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非凡高手  >  第二十八章:酒吧

第二十八章:酒吧

2190 2018-02-23 11:20:00

看清楚来人正是陈枫,李老八有些慌了心神,心里暗骂一句,“出门没看黄历!自己认倒霉”!

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可这笑容比哭都难看。

在李老八肩膀处微微一用力,疼的他额头上冒出汗珠,想叫出声来,耐于公共场所,只好咬牙强忍。

两人有些亲密的动作,就像许久未曾见面的老友,相互诉说着。

手上继续用力,脸上却是一片祥和,微笑的问道:“八哥,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不只能给兄弟解释一二”?

疼的龇牙咧嘴,带着哭腔说道:“枫哥您轻点,我胳膊快掉了,有什么你就说,我知道的一定告诉您”!说着就想摆脱,可是枫哥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枫哥依旧满脸笑容,搂着李老八先前漫步,“前几天小区前有人砍我,知道是谁指使的不”!

听到这消息李老板精神一颤,随即心里暗骂,“你心里就没点B数?自己得罪谁了不知道”?可嘴上却说道:“我想应该是黄哥,不对是黄振义他小舅子干的”!

听了这话,陈枫眉头紧皱,“他小舅子?干什么的?”

随着手劲的加大,实在忍不住疼痛,李老八苦苦哀求着,“枫哥,你先放手其他事情都好说”!

看看眼泪含眼圈的李老八,实在是有些搞笑,“哪来的那么多条件,先回答我的问题”!不过手中的微微放松了几分。

感觉到疼痛减缓几分的李老八,感激的看向陈枫,“他小舅子在松北区道上玩的挺好,再步行街还开了一处酒吧,叫什么梦幻国度音乐酒吧”!

“那就麻烦你陪我走一趟”!说就就向商厦外面走去。

李老八脸色顿时大变,体如筛糠般的抖动,“大哥.....大哥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我像是开玩笑”?

“大哥,你是我亲大哥,他们要是知道是我告的秘,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家还有老人需要我照顾呢”!李老八带着哭腔求饶道。

“这个你和我说不着,既然你选择招惹我,就要承担”!

手上用力,基本上是夹着他走出商厦。

“上车”!枫哥指向自己的二八大梁。

李老八彻底傻眼了,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用这样的座驾去打架。自己还是跑吧。

枫哥将买好的衣服挂在自行车上,在一回身,李老八已经不见踪迹。

摇摇头,“就这样还出来混社会?丢人”!

此时不过早上十点多,酒吧门口冷冷清清,顺眼看去,里面只有几个服务生在收拾着卫生。

看到有人进来,服务生有些发愣,这个时间来酒吧的,不是神经就是弱智。

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马甲的男子走上前来,很有礼貌的说道:“对不起先生,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

“我找你们老板”!

“先生,老板不在这里”!男子冷声说道。

“啪”!一声清脆的碎裂声。枫哥直接将吧台玻璃踹碎。

服务生有些慌了神,对着耳麦喊道:“保安,保安,有人砸场子”!

听到有人闹事,魏德凯和四个彪形大汉急忙起身,拿起身边的甩棍,怒冲冲走向前面。

一个秃头汉子怒声骂道:“老板看我的”!

魏德凯并不说话,时而跟在几人身后,来到前厅,隐藏暗处观察现场,随手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玻璃散落一地,酒吧内的装饰也被砸的七七八八。

光头大汉恼羞成怒,”小子我看你是找死“!说着抡起手中甩棍,砸了上去。

微微一闪身,躲到男子身后,抬手就是一棒子,解释的打在后脖颈处。

只觉得眼前一黑,噗通摔倒在地。

自己得力干将紧一个照面就被放到,魏德凯心里不免有些害怕。

其他三人见状,互相交换眼神,挥舞手中甩棍朝枫哥打去。

枫哥冷笑一声,抡起手中棒子迎面走去,一下一个,三个壮汉应声倒地。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狼嚎响彻整座酒吧。

“叫你们老板出来”?枫哥踩在男子背部,不断用力。

男子口硬道:“小子你也配见我老板”?

“哦,原来我不配”!说着在次加大力气,男子的背部的骨头不断发出碎裂之声。

“叫你老板出来”!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男子咬牙坚挺,枫哥笑了,“小子有种”!抡起手中棒子,对着脑袋就要打去。

“我在这”!阴暗处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这时候男子反倒镇定起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事儿来了,害怕也没用。

“我.....我就是”!声音依然有些颤抖的说道。

枫哥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远处。

男子走了出来,身穿一套黑色西服,胸口处一个白色方巾,留着板寸,脖颈处露有一块纹身。

不等男子开口,枫哥问道:“黄振义是你什么人”?

男子倒是淡然,“我姐夫”!

三个字一出口,只感觉膝盖处剧烈疼痛,栽倒在地。

“前几天是你派人去滨江小区闹事”?枫哥一边问一边点燃一支香烟。

男子心头一惊,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输人不能输场面,男子强忍疼痛说道:“你最好赔礼道歉,不然.....”

“嗷儿”!男子尖叫一声。

“不然怎样”?说着对着男子腹部又是狠狠一脚,踹出五六米远。

男子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扭曲了。

枫哥追上前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

顷刻间男子的脸肿的老高,发型也乱了,衣服西服也破了,嘴角处流出丝丝鲜血。

在场的服务生全部都杀掉了,平日里只看到老板殴打别人,别人殴打老板还是第一次。

轻轻吸了口烟,枫哥笑着问道:“还用我道歉么”?

“大哥我错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吐了口血水男子求饶着。

“前几天派人砍我的事情怎么算”?

“大哥我陪您精神损失费”!男子咬牙切齿,直接出道这么久头一次这么窝囊。

直接成为别人案板上的肉,又能做些什么呢?

“怎么个赔法?”说着再次挥舞大棒。

“大哥,别打了,保证你满意,后屋我现金,我这就给您拿去”!挣扎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向后厅走去。

枫哥紧随其后,要是敢耍滑,一棒敲倒。

在沙发处胡乱翻腾一番,拿出一个袋子,递到枫哥手中。

枫哥也不客气,接了过来。“小子算你识相”!说完拎着就要走人。

走到门口回头笑着说道:“老弟以后有事找枫哥,绝对好使”!

男子早已经在心里招呼了枫哥祖宗十八代,这事肯定没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