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非凡高手  >  第二章:恶人自由恶人磨

第二章:恶人自由恶人磨

2051 2017-12-29 15:55:38

滨江国际小区门前的地上还有一滩滩的血迹。

修理自行车的工具被散乱的仍在一旁,陈枫冷冷的看眼现场,木然的朝小区里走。

“你找谁?“岗亭里的保安从里面出来。

下一秒,已经再看不到人影。

9栋楼的停车场,一块被铁栅栏圈出的空地里两只凶猛的比特犬正嚣张的瞪着陈枫。

“你乃天煞孤星转世,你若不走,你父母早晚被你克死!”

在比特犬的狂吠声中,他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预言:天煞孤星,克天克地,克人克已!

克天、克地、克人、克己!我不是天煞孤星!

歇斯底里的怒吼在如同火焰在胸中升起,一股肃杀之气在停车场弥漫。

狂躁不安的比特犬被恐惧压迫,暴躁的冲击着护栏。

陈枫冷冷的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两声哀嚎后,凶猛的比特犬倒在了血泊中。

13楼的窗户探出一张肉坨脸,看见狗死了,“呜嗷”就是一声鬼叫。

她缩回去不知道冲屋里喊着什么。

陈枫看准窗户位置,径直上13楼,每路过一层,他都过去按一下电梯。

等他到13楼,那两口子正气势汹汹的在等电梯上来,突然看见他,两口子都懵住了。

“你!“

“咣、啪!“没等男人说完话,陈枫抬起一脚直踹他面门上。

42号的大脚印38号的脸上,两颗门牙带着血筋在嘴边晃悠,妇女见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结果迎来的是一顿大嘴巴!新纹的两条眉毛被打的像毛毛虫一样。

陈枫上前踩住男人的脸,冷冷的问话:“楼下的狗是你养的?“

“是我养的!“男人说话很硬气,虽然说话漏风。

“那我就没找错人!”陈枫语气和善,似乎不像是来寻仇的,倒像是老朋友。

知道凶手是谁了,他也不再问了,一脚踩下去,直接把男人手骨踩断。

杀猪般的嚎叫传出去老远,楼道灯从1楼亮到19层。

“兄、兄弟!有话好说!”

“我没什么可跟你说的,杀人偿命,你的狗咬了人,那你就替你的狗偿命!”

直到这时候,男人才知道这哥们是来寻仇的!

早上他狗是咬人了,不过咬的不就是门口一摆摊修自行车的吗!

“啊!”

不等他寻思完,陈枫的脚已经落在了他另一只手上。

这回他不再是鬼哭狼嚎了,这回直接昏过去了,尿骚味在地上蔓延,陈枫嫌弃的走开。

妇女已经醒了,看见老公被打的屎尿齐流,“熬儿”就是一声鬼叫。

“你再叫,你老公命就没了!”

“你!你想干什么!”妇女胖的跟金锣火腿似的,那眼影花的赶上鞋底了。

陈枫也懒得跟她搭话,冷冷的扔下句话转身走人。

“你要不想你老公死,就带着钱去人民医院门诊,看望今天早上被你家狗咬的人!”

半天过后,男人悠悠醒来。

小区里已经响起救护车的警报,胖女人看老公醒了,“扑通”一声扑进他怀里。

由于楼道空间狭窄,女人又实在太胖,所以她这一扑,一条腿直接跪在了男人手腕上。

手腕已经骨折,在被媳妇这么一跪,钻心的疼让男人已经喊不出声了。

他沙哑的落下两滴委屈的泪水。

“老公,你别哭,我这就给我小舅子打电话!”

………….

人民医院,抢救室的灯灭了。

李艳霞在儿子的搀扶下踉跄的走到门口,医生摘去口罩,冲大伙笑笑。

笑容如同释放李艳霞紧绷神经的一把钥匙,在坚持了4个小时后,她终于是昏倒了。

再次醒过来,她和老伴同时躺在一间病房里。

“这是…..!”

“这是高护病房!我爸的伤不碍事,都是皮肉伤,长几天就好了!”

陈枫娴熟的耍弄水果刀,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母亲:“妈,你也安心的在这住两天吧!”

“我在这住啥!这一天多贵啊!”李艳霞说着就要下地。

“不贵!儿子有钱!”陈枫收起水果刀说:“再说这钱都花了,不住也不能退了!“

“咳、咳,儿子让你住,你就住呗!”

“爸!你醒了!”

听见父亲说话,陈枫赶忙到他床头:”你大腿跟手臂被咬折了,别乱动!“

“我不动,我就是想看看我胳膊腿都还在不!”

“一天竟胡说,哪个不在!都在!”李艳霞看见老伴醒了,心里激动又有点哽咽了。

“你哭啥!我又没死!去买两个菜,我跟儿子喝点!”

“喝、喝,喝!就知道喝!”

“爸,你安心养伤,等你好了我再陪你喝!”

“回来…..就不走了吧!”陈家旺小声的问儿子。

“不走了!”陈枫毫不犹豫点头,他这次回来,也确实不打算再走了。

十年的杀戮他早就不信那预言了。

就是那预言还在,依旧会实现,那他也不打算再跟家人分开,这十年他失去的太多了。

一家人在病房团聚,敲门声轻轻叩响。

小护士进屋对患者进行检查:“大爷,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没有!”陈家旺想了想说。

“一个月内不要饮酒,忌口,不要食辛辣、海鲜!”

“你是家属?“小护士说完,转头看向陈枫。

“嗯!有什么事吗?”

“患者一天要打7组药,我怕大娘记不住,就跟你说了,每天上午3组下午4组!”

陈枫把小护士说的一一记下,一家人连说谢谢把人送走。

等小护士离开,李艳霞开始愁了,儿子都26了,还没对象呢,隔壁王婶家儿子24孩子都2岁了。

“儿子,你看刚才那护士怎么样?”

“妈,你就别操心了,我刚回来还不想这些!”陈枫苦笑一下。

十年戎马他杀人不怕,就怕别人被他介绍对象。

母亲有些失落,不过想想也是,儿子才刚回来还是陪陪家人的好。

这时候给儿子介绍对象,不等于把儿子往外赶吗。

敲门声再次响起,母亲纳闷:“医生不是刚出去吗?“

说声:“请进”就好奇的看。

可这一进门,母亲、父亲都慌神了,连陈枫都是一愣,进来的不是医生!

是一老一少,两个警察!

警察怎么来了?陈枫心里狐疑一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