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四十九章 神奇紫光酒

第四十九章 神奇紫光酒

3072 2018-04-03 08:34:01

“闭嘴,人群之中若是有人对我们不满,不妨站出来打一场。”

李凯直接威胁到,他或许害怕江烈,但是他不相信人群之中还会出现一个江烈。

而人群之中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先不说打赢了没好处,还会无缘无故的得罪李家,他们,没有人这么笨。

“哈哈,小子,你也就会挑选没有背景之人,你怎么不说去挑战江烈呢?废物!”

人群之中立马对着李凯吼了起来,双方气势越来越强大,听得那招收弟子的老者有些不满,开口吼道:“给我住嘴!”

声音直接震得周围所有人停下了动作,能在陈才学院当老师,实力都是非常强大的,没有一个是弱手,即便是这些所谓的世家家主见到都会给对方几分面子。

在南域,无论是世家还是宗门,都多如牛毛,而学院,却只有一个陈才学院,即便是当初与炎雷宗因为某些没有公布的事闹翻依旧树立在血州不倒,足以证明陈才学院的强大。

再加上对方无论是宗门弟子还是世家之人都可以加入修行,每一个老师都跟那些强大的宗门关系非常好,就可以证明每一个老师都非常不凡。

“吵什么吵,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即便是你们背后的老家伙来到这里,谁敢放肆?你们却在这里扰乱秩序,成何体统。”

老头冷眼看向了人群,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敢多说一句话。

老头看着胡松躺在地上,不免有些失望,来到胡松身旁,淡淡的说道:“起来,别装了。”

胡松站起身来,看着老头,眼神之中有些奇怪,他似乎根本不认识这位老人,不过语气之中非常恭敬:“老师好。”

即便如此,胡松依旧不敢抬头,以为他害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记得自己,实在太丢人了,这样下去,自己的武道之心绝对会破裂,修为这辈子也难以有所进步。

老头当然看出来胡松情况,而且不仅仅是胡松,这一届还有好多弟子武道之心都被江烈一个人打破,因为他们心中都多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家伙,那就是江烈,这样下去,这些弟子都会遇到瓶颈,或许他老师的名声都无法在保存了。

“哼,看样子今天我需要给你们上进院的第一课。”老头冷哼一声,在周围看着众人走来走去,可是却让胡松感觉这位老师已经看不起自己了。

“修炼一道,修真元,也是修心,整个南域强者无数,就拿炎雷宗主来说,他都不敢称自己是南域第一人,因为他明白,武道一路太过长远,路还很长,谁也不敢说自己最强,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到达了巅峰,因为不论是战力还是天赋,比你强大的人大有人在,重要的是心,你最大的敌人不是他人,而是你自己,只有你打败了自己,明白了什么是武道之心,你才能变得更加强大,心便是自己,若是你连自己都无法认清楚,那么这辈子都不会有多大成就。”

老头的话重重的打在了每个弟子的心中,仿佛灵魂都在颤抖,这一刻所有人仿佛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但是那种感觉抓不住,但是他们感觉,只要将它撞破绝对能够有着非常大的进步。

“多谢老师指点。”在所有人都在暗暗思考的时候,江烈对着老头鞠躬,表现出了无比的尊重,这个老头,给他上了非常深刻的一刻,或许会在他的武道之中,留下非常重要的一笔。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教你的,还有别叫我老师,你又不是我学院的弟子。”

老头不耐烦的挥挥手,根本没有将江烈放在心上。

不过江烈却在仔细的打量着老头,心中何在吃惊,学院,果真是以教育为主,或许对方能够辅助学生真正踏入自己的武道,这是其他宗门不能比拟的。

陈才学院,在这混乱的血州以及强者为尊的南域生存下去,不得不说绝对有着非常之处,光是这个招收弟子的老师轻而易举的话都能够让所有人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不过无论怎么样,陈才学院的老师,都是学院的人,本就与炎雷宗不对立,越看江烈越不舒服,尤其是想到了某些事情,甚至想破口大骂,可是想到刚才江烈对于自己的态度还不错,直接说道:“在我学院招收学生,你作为炎雷宗弟子,却来捣乱,我不与你计较,快走快走,别让我看到你。”

老头的一句话却让江烈愣在了原地,他什么时候捣乱了,甚至为了给学院面子,自始自终都没有先出手,你护自己学院的弟子也不能这位护吧。

胡伟看到这一幕,马上激动了起来,向着老头跑去,拿出一个袋子说道:“请老师教训江烈一二。”

老头立马眼睛放光,不过看到周围人这么多,即便他贪也不会贪得如此明显,向外推着:“我是个有品德的老师。”

众人跟着点头,在众人看来就凭借老头刚才的一番话就已经证明了对方品德非常之好,胡伟这就是在侮辱这位老师。

只有胡伟自己知道,这个老头刚才就是收了东西才允许自己动手的,而且这个时候你有品德也不能这么当着我的面将我袋子中的灵石偷偷拿走两个啊,你当我看不到嘛?

“老师。”

胡伟嘴角抽泣,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自己暗中得到的一枚宝贝铁片都送了出去,他可一直没有研究懂这个东西有何作用,但是绝对不凡,光是上面的纹路就不是他能够领悟的。

老头看到这枚铁片眼睛放光,这是阵法?而且等级不低,这小子还有这等宝贝,这可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若是研究懂他相信自己的修为绝对能够再进一步,立马将铁片与灵石直接夺走,看着江烈说道:“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你在我学院门口欺负我学院弟子,是认为我学院没人嘛?”

老头直接开口,脸不红心不跳,脸皮厚到了极致,令所有人都傻眼,这个无耻的老头真的是刚才那个将出一番大道理的话。

就连江烈也愣住了,随即嘴角露出了苦笑,这陈才学院也够奇葩的,不仅仅是规矩奇葩,就连同这老师同样奇葩,你贪污也不能挡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啊。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江烈要倒霉了,因为这个老师实力,绝对比江烈强大得多。

江烈看着老头有些无语,微微说道:“老师,我尊敬你,因为达者为师,可是刚才你才让我走,你不能因为一点点资源就后悔了啊,这可是关乎着你面子的存在。”

“是吗?”

老头眼珠在眼中打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江烈,笑眯眯的说道:“我怎么忘了,不过若是你也给我点宝贝什么的或许我会记起来,人老了,记性不好。”

老头的声音令江烈脸色大变,无耻,不要脸拿来形容老头已经不足够了,敲诈有你这样敲诈的?

可是小魔头却两眼放光,心中还想着英雄所见略同,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还可以这样做,两边敲诈,而且看得出来对方是打算将两个人全部敲诈干净后拍拍屁股走人,这好办法,以后一定要学着,甚至已经想着未来一定要拜这个老师为师。

“哎呀,前辈,抱歉,我刚才东西掉了,不过掉在你手中就是你的了。”

李山表演夸张,那哪里是落在老头手中,明明就是你跑过去放在老头手中的,这夸张的表演即便是老头也嘴角抽泣,还有这种奇葩?

不过看着这个瓶子还不过自己手掌大,颇为有些不乐意,这个玉瓶是个法器也有些无用,毕竟和那个铁片比起来还差了很多。

不过作为多年的经验来看,能够用法器装的东西都飞凡品,要么是怕东西灵气丢失,要么就是质量令乾坤袋装不下,只好用到法器来装。

在老头看来,对方能有什么宝贝比得上铁片,那可是无价之宝,嘴角有些不屑的将玉瓶打开,突然一道紫光站在了他的眼睛上。

“这是?”

老头用鼻子闻了闻,脸色大变:“紫光酒!”

随后,老头脸色再次正常了起来,紫光酒虽说珍贵,但是还远远没有铁片重要,摸了摸鼻子看向江烈说道:“竟然这样,江烈啊,你就忍一忍,我轻轻打你一下,也好给学院有个交代。”

李山双手背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老师,你不运用真元好好看一看瓶子中的酒喝一点尝尝味道?”

老头听到这句话,有些奇怪,这是啥意思?难道这瓶子还有古怪,随后直接不在理会江烈,一股真元从瓶子中运行,之间瓶子散发出金光,里面的酒开始翻滚,如同化作大海一般,老头脸色大变,这是空间大道?

虽说仅仅只是法器,但是其珍贵之处绝对在铁片之上。毕竟整个南域的空间戒子都是非常珍贵的,因为会空间之道的人实在太少了。

乾坤袋虽说也能够装大量的东西,但是连法器都算不上,可想两者之间的差距。

随后将一滴紫光酒慢慢的从洞口送到自己的嘴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