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十章 半夜谁敲门

第十章 半夜谁敲门

2167 2018-04-09 12:02:07

白茗是被半夜的敲门声惊醒的,迷迷糊糊的以为是房东又来催缴房租,拉起被子蒙头装死。意识昏沉的正要再次入睡,突然电光火石间思绪炸开,她猛然坐起,啪的一下打开床头灯,摸到手机——凌晨两点。

不对不对不对,我现在是江一洛,睡在江一洛公寓里,没有人会来催房租,更不会半夜来,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有人在这个点来敲江一洛的门?

鬼?小偷?私生饭?娱记?邻居?外卖?快递?小情人?敲错门?

无论门外站的哪一个,她都自问没有那个胆子在半夜去给“薛定谔的敲门人”开门,于是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等着外面的生物知敲不开而退。

谁知道外面这个也是有毅力的主,愣是断断续续的敲了十分钟,前五分钟白茗还能安慰自己敲错门的,到后面就直接一响一个哆嗦。

在吓破肝之前,终于壮起怂胆拨打了楼下江一洛的电话。

而,电话在沉寂了几秒后发出了: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白茗啪啪啪将屋里的台灯吊灯照明灯统统打开,大半夜的江一洛会给谁打电话!绝壁是信号被什么玩意给屏蔽了!

双手啪啪几下合十,对着手机里调出的观音像就拜了下去:“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我是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突然炸起的铃声,吓得她三魂去了七魄,待看清来电显示的名字后,总算舒了口气。

“喂,江,江一洛……你快来救救我,现在门口不知道有个什么东西一直在敲门,我给你打电话还打不通。你这房子是不是不干净啊……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

……

“喂,江,江一洛?你能听到吗?”

那边的沉默不语让白茗更加慌了,说话都带了哭腔。

“你别吓我啊,你说话啊……”

“……你能开个门吗?我手都快敲肿了。”

……

白茗尴尴尬尬的打开门,看着门外穿着睡衣的江一洛,干巴巴地问:“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敲别人门干嘛?”

江一洛半眯着眼,晃晃悠悠的直奔卧室,掀开夏凉被,不疾不徐的躺进去,盖好被子,还调整了下枕头,重新闭上眼睛,才慢吞吞的开口,“我认床,在下面睡不着。”

白茗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呼吸已趋平稳的人,这特么……

说好的豪宅公寓随便挑呢?

其实是张宣走之前商量好的,白茗现在毕竟是明面上的江一洛,所以江一洛现在居住的房子有白茗住,而当时因为多方面考虑一块买的楼下同户型,有“助理江一洛”暂住。可以算是很完美的决定,既方便沟通,又预防狗仔。

“‘妖艳贱货小助理深夜敲响某流量巨星房门,一夜未出’啧啧,这标题想想就很爆炸啊江大明星。”

“不够?‘当红明星与神秘女子同吃同住同爬山去道观,据知情人士透露:已隐婚’。”

“那不然这样——‘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江偶像的女性朋友,半夜敲门一起睡的那种’。”

白茗蹲站在床头絮絮叨叨了半天,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先是皱了皱眉,然后伸出手在床头边摸索半天,依次关掉了所有灯。

……

“很好,既然你都不要名誉了,我还怕个鬼。睡觉睡觉。”白茗嘟囔着,拿手机照着路去了客房。

但是……

客房里连个床都没有!

然后在江一洛身边和沙发上纠结了半天,最终选择了沙发,倒不是女孩子的矜持而是身为黑粉的尊严,以及,沙发的柔软。

张宣第二天过来,看到白茗脸上硕大的黑眼圈时,不明所以,“你不是心挺大的吗?昨天没睡好?”

“唉,如果江一洛不折腾的话是挺好的。”白茗接过大姐头带来的洗漱用品,转身去了洗手间。

张宣脸色古怪地琢磨着这越想越不对劲的话,把早餐放在桌上,抬头就看到了江一洛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卧槽!”

大姐头抬腿就往卧室钻,看到不太凌乱的被褥和江一洛穿的还算整齐的睡衣才算勉强松了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让你住楼下的吗?”

“楼下睡不着。”说着就蹭过去,跟没睡醒似的靠在了大姐头肩上,“姐姐好香啊。”

“你少给我来这套。你知道这要是被狗仔拍到得是多大的新闻吗?我都没法收场。”话虽这么说,大姐头却没推开压过来企图“萌”混过关的脑袋,甚至上手揉了揉。

“我错了姐姐,下次不会了姐姐。”

如果白茗在旁边的话,看到自己做出这么卖萌的表情,说出这么恶心的话,绝对会感叹一句:果然,男人撒起娇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大姐头感受着自己身边软软的身子还有软软的鼻音,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还是被萌出了一脸血,果然,有个妹妹也不错!

“行了行了,别撒娇了。下不为例!还有你这身体都换了,早上起来逮谁给谁撒娇的毛病怎么还在?”

没错,我们的江流量还有一个十分丧病的习惯,早上起来没有起床气,反而非常会撒娇,逮谁对谁撒。腐女看了一脸血,直男看了想打人。

江一洛又抱着张宣嘀咕了会,终于被尿意请去了洗手间。

那边白茗出完恭,闭着眼提好裤子,刚把牙刷塞嘴里,就看到江一洛走了进来,如入无人之境,扒拉两下裤子,摆好姿势,愣了两秒后,仿佛才想起自己已经锁死了站着撒尿的技能。

“唉,真麻烦……”说着就要去脱裤子。

“喂!”白茗站在一边含着牙刷怒气腾腾的瞪着他。

江一洛歪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啊,看着自己的身体没想到是外人。”说着啪一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非礼勿视。”

白茗站在外面气的牙膏都咽了两口,但对眼前的情况又无可奈何,总不能不让人上厕所洗澡换衣服吧,只能匆匆漱好口,冲着里面喊:“别特么瞎摸瞎看!”

江一洛本不欲仗着身体欺负小姑娘,但听着这明显底气不足的话,也不造咋就起了逗弄之心,“那屁股也不能擦吗?”

“那个……那个不属于瞎摸范围!”

“好的,明白了。”

你明白个鬼啊!白茗听着这一本正经的回答只想掀洗脸台,气呼呼的走出去,抱着大姐头带来的茉莉茶咕嘟咕嘟去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