也调戏不起来了,蹲在他对面认真的说:“没有办法。”

“女生痛经没有办法缓解,只能生忍着硬扛着。”

江一洛震惊的抬头看她一眼,又生无可恋的埋在膝盖上,过了几秒钟后弓着腰站起来往外走:“你睡觉吧。”

“你要去哪啊?”白茗望着他可以称得上是蹒跚了的背影,补着刀嚷嚷,“你姨妈巾还没垫呢。”

江一洛没回她,走出去带上门时还不忘瞪他一眼,那眼神还带着点……幽怨?

“嗨,还挺有脾气。”

能怎么办呢!第一次来例假的青春期少女,哪能放着不管,总要有一个老司机在旁边做心理和生理指导的。

白茗认命的站起来跟了过去,谁知刚打开门就看到江一洛靠墙蹲在门旁,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抬头看了他一眼。

可怜兮兮的,跟个受了伤被遗弃的小狼狗似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