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四十二章 刘家来人

第四十二章 刘家来人

3070 2018-04-01 08:31:01

“女人,太过聪明可不太好。”

江烈的声音之中是浓浓的试探,女子的目中无人横行霸道在他看来是愚蠢的,因为总有比你家世更好的人,也有不要命的疯子,将你杀了也就击杀了,可是这一刻躺在地上的女子竟然听出来他的试探,他觉得有些奇怪,可惜他不是说给女子听得,而是红月,同时,这句话依旧是试探,想要明白红月究竟是什么目的。

“也许,你知道她的身份在这个城中代表着什么,就不会这么想了。”红月摇摇头,在她看来,江烈试探也好,在这一刻表现得在天资聪慧也罢,她都不在意,因为从江烈的行为之中,她感觉到了愚蠢。

“哦,我倒是想要听一听,什么身份!”江烈也来了兴趣,用余光看了一眼女子。

“她姓刘!父亲是城中的第一高手!”红月眼神紧紧的盯着江烈,想要从江烈眼中看出害怕,因为只有这样,她的帮助才显得重要。

而女子也看向江烈,想要从江烈眼神之中看出恐惧,放了自己。

可是江烈的眼神,太清静,甚至一点波动也没有,只有他自己清楚,连南域第一强者炎雷宗主都是自己的敌人,那么在添加一些无关紧要的对手也无所谓,而且李山那么从容淡定,定时早就想好了逃脱的办法,至少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有见过李山做事没有退路的。

“第一高手?”

江烈露出了笑容,让两个女子都有些失望,淡淡的说道:“我见过南域第一高手他的弟子都没有这般嚣张,比他有礼貌太多了,区区红岩城第一高手,能够吓到我?”

女子脸色大变,心中有些害怕,因为她所有的荣耀都是炎雷宗给来的。若是江烈见过炎雷宗主,那岂不是最少都是炎雷宗的内门弟子,这个备份或许在炎雷宗没什么,但是出了宗门就不一样,因为所有人都清楚,炎雷宗的威严,是不会容许别人破坏的。

不过红月却不一样,此刻他已经清楚了江烈的身份,作为那个人的儿子,见过炎雷宗主很正常,但同样的,她也在思考江烈看向的那名男子是谁,难道这就是江烈的依仗?

李山自始自终都非常淡定,喝着小酒,吃着下酒菜,背对着红月,即便是刚才骨头从肉中刺破,依旧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太淡定了,淡定得让人有些害怕。

红月回过头,看向了三楼的房间,那里只有一个悬空的房间,在所有人的正头上,但是至于里面今日有没有人居住就不太清楚。

但是此刻,里面有一道声音传了出来:“我看不透此人。”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让在场的人都沸腾的起来,看不透此人,是指江烈嘛?刚才江烈说自己见过炎雷宗主,而楼上的人发声了,这句话同样不可思议,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楼上的那位或许才是真正的红岩城第一人,只不过不爱恋名声,所以才沦落在了刘家人的头上,但是这一刻楼上的人开口说话,说看不透江烈,是指江烈的修为在他之上嘛?

“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若是刘家惹怒了比楼上那位还要强大的人物,恐怕红岩城今日之后,在无刘家。”

所有人都暗暗想到,甚至心中在窃喜,因为刘家,太过霸道了,让所有人都厌恶,

而且,难怪红月想帮这个少年会说有些麻烦,原来如此,若是此人在这里,麻烦是应该可以解决的。

那名骄傲的女子傻眼了,听到这句话有些害怕,刚才说话的人是他!那个修为在自己父亲之上的人。

而若是如此,连他看不透的人,自己在别人面前,太过渺小了,如同蝼蚁一般,想杀便杀,最关键的是若是心情不好或许整个家族都会面临灾难。

红月听到这句话,嘴角露出了微笑,竟然连他都看不破的人,那么也就是代表着没有什么事是需要她帮忙的。

“若是需要帮忙,请来酒楼找我。”红月再次对着江烈说道,令江烈更加疑惑,那个开口之人究竟是谁?看不透的人又是谁?李山?

江烈摇摇头,随即看向红月说道:“竟然如此,我在你酒楼之中闹事,岂不是很对不起你!”

“没事,我不在意。”

红月的声音不算太大,但是却足够清晰,但是在话音落下的时刻,有着两道身影出现在了空中,将周围的用一个恐怖的能量,送出了酒楼,似乎害怕有人在酒楼之中遇到危险,不过他们都没有对江烈等人做任何手段,以及最先开始质问江烈的那名男子。

而那两道身影,很明显,实力绝对在如意境之上,不然绝对不会这般轻松。

“血州,不愧是卧虎藏龙。”江烈看着对方的身影,眼神之中有一些迷理,明白自己跟对方的差距。

而且他在猜测,楼上的那位,一定比这两人更强,只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还有就是红月为何要帮自己。

“听说这里有人动了我妹妹?”

就在这一刻,一道锋利的声音响起,就连同整个红月酒楼都颤动了一下,来了整整二十名万象境强者和十名如意境强者,而为首的中年男子人,仅仅是站在哪里,便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那是来自于灵魂的威压。

中年男子来到酒楼,向着红月点点头,不过目光中看向了另外两人,立马明白今天的场面由不得自己嚣张,那个人或许在这里,暗道自己一定不要惹怒了对方,随即瞳孔又恢复了正常,仿佛刚才那种心思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爹!”女子看到自己的父亲到来,脚步想要移动,可是突然发现,一股剑意锁定了自己,仿佛只要她有所动作,绝对能够要了她的命,在这一刻,江烈在她心中的形象,无疑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强大。

“哼,找死。”中年男子看到自己的女儿手臂被打断,连同那丹田都被废了,神色大变,这一刻在也不想顾什么面子和惹怒谁,只想将江烈击杀。

脚步向着江烈跨越而来,一股恐怖的威压之力在空气之中弥漫,恐怖如斯。

整个酒楼,在这一刻都变得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可能在这股气势之下被压垮,也幸好酒楼中的人都被另外两人送了出去,不然绝对血流成河。

以江烈为中心,那股力量越来越强大,压迫之力落在江烈的身上。仿佛有着高山在身上,随时要将他压垮。

“你还不出手吗?”

红月有些疑惑的看向李山,她想要看清楚,这个连那个人都看不破的家伙究竟会如何解决这件事,还是说会将刘家灭门。

“哈哈,想要靠实力来压迫我吗?”

江烈大笑,脸上露出了一丝傲气,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修为气势的强大,比他师尊还要差点,但是绝对拥有魂动境修为,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他想不出李山会有什么办法救下自己,毕竟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泡沫,不过若不是李山,估计自己也将这个女子直接杀了,同样会引来同样的后果,只是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对方。

“唉,酒足饭饱应该活动活动筋骨了,不然总有人认为我们好欺负,那岂不是说我们是软脚虾,谁都可以欺负一二?”

李山说话了,整个人站了起来,嘴角含笑,有些事,他让江烈做了,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他这个人还有一点小毛病,那就是只要是他认可的人,他不会做任何防备,但只要对方敢欺负他认可的人,无论对方何等存在,他都会让对方吞层皮下来。

“哼,那你就随他一死吧。”

中年男子看着女儿丹田被迫,还有着这些威胁,岂能容忍,无论对方是谁,他都要对方付出代价,一股一股肃杀之气,向着四周弥漫,朝江烈二人压迫而去。

“随他死嘛?”

李山低语笑了,重复了对方的话,眼眸之中却有一些嘲讽,因为即便是当初自己肉身被毁自己都没有死亡,那么现在他眼中的废物让他死?怎么可能。

咚!咚!咚!

说着,李山嘴角含笑,向着中年男子走去,每走一步,都拥有着大道之音,每一击都直接击中人心,眼神之中有着寒芒射出。

“你们真认为人多,就可以杀了我们嘛?”

这一句话平淡无比,没有杀机,但是却让天地都变得炙热起来,温度极速提升,将空间都燃烧起来了,热到人皮开肉绽,心头加快。

“我就想看看,你怎么杀我!”

话音落下,一道火焰竟然从李山的身上燃烧起来,整个酒楼的温度一瞬间提升到了极致,连楼道的阵法都挡不住这股力量,闪亮了一瞬间破灭了。

轰!

所有关注着这件事的人都呆住了,太可怕了,因为他们看到了红月酒楼碎了,崩塌了,即便有着阵法加持,以及那个淡泊名利的高手坐镇依旧挡不住这股威压,而且火焰之力恐怖如斯,只要是刘家带来的人,魂动境之下,身体全部燃烧了起来,整个酒楼的木材同样在火焰的燃烧之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