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非凡高手  >  第六十四章:欠的都是情债

第六十四章:欠的都是情债

3094 2018-04-03 22:31:01

  

  

  还好现在已经深夜,小区内基本没有过往行人,被别人看到白大记者醉酒后是这个样子,第二天一定会上热搜榜第一名。

  

  有些无奈的陈枫问道:“喂,大小姐老实点,你家住几号楼”?

  

  此时究竟已将完全点燃白灵的兴奋点,趴在陈枫得背上,时而唱歌时而哭泣,听到有人问话,硬着舌头说:“我家没了……爸爸被抓走了,哪还有什么家”。

  

  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现在的枫哥肠子都已经悔青了,早知道这样不来赴约好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轻轻将白灵放下,再次问道:“你家住哪?再不说我可走了”。

  

  正要离去的枫哥却被女子一把抓住,“五号楼1103,这是门卡”。

  

  说着摆了个骑马上轿的姿势,嘟着嘴说:“你背我上去”。

  

  陈枫无奈,再次背起白灵向她家走去。

  

  白灵家两室一厅,屋内凌乱不堪,但仍然可以看出她有一颗少女心,屋内摆满了各种娃娃,墙壁上挂着她的写真照片。

  

  枫哥将醉酒的白灵轻轻放在床上,“早点睡吧,我走了”!

  

  女人眼神迷离,娇滴滴的说道:“别走”!

  

  那还有之前的醉酒的样子,一把拉住陈枫,狠狠一用力将他摔在床上,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枫哥傻眼了。

  

  白灵不停地脱着自己的衣物,一件件掉落在地上,片刻间一丝不挂的白灵做在陈枫腿上。

  

  不停地在他耳边娇喘着,枫哥彻底震惊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枫哥是谁?他乃是柳下惠,虽有香艳一幕就在眼前,可他依旧做还不乱。

  

  他不是什么坏人,但也绝对不是好人,虽然没有什么行动上的表现,可这次他绝对是大饱眼福。

  

  仔细的打量着白灵身体每一寸雪白的肌肤,别说身材确实不错,脱光了比穿着衣服的她更加有诱惑力。

  

  白灵脑中一片空白,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个陌生男子这样的动情,身子牺牲了自己的尊严。

  

  四目相对,白灵火辣辣的看着枫哥,眼睛微微湿润,“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可惜我暂时没能力还给你”。

  

  有些发愣的陈枫这这才知道大记者为何会上演这样的一幕。

  

  轻轻地抱起白灵,又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就像恋人照顾自己的女友一般。

  

  “钱的事情你不需要多想,就当我买了支潜力股,说不定你哪天红了,到时候我可要你双倍还给我”,为了缓解气氛,枫哥打趣的说着。

  

  “你说的未来可能是存在的,但是我看不到了”。说着再次钻进枫哥怀抱。

  

  香唇贴在枫哥的嘴巴上。

  

  陈枫彻底傻眼了,“我靠这也太疯狂了吧”。

  

  急忙摆脱女子的纠缠,冷声说道:“白大记者你这又是何必呢?其实你并不欠我什么,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着转身离去。

  

  枫哥心中暗想,在不离开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就算神仙来了,面对这一幕恐怕他老人家也会把持不住的。

  

  白灵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喉咙处就像塞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来。

  

  眼睁睁的看着男子离去。

  

  “砰”………一声清脆的关门声。

  

  来到外面的枫哥被清风吹过,感觉无比的舒坦,同时他也有些后悔,那么棒的尤物摆在自己面前,怎么就没下手呢?

  

  要知道白灵的身材可比他之前见过任何女人的身材都要好的不止一个档次。

  

  陈枫一边走一边佩服着自己的定力,长叹一声:“哎都怪枫哥太善良啊”。

  

  ………………..

  

  看着男人离去,独自一个人留在房内的白灵失声痛哭,她哭自己没用,哭自己的软弱,哭男人的无情。

  

  想她白灵当年也是电台的堂堂一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之痴迷,可偏偏在这个男人面前丢了自己最高贵的尊严。

  

  她想不明白,为何萍水相逢陈枫会帮助自己,起初她以为陈枫像其他人一样想要得到自己,只是手段高明了些。

  

  可惜自己想错了,这一次她白灵彻彻底底的输了。

  

  渐渐地感觉到身子有些冰冷,无力的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穿了起来,哭累了,就唱,歌声充满整个房间。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你不许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唱累了哭,哭累了唱,如此反复着,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内,照的白灵暖洋洋的。醒来后的她伸了个懒腰,回忆着昨晚所做的事情,看看自己的胸前,她并不后悔那样做。

  

  想到这里白灵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自从她父亲和叔叔出事之后,一直生长在蜜罐子里的白灵,从九天之上跌入凡间,见惯了白眼和势利的亲戚朋友,翻脸不认人的同事和上级那副丑陋的嘴脸,更是丑恶的对自己身体垂涎三尺的台长,为了逼自己就范,可算是用尽了各种手段,这段时间白灵简直如同生活在地狱里一般。

  

  但就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让自己从新燃起了斗志,也正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人间的亲情,经过昨晚的一夜的哭泣,她彻底将这段时间来压抑在内心中不满与愤恨统统释放出来。

  

  她要感谢陈枫,但不是现在,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

  

  乡下的王柏军这段时间可是忙坏了,自从种药的项目走上了正轨,又得到了村长的大力支持,种植基地在逐渐的扩大,干活的人手也显得捉襟见肘。

  

  至于用工这样的小事情他也就没和陈枫多说,而是在村子内进行招聘。

  

  大家都是庄稼人,对于种地干农活那是得心应手,村民们侧面了解种药可是前途光明,村子虽然以挖煤为主,可留在家内的女工种药再合适不过。

  

  雇佣女劳动力相对于低廉一些,这也是起步阶段王柏军所能承受了的。

  

  招聘的当天,没想到第一个报名的竟是翠花。

  

  “军哥俺要跟着你干”!翠花满脸兴奋带有羞愧之色的说。

  

  其实这段时间翠花一直在王家忙前忙后,照顾着王柏军的父母。

  

  两个老人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因为自己没钱,翠花的父亲说啥都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柏军,为了这事王柏军的母亲暗地里没少流眼泪。

  

  可随着儿子种药的事情干的风风火火,而且收入也还不错,父母亲对于儿子的亲是也就放下心来。

  

  看到翠花报名,王柏军则是笑开了花,兴奋的说:“好啊,你能来我求之不得”,可是下一秒脸色变成了苦瓜样,“你爹能同意你来么”?

  

  翠花微微一笑,“我都这么大了,俺爹他管不了我的,再说了俺娘特别支持我到你这里来种药,让我监视你”!

  

  听说未来的丈母娘支持,王柏军心花怒放。

  

  轻轻滴刮了下翠花的鼻子,“小样还懂得监视呢”?

  

  “是啊,俺娘说了这男人一旦有钱就要学坏的”。说完这话翠花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脸色变得通红。

  

  咳咳咳………王柏军也不好意思的干咳几声。

  

  没几天的时间,就雇佣到了十多个女劳动力,虽然力气不如男人,但是细心程度比男人高了不知多少,这样就避免了很多的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

  

  上班后的陈枫还在昨晚的事情而后悔,后悔为什么那么假正经。

  

  “哎事情都过去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枫哥只好安慰着自己。

  

  说实话昨天晚上陈枫没有动心那是骗人的,坐在他身前一丝不挂的女人曾经可是松北第一女主播,只可惜他不喜欢趁人之危。

  

  看看报纸,无聊的打了会电脑,突然想起这阵子怎么没见到齐三大队长。

  

  想到这陈枫大声喊道:“小张……小张…..”

  

  片刻,就看到一身穿保安男子走了进来,笑着问道:“经理您找我什么事情”?

  

  “最近怎么没看到齐队长?是不是他又在偷奸耍滑不好好上班”。

  

  “这个……”保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支支吾吾的,有话就说”。

  

  “经理你不是派他看车库去了么,这段时间齐队长一直守在车库,很是老实”。

  

  陈枫愣神,心中满是疑惑,这小子何时变得这么听话了?

  

  “那你先下去吧”!说着枫哥摆了摆手。

  

  起身向车库走去,离老远就发现车库门口处笔直的站着一道身影。仔细观看,不是齐队长又是谁。

  

  枫哥叼着香烟,晃晃悠悠向前走去,“哟齐大队长站岗呢”?

  

  “陈经理好”!齐三条件反应一般站直身体,虽然脸上一团和气,可心中却对陈枫怨恨的不得了。

  

  自从陈枫出现他齐三就没得好过。

  

  枫哥刚想说些什么电话声响起,看着电话号码,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