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雷帝  >  第五十六章 红月酒楼的处境

第五十六章 红月酒楼的处境

3027 2018-04-06 08:46:01

“杀我?就凭你嘛?若是寒风出来说这句话,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资格,你算个什么东西!”

声音淡淡的传出,金枪的脸色何在难看,他算什么东西?寒风也要掂量资格?

来人究竟是谁,敢如此嚣张,要知道他们敢在这红岩城创建势力背后绝对还有人,不然凭借一个魂动境,在这血州,出不了第二天就会被灭,而之所以在这红岩城创建,就是为了背后的人方面资源,难道对方已经强大到不将他们背后的哪位放在眼里了嘛?

“上来吧。”

红月当然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手伸向江烈,想要将江烈拉上去,同时也是为了气一气寒风,她相信,寒风绝对看得到。

“走吧。”江烈上了轿子,红月发话,轿子凭空而起,向着远处飞去,潇洒无比。

而在轿子上,江烈但是不担心什么,毕竟刚才的声音可是来自于李山。

只不过此刻令他好奇的是李山究竟在何方?而且李山又是何时去灭了对方势力的。

“哼!”

就在这一刻,一阵风起,恐怖的力量向着江烈离去的地方攻去,有意想要杀了江烈。

所有人都明白,寒风动手了,那道力量确实打到江烈绝对会变成冰雕。

砰!

就在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刻,天地仿佛都禁止了,那道寒风消失了,随后一道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阁下……究竟……是谁?”

所有人都有些好奇,因为听声音能够听出来,寒风受伤了。

砰!

就在下一秒,金枪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袭来,而且不仅仅是他,包括他背后的每一个人,同时吐出了鲜血,最关键的是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那个人的声音。

“阁下,未免也太过分了点吧。”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可以很明显的听出来来人的心情非常不舒服,可以说已经找到了李山的位置。

“哼,过分吗?这只是一个教训,你应该庆幸今天来的是我,而不是我师尊,若不然,这红岩城,便没必要存在了。”

说吧,李山的声音越来越远;“下一次,我师弟江烈会亲自登门拜访诸位,希望到时候你们还会有以大欺小的念头,那么我们一帮师兄弟,会陪你玩玩。”

“江烈?师兄弟?”皱眉之人不敢在动手了,因为他知道江烈背后站着的是谁,若是那个人真的出现在红岩城,还真就没人挡的住。

“寒风,我劝你今日之后打消了那个念头,并且亲自登门道歉,以后让门中之人看到江烈,躲一躲。”

“可是师尊,他背后是谁?让你……如此害怕。”

“炎雷宗主。”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金枪想到了那个最后走的那一位说的那句,他算个什么东西,寒风也要掂量掂量,如今看来,这句话没有丝毫玩笑成分,要知道光是炎雷宗的核心弟子就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

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空中江烈那消失的身影,似乎都想记住这么一位人士,当然有一部分人不是害怕,而是想着怎么抢夺江烈,能来血州的人大多数都是亡命之徒,早就把生死看得很淡了。

此刻,轿子慢慢的离去,只剩下了一个影子。

江烈看到四周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人了,而且周围也不在跟红岩城相似,似乎已经离开了红岩城。

“江烈,别看了,这是红岩城外城,而刚才的是内城,你别看内城如此繁华,那都是因为陈才学院坐镇,所以不混乱,外城不一样,别看没人,或许你一跳下去,就会十几个大汉跳出来杀你灭口。”

红月直接介绍道,毕竟外城与内城的区别还是闹大的,血州永远是血州,外城是最为混乱的,可以是人鱼混杂,而内城,若不是有太多高手太过低调,再加上陈才学院和各个势力,害怕惹了不该惹的人,被杀,估计比外城还要混乱。

红岩城,鲜血染红了岩石建立的城市,不是谁都敢这般称呼的。

“外城?”

江烈看着这下方的沙漠,心中也有些好奇,这个路程离内城绝对算得上遥远,他们可是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赶到。

而且下方根本没有树木,但是沙石都是黑红色的,可以想象这个地方究竟死了多少人。

“红岩城,原来还有如此地方,估计内城那个地方,大多数是因为陈才学院,再加上各个势力在过复杂,但是这里估计的人估计不会在意你的背景,直接击杀,毕竟即便你的势力在强大,也不可能瞬间赶过来,再加上这里生活的人大多数都是亡命之徒,可不会在意你的背景。”

江烈看向红月,慢慢说到,他明白,这才是血州,若是血州都跟内城那般,杀个人还有顾忌,估计早就不在混乱了。

“对,所以,你要小心了,李山可不会随时陪着你,况且,这里比李山强大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可不在乎你背后是谁。”

红月淡然的说了一句,似乎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些事情。

的确,十八州早就有了霸主,唯独血州没有,这里生活的人,都是在其他州混不下去,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亡命之徒,谁会在意规矩?实力就是规矩。

“江烈,你可知道,血州如今的处境嘛?”

“啊?不清楚。”江烈摇头,他实确实不清楚血州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而且处境又是什么意思。

“南域,浩瀚无尽,有十八州,除了血州,每一州都出现了霸主势力,当然雷州最为强大,五大宗门无论哪一位来到血州都可以成为唯一的霸主势力。”

红月说完看向江烈,似乎想要看看江烈的反应。

江烈也有些好奇,他明白那两宗一门一岭的实力,不然也不会将炎雷宗牵扯住,分出部分资源。

而若是说无论哪一个势力来到血州都可以成为霸主势力,为何要龟居在雷州,一个人独享一州势力不是挺好。

“因为他们不敢!”

红月的再次开口,让江烈好奇。不敢?在这南域竟然还有炎雷宗不敢的,他可是非常清楚炎雷宗有多强势,除了一个没有统一的血州,貌似每一州都会给炎雷宗进贡,不然不会有炎雷宗一家独大的现象。

“炎雷宗虽说强大,但是血州也不差,先不说这里的混乱程度,当年这里可是出了一个强者,一个人硬抗二十多位同阶强者,并且威胁对方谁若是敢再来沾染血州,绝对会将对方势力连根拔起,虽说如此,但是他却没有建立势力,任由血州自由发展。”

“这个人还在吗?”江烈听到有这么一个强大存在,自然想要清楚对方是否还存在。

“谁知道,所有人只知道他是陈才学院的校长,但是从来没有人现身,这也是为何诸多势力将门中弟子送来的原因,而且陈才学院直接公开不收炎雷宗之人,依旧活的好好的,这本就是一个奇迹。”

“不过,血州,每十年都会有一次天才之间的大比,名为铁血试练!它集合了血州最具天才的人物,无论是哪一个势力,都会参加,年龄不能超过三十岁,而据说胜利者,能够进入当初那位留下的秘境之中,所以每一个势力都会送人来血州,包括炎雷宗,都是为了那一个秘境,因为都明白,若是能够从中获得那个人的传承,那么血州或许就是那个人背后势力的。”

“铁血试练?秘境。”

江烈眉头一挑,心中却在好奇,四大公子之所以创建势力是否跟此事有关,毕竟看得出来他们背后的势力,都非常强大。

“别想了,也是因为这场试练,血州才会这般血腥,因为所有人都想在对方没有成长起来,消灭对方,毕竟天才实在太多了,即便是十七州的那几位霸主,也都希望,是自己手底下的人将血州拿下,无形之中将会超越炎雷宗,成为南域最强大的势力。”

“原来。”

江烈点点头,这种大势力之间的战斗,都是因为这场试练,所以血州才会如此混乱。

“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何血州势力每天无数的出现,但是没有几个坚持到第二天,而红岩城势力最为复杂,因为他们都想将陈才学院出来的学员收为自己门下。”

红月看着江烈,江烈点点头,便是明白,吸收陈才学院的弟子,是因为陈才学院是那个人创建的,若是说谁最有可能获得传承,无疑是陈才学院的学生。

“之前,林家为红岩城第一势力是因为背后站着炎雷宗,都不愿意得罪,而如今林家因你而灭,我红月楼说是第一势力是因为其他势力要相互牵扯,没有闲功夫搭理我一个女子,但若是真要说谁才是第一势力,我估计无论是谁也不敢承认,以前有炎雷宗,大家都让步,现在都害怕成为其他宗门的眼中钉,所以将我红月楼推了出来,若是真打起来,红月楼就是炮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