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七十一章 得罪月公子

第七十一章 得罪月公子

3043 2018-04-10 20:24:00

“放过他,虽说我不如你,但是我背后的人,绝对能够清晰杀了你,给我个面子,放了他,当交一个朋友。”

阿杰依旧挡在持剑青年的身上,可是嘴中的话落下,他背后的持剑青年确实一愣,阿杰刚才说自己不如江烈?难道说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你的面子?在我看来你的面子一文不值!”

江烈冷淡的说道,随后大步冲出,身体倾斜,一剑挥动而出。

阿杰看着这斩来的一剑,虽说没有任何花招在里面,但是却调动了天地之间的大势,压迫而下,即便是他自己也不由感叹一声。

随后让开了,没办法,大势之威,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只能选择让开。

况且月公子与这持剑青年的关系本就不算太好,互相利用罢了,所以相比之下,自己作为月公子的好手,月公子更不愿意他不明不白的死亡。

持剑青年看到阿杰让开的那一刻,便明白大事不好了,连忙想要躲开对方的攻击,可是大势之下,压迫的自己连同呼吸都开始有些困难了。

只见江烈的重剑,竟然在眨眼之间便来到眼前,全身麻痹,根本提不起一丝力量的他感觉到了剑意,那是一种直接能够刺透皮肤的剑意,让他更加疼痛。

“这里可是陈才学院,你敢违背它定下的规矩?这里可不允许见了人命!”

持剑青年见到自己都快要死了,哪里还有丝毫气势,立马提出了陈才学院,在这个南域,谁敢说不敢给陈才学院面子,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你在威胁我?”江烈停止了动作,对于他来说确实不敢随意的违背陈才学院的规则,若是违背,谁知道会不会被对方所利用,而暴露了自己在血州的事情,引来炎雷宗主的注意。

“不对啊,按道理来说是你们先违背规则的啊,毕竟你们先功法石门的,阵法都有损害,我想这件事陈才学院会更加注重吧。”

叶城的话,瞬间让持剑青年的心冷到了低谷,对了,自己先违背的,虽说陈才学院的长老好糊弄,拿资源堵上就好了,可是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比自己有钱,也更加有关系,不过无论怎么样,他也要最后在赌一把,毕竟性命现在可在对方的手中。

“我们竟然敢来,说明就不会害怕,但是你若是杀了人,可就是完全冲动之下犯的错误,这可是两个概念,你想清楚了!”

“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我害怕?”江烈刚开始还有些犹豫,可是在听到叶城的说法,和对方那明显的威胁,也有些不悦,心中一狠,大不了老子一剑杀了你,从此亡命天涯。

“你放心,我杀了你根本不是害怕,对于我来说,陈才学院的规律根本不算什么。”江烈的眼神一狠,随后冰冷的说道:“况且,你陈家也不是第一次招惹我了,当初杀了陈豪本以为会有多大麻烦,谁知道你们陈家屁都没放一个,如今看来,杀了你,麻烦应该也不是很大!”

“什么!”

持剑青年彻底傻眼了,虽说自己天赋不错,但是跟陈豪相比就不算什么了,那可是公认的下一任家主,最后在试练中被人杀了,而且那个人被炎雷宗主收为了弟子,让陈家一时之间不敢报仇,于是将仇恨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而阿杰在旁边听到这句话也皱眉,他没有想过江烈真的敢杀人,而且似乎来头不小,跟持剑青年同属于雷州。

雷州的关系非常复杂,除了本地人谁也不清楚,不过如今皱眉,他可不敢真的让江烈杀了持剑青年,只能开口说到:“无论你有何背景,都不能杀他,不然,后果自负!”

“呵,又是威胁,竟然如此,我这就送他上路!”江烈手中的剑又前进了几分,见到这种情况让阿杰心中一紧,也害怕坏了自己背后那位的大事,开口道:“放过他,你要什么资源可以直接提!”

“恐怕让你失望了,他必死!”江烈摇摇头,他不是不缺资源,相反很缺,但是自己也不是傻子,这种已经得罪了而且多半知道了自己真实身份的人,江烈可不敢留?

“想清楚了,他可是月公子的人!”

“月公子!”

这个名字不说出来还好,说出来周围原本看热闹的人脸色也是大变,明显月公子的名头非常的大。

就连小魔头也是眉头紧皱,明显听过月公子的名头。

“江烈,月公子怎么说吧,背景跟我差不多,关键的是对方乃是不折不扣的高手,即便是在这陈才学院也能够挤进前十!”

小魔头摇摇头,随后提醒到,月公子确实不好惹,但是他明白,江烈同样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就连江烈的神情也是有所变化,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还以为江烈有所顾忌,不敢动手了。

“快,放过我,我不会后期报复你的。”

“呵,当我傻嘛?”

江烈原本都有些动心了,可是持剑青年的一句话将他拉回现实中,确实,对方的身份虽说不简单,很棘手,但是跟自己身份曝光比起来,似乎又不算什么了。

随后手中重剑划过,剑意入体,直接带走了持剑青年的性命。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江烈竟然杀了对方,在听到月公子之后没有犹豫,直接一剑杀了对方。

就连阿杰也没有想到,以往在学院之中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可是只要搬出月公子的名字,大家都会给面子,哪里会像今天。

而持剑青年也没有想到,在心中有希望的时候,对方直接动手了,他当然清楚月公子的名声对对方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毕竟他已经知道了江烈的身份,无论怎么样,在明面上江烈都是炎雷宗主公认的弟子,月公子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去得罪。

他在后悔,为啥要去招惹江烈,甚至在猜到了江烈名字的那一刻,他已经向着能不能想办法如何脱身,甚至心中没有一点报复的心里,只有身在雷州,才会明白,炎雷宗主究竟有多大的威严。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阿杰深吸一口气,在他想来,江烈或许也不会放过自己,甚至已经在思考等一下如何脱身才好,毕竟江烈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恐怖了一些。

江烈将重剑拿在了手中,不得不说宝器就是宝器,似乎很在意这些人的鲜血染红自己,哪怕是没有用丝毫力量,依旧是金刀子进金刀子出,没有留一滴血。

“我想如果不是月公子为他撑腰,或许他不会这么大胆,竟然已经得罪了,在得罪狠一点又何妨呢?”江烈淡淡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身份的曝光比其他任何东西还要重要,况且,竟然对方敢来这里明目张胆的报复自己,那就说明绝对有办法摆平这件事。

阿杰也没有想到江烈会这般思考,随后摇摇头,不过他也清楚,若不是月公子,换作持剑青年,连砸门的勇气也没有。

“兄弟,一起去喝一杯吧。”

江烈对着叶城说道,叶城皱眉,随后轻轻点头,随后三人一同离开人群,留下的只有阿杰,和地上那具尸体。

“有胆留下名字!”

阿杰对着江烈的背影吼道,毕竟若是连名字都不清楚,那之后还如何报复。

“江烈!”

片刻后,远处传来了江烈的回应声。

“江烈?”阿杰默默的念了一变江烈的名字,暗道记住了江烈的名字,人群之中也是记住了这个名字,毕竟江烈的实力刚才可是都非常清楚,能够让一名如意境不插手,已经非常的厉害,何况还敢不将月公子放在眼里。

而江烈的离开,并没有让人散开,人反而越来越多了,虽说大多数学院都知道私底下打斗要了对方性命的,但是只要处理得干净也没有人会去问什么。

可是这修炼塔中出现了一具尸体,可就不一样了,这说明有人直接在挑战学院的权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慢慢从高层走了下来,慢慢的走进了第五层。

在看到地上的尸体后,他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诧异,随后又归于平淡。

而周围的人看到此人,都远远的看着,有些敬畏,因为都认出来了,这位青年是月公子。

月公子,可是在陈才学院之中,能够排名第十的强大人物,这等实力本就强大无比,何况背景还不差。

“你没受伤?”

月公子第一个关心的不是如何死的,而是自己的下属有没有受伤,阿杰心中也是一阵感动,摇摇头:“没有。”

“哦,那是谁动的手?”

“江烈!”阿杰直接说出了名字,随后看向月公子正色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嗯。”月公子点点头,随后看着身旁的人说道:“把他处理一下,尽量不要让学院知道了,若是有长老想查,花点钱打发了。”

说完,月公子没有丝毫犹豫,转身走了,而他的身后,只有阿杰一人跟了过来,其他的人都去处理尸体的事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