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五十五章 谁敢阻拦?

第五十五章 谁敢阻拦?

3083 2018-04-05 08:42:09

江烈没有在看红月,而是看向了金枪。

“金枪公子,按理说你也算我半个学长,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金枪眉头一皱,他不清楚江烈的背景更不清楚半个学长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明白,若是可以不与红月酒楼开战,都是好事,毕竟所有人来到此处,都有些疲惫,一道开战,可能会损失惨重。

“问!”

“天金门,是属于谁的?”

“天金门自然是属于我四大公子的。”金枪想也不想,直接开口说到。

“哦,原来如此啊。”江烈皱眉,随后指着金枪背后的那帮人说道:“意思就是说背后那帮人不属于天金门,啧啧啧,这样这帮人还为天金门卖命,真可怜。”

江烈的声音落下,人群之中瞬间安静,金枪杀机涌动,看向江烈:“你想挑拨离间?”

“不?不不不,学长说错了,我就是顺着你说的理解的,是你自己说了天金门属于你四大公子,而不属于背后的那帮人,我只是替他们不值得而已。”

江烈见金枪杀机涌动,却没有丝毫害怕,每一个字落下,都让金枪脸色更加阴沉,甚至杀机更重。

好厉害的嘴,仅仅是两句话,便无形之中让他难堪,甚至令背后众人心中对他们四大公子不满,只要处理不好,或许今日天金门就是一个笑话。

“学弟,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哦,天金门它属于门中的每一个人,同时也能杀掉每一个损害天金门名声的人。”

江烈感受到金枪那恐怖的杀意,嘴角露出笑意,微微说道:“学长是想杀我?”

“你竟然是我学弟,我当然得原谅你的无理,毕竟你还小,不懂事。”金枪当然不可能直接说要杀江烈,毕竟无论怎么样,江烈都属于陈才学院,若是杀了,定会传出他金枪容不得自家学弟提问,同时也证明了江烈所说是事实。

“竟然如此,那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一问学长了。”

就在这一刻,江烈再次说话,似乎目的就是为了激怒金枪,让金枪冲动,与他动手。

金枪也有些小心了,毕竟江烈仅仅是一个问题,便让他失了人心,若是回答不了第二个问题,那怕真杀了江烈也挽留不了带来的损失。

“哦,你的意思是只要你宣布了天金门就属于门中的每一个人?”

江烈的再次提问,让金枪沉默了,在思考这一个问题的陷阱在哪里,不再轻易回话。

“竟然学长不回答我就当你认可这句话,那么竟然一句话可以说天金门属于你四大公子,又可以属于门中每一个人,那么我江烈,说一句天金门只属于我个人,而在场的每一个门人都是我手下也很合理?”

江烈的这句话说完,人群之中无不震惊,这是在挑战对方?

要知道刚才江烈的话可是一环扣一环,原本以为是一个完美的挑拨理解计划,谁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如此找死。

毕竟话是这么说,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天金门确实属于四大公子,在准确点是属于寒风,而这些人都是跟随着寒风的小弟。

但是明面上如此,却没有人会这么去说,如此得罪人的话岂不是让手下的人都不在为自己卖命。

而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杀意,那是几乎已经实至化的,令人打一个冷颤。

“学弟,你知不知道话不能乱说,会死人的。”

金枪的声音太冰冷了,甚至身上直接有一股力量锁定了江烈,随时可能在瞬息之间将江烈击杀。

“哦,我说错了嘛?寒风宣布一下就可以说红月是他的女人,那我也宣布一下天金门是我私有?难道不可以?”

江烈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这股力量,眉头轻佻,继续说道,这句话很有道理,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但是从江烈嘴中说出,众人感觉就是错。

“哼,即便如此又如何,我宣布天金门属于我四大公子又如何,说一句红月属于寒风又怎样,若是你有我等实力也可以,关键是你有嘛?”

金枪真的气愤了,承认了又如何,只要有实力难道还怕镇不住身后的这帮人?

他可是二公子,可以说在天金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被一个无名之辈几句话给镇住岂不是让天下人贻笑大方。

“哦,原来如此啊,那么你的意思是只有我有实力就可以啊,那么我就在说一句,我江烈,挑战你天金门同龄之人,有谁敢站出来?”

江烈怒吼一声,随即目光看向金枪身后的那帮人,怒吼道:“当然,若是不敢,万象境七重天随你出,来多少,我杀多少!”

人群之中一阵汗颜,就连红月都有些无语,这年头谁会跟你讲究这些,还不是谁强势就是谁说得算,若是她够强势,寒风敢说那句话?

这一切都坚定在实力之上,毕竟这是以武为尊的世界,凡事都讲究一个实力,而今天,江烈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这人,是来搞笑的吧。

若不是天金门今天创建,不易见血,估计金枪绝对一枪杀了江烈,对于四大公子金枪来说,绝对是非常小的一件事,只不过建立自家势力,都会徒一个喜庆,不愿意见血。

“学弟,你真认为我不敢杀你?还是说你认定了今天我不敢见血,你信不信你在敢多说一句我让你死。”

金枪直接开始威胁了,而不是继续与江烈对话,他相信无论是谁都会将自己的性命看得极为重要,不会拿生命开玩笑。

“看样子学长就是想杀我,你就不怕我背后的人找你算账?还是说你认为你杀了我你背后的人无论怎么样都能扛得住我背后的人?”

江烈简单明了,一句话,有本事你就动手,威胁谁都会,但是你动我之前先确定清楚,你背后的人能够保得住你。

这就是现实,一人强,那么跟着他的人都会一起强大起来,红月出现,金枪敢动手是认定了背后的人不会害怕红月背后的哪位,而且他只是打伤对方,并不会击杀。

但是江烈不一样,他不清楚江烈是和背景,有一些老家伙可是非常护犊子的,哪怕是打伤都会没完没了。

“红月,对不起啊,我也不清楚我背后哪位在这南域究竟有多强大,我就想问问,你说是他背后的哪位强,还是我背后的人哪位?如果是我背后的那位,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江烈看向红月,简单的说了一句,语气非常的平稳。

红月却内心一颤,突然想到,那帮人只会暗地里帮助江烈,明面上不敢公开,难道说江烈知道了?

“我不清楚,不过我认为,实力才是王者,若是你想要帮我讨回公道,等你比他们都强了,再来。”

多么简单的话,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这一刻说,却不得不让人沉思,这是什么意思?换一个方法说江烈的背景没有对方大?这不是害江烈嘛?

实际上红月看得非常透,今天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会与对方大战一场,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毕竟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一切打算,毕竟无论是在血州的那里,还是说学院之中,所有人都会给她打伤寒风的女人这个标签,这是她不喜的,也是不愿意的,她害怕就因为这个标签让她错过了真正喜欢的人。

所以她要用这种行为告诉天下人,她不是谁的女人,她是红月。

一个为自己而活的女人,那怕因为这件事付出自己的性命,她也愿意,或许在所有人看来这是傻,毕竟寒风那样的天才能看上她是她的荣幸,毕竟再美的女子也不过红颜骷髅,实力才是王道。

“那红月,回去吧,等我实力够了在来。”

江烈继续说道,他不想红月因为这件事而丢了性命,而红月看着江烈许久,终于点了一下头。

“唉,今日我回去,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我怕了,只是因为我不想你有事。”

红月对着江烈说道,因为她明白,若是自己动手,江烈也会随后动手,对于这个场景,江烈的实力实在太弱了些。

“哼,你当这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金枪脸色难看,杀机不断,甚至想直接出手杀了江烈,毕竟因为江烈差点丢了人心,而且脸面丢失,让他以后如何在红岩城立威。

刚才他还会因为江烈的那番话而害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是如今因为红月的那句话,他怀疑江烈就是一个纸老虎,一戳就穿。

“他要走,你敢阻拦?”

就在这一刻,天地之间一道声音传来,似乎四面八方都有人存在,但是又没有人听到声音来自何方。

而且,这等手段,所有人都明白,实力绝对不会比寒风差,而且从声音可以听出来,此人很年轻,难道说红岩城又出了一个天才?甚至是比肩寒风的天才。

“不知来人是谁?如此不将我四大天才放在眼睛吗?有本事现身,看我能不能一枪杀了你!”金枪狂暴的吼着,仔细的看向周围,观察一下对方究竟在何方,毕竟要做到四方都有来音,实力绝对是魂动境,利用神识才能做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