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三十九章 输了?

第三十九章 输了?

3176 2018-03-31 08:25:06

江烈盯着这道巨大的火牢,随后目光看向林萧,眼神之中带着丝丝不解的光芒,似乎感觉这个林萧跟自己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不过他的脸色依旧平静,眼眸一种流露出的是淡然,或许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明白,这个所谓的南域第一天才,已经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了。

“你真的认为这个能够困住我?”

冷漠的话语落下,雷电之意更加强势,直接打在了牢炉上,毁灭之气毁灭天地,仿佛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法毁灭的。

九龙天雷决,九龙天雷体独特的功法,虽然没有攻击技能,但是炼制最强,肉身成圣,堪比无上神奇,真元无敌,聚集了神龙与雷电之力,随便一击,都将堪比天阶武技。

江烈闭上了眼睛,他的剑,没有了刚才那般强势,反而变得平淡无奇 ,不过整个剑身开启颤抖起来,仿佛有着无数剑气向着四周弥散开来。

可以说江烈从悟剑开始从来没有在感悟过丝毫剑法,但是当他修炼九龙天雷决开始,整个灵魂对于剑道的感悟每一天都在加上,这是他人无法比拟的。

“嗯?”林萧眼神之中露出了不解,看着江烈手中的剑,不知为何,他感觉这一剑的威能还没有刚才那般强大,可是却让他感觉到了死亡,这是从同岁人之中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咔嚓!

宛如玻璃破碎的声音,那巨大的火焰牢炉上出现了裂痕,让林萧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恐惧,那种恐惧是从内心深处传来的,仿佛死神降临一般。

砰!

江烈一剑斩杀而出,这一剑普通无华,没有丝毫技巧可言,但是剑意更浓,尤其是上面的毁灭之力,即便是万象境八重天都感觉到了威胁,火焰牢炉破碎,向着四周冲散而去,而江烈的剑没有停止,向着林萧斩杀而去,无法抵挡。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浑身一颤,难道林萧同阶无敌的神话要被打碎了?还是被人越级打碎,因为这一刻江烈的修为也暴露了出来,万象境二重天,可是对上修为四重天的林萧,气势更加强悍,林萧最强的攻击,都被江烈的一剑斩灭,若是修行到万象境九重天,谁与争锋?

“好强的一剑,仿佛能够毁灭一切,即便是我,依旧无法抵挡。”

说这句话的是万象境七重天的高手,可是就是这么一句话,林萧的心头却开始颤抖,脸色难看,如此高傲的他,让江烈在修行几年,来挑战他,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越级将自己最强大的攻击破碎了。

“这一剑,我无法抵挡。”

看着那毫无技巧可言的一剑,林萧知道自己无法抵挡,也不反抗,手中长剑向着地上扔去,双手张开,无穷无尽的火焰从身上爆发而出,将自己包裹在一起,准备承受这最强的一击。

唰!

剑气刚刚碰到火焰消失了,没有爆出恐怖的力量,仿佛天地之间从来没有出过这一剑,可是战台之上,所残留的恐怖剑意依旧存在着,仿佛在告诉所有人,这一剑是真实的。

江烈与林萧的身体都没有动态,林萧看向江烈的目光是不解,而江烈看向林萧的目光是淡然。

观战的人心跳都快停止了,都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战,究竟谁胜谁负,那一剑究竟怎么回事。

“噗……”

江烈吐出一口鲜血,细微的声音在这一刻无比的响耳,在他身上,找不到丝毫战斗留下来的痕迹,可是鲜血,确实真实存在的。

至于林萧,眼神之中露出了疑惑,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打中江烈,血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若是自己没有记错,最后一击,应该会要了自己的性命才对。

“林萧,从今天起,你不配成为我的对手了。”江烈心中暗暗想到,在刚才,那一剑斩下,若是林萧强势一些,与自己对抗或许会两败俱伤,可是他放弃了抵挡,选择了死亡,林萧在江烈心中已经不能相提并论,那怕这一战结果早就已经注定了。

沉默了片刻,江烈的双眸看向了林萧,那种淡然仿佛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你赢了,这一剑我刚刚悟出来,还不能完全施展开来。”

江烈淡然的一句,却让人群之中内心颤抖,那一剑刚刚悟出来,便已经恐怖到这种地方,若是这一剑加以创造,未来,谁能够地方。

林萧的目光看向江烈,眼神之中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高傲,以及杀机,他竟然如此过分,竟然用自己最强的手段悟剑,冷漠的说道:“竟然如此,接下来我可以继续出手了?”

“你还有再战的能力?还是说你还想在打,我要走,你留不下我,万象境九重天,我会在来找你,一战!”

江烈冷言说道,林萧的话直接将他心中对于林萧的好感全部消失了,若不是他必须败不能坏了计划,说不定真的会一剑将对方击杀,而且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眼神之中就流露出的杀机。

江烈将剑收了起来,如同一个独行侠一般,向着外面走去,那种感觉仿佛江烈才是一名真正的剑客,一名能够令诸多修士闻风丧胆同阶无敌的剑客。

“输了?”那名七重天的武者皱眉,看向江烈离开的身影,眼神之中有些不解,随后看向了那一摊血,他能够感觉到,这似乎是江烈强行收剑所造成的内伤,不然,这个南域第一天才,林萧绝对已经死亡了。

林萧看着江烈离去的背影,感觉体内一股甘甜从嘴中涌出吐了出来,随即眼前一黑,晕到在地。

……

血州,真正的混乱之地,十八州每一州都出现了真正的大势力,有着霸主级别的存在,尤其是雷州,炎雷宗主南域第一,无人争锋,哪怕拥有其他四大宗门与之相比,但若是真正打斗起来得联手才能与炎雷宗相比。

而江烈,此刻来到了血州,在他背后是一切沙漠,而左右两侧是绿洲,诸多树木巨大无比,但是拥有着一股血腥味传来,那是从这些生机勃勃的树中传来了,让他不解。

一座由血色石头搭建而成的古城在江烈的正前方,门口没有守卫,每个人都可以进入,但同样的,没有人会守卫你的安全。

“欢迎你,来到血州,我相信,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江烈的身旁,传来了李山的声音,仿佛李山早就知道江烈会出现在这里一般。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江烈有一些好奇,毕竟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会从那个方向来到这所谓的血州。

“从边疆第三层来这里一共有五条路,我相信你一定算过哪条路最近,但是同样的,也是最危险的,况且,在你看来,要发展势力,一定需要丹药这些东西,所以你一定会回到第一层,兑换丹药,但是第一层来血州,只有一条路。”李山面带微笑,背手而立,江烈看向对方,发现云淡风轻四个字仿佛天生为他而设定一般,不得不承认,对方太过自信,同时,算计无敌,一算一个准。

“你说得很对,我确实回到了第一层,兑换了资源。”江烈点头,承认了这句话,随后,目光看向了前方这座城市。

“江烈,你赶了接近五天的路程,想必也累了,正好可以来尝尝这血州的美食,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李山看向城中,没有理会江烈,而是直接向着酒楼走去。

江烈跟在后面,两人一同进去了酒楼之中,不过酒楼说来也奇怪,一楼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而二楼,却有着诸多人在那里喝茶品酒,讨论琴棋书画,让江烈好奇,似乎与自己想象之中的血州有些不一样。

江烈踏上了楼梯,可是却感觉到楼梯上似乎有些阵法的力量,不容许破坏,而且二楼人虽然很多,却非常的安静,即便是那快要争执起来的人,也不敢大声说话,怕声音盖过那悠扬的古筝之声。

“这座酒楼,不简单啊。”江烈低声说道,他能够感觉到这座酒楼算不上豪华,至少与雷州相比,差得太远了些,但是那干净简单的布置,以及那古筝之声,一瞬间将这个酒楼的格调,提升了几分。

“还真是巧合,没想到我们刚来,竟然有空位,早知道我来这血州这么多天,可都是等待了许久。”

李山看着那靠近二楼围栏边的位置,笑着向那走去。

“两位,需要些什么?”两人刚落下,立马有人上前来招待,含笑说道,不过不来不要紧,此刻到来,却让江烈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一个小二,竟然拥有万象境一重天的修为。

“男儿再世,启能不喝酒,给我们上最好的酒,以及一些下酒菜,快一点。”

李山袖子一免,丝毫配不上他骨子中的温柔儒雅,老谋深算,像极了一个刚刚入世不深,有钱的公子哥。

“好的,李公子请稍等。”小二应了一声,明显对于面前的李山已经熟悉了,笑着走开。

江烈坐在位置上,他能够感觉到刚才上楼的那一刻有人在打探着自身的修为,不过只是试探一二,没有继续试探下去便放弃了,此刻他人的说话,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感知佳上的江烈,却能够轻易听到,再加上这些话也都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谈话,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死亡斗元场来说,仿佛这个是这里最出名的地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