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风灵五人组  >  第十一章 守夜

第十一章 守夜

2094 2018-01-30 14:22:08

“诶,不是,我……我,我刚刚胡说,我怎么可能能力有问题,诶,也不是,我喜欢女人,我对江岸没想法的……”

不解释还好,靳言这么乱七八糟一解释,众人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就连在一旁喝汤的江岸都默默地挪了挪屁股。

“对不住,我看不上你。”

靳言:……

眨眼间,三人已经离靳言三米有余,如同隔绝瘟疫一般,远远地瞅着他。

深吸了一口气,靳言强忍住将这三个混蛋抓过来一人给一拳的冲动,抬手唤出三叉戟重重朝地上一插,大吼道:“我是说,我不是风湿,我是猎人岛最年轻有为、帅气多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猎人——靳言大人,这才是我的称号,不是什么风湿水湿的!”

众人:……

“哦,”集体愣了片刻之后恢复淡定,各自回到刚刚的位置,盛汤的盛汤,啃干粮的啃干粮,江岸还嫌弃地撇撇嘴:“早说嘛,真是,戏精!”

一口血再次堵在胸口,靳言捂着胸口缓缓地坐了下去,还没等他平复下来,就听到暮霭又开始朝原非发问:“诶,江岸是风之王,靳言是猎人,那你呢?你也是猎人吗?”

她刚刚记起来,之前靳言说过,风之师这个称呼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风之师,而不可能是两个,所以,原非肯定不是猎人。

那么,她是什么人?

之前说过的句芒之星,又是什么东西?

刚刚还在嘲笑靳言的原非脸色也瞬间黑了下来,跟便秘似的握着勺子看着暮霭,无语凝噎。

靳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被原非一个眼刀丢了过去。

“闭嘴!”

放下勺子搅了三圈,原非默默在心头重复了三遍她是普通人之后,这才微笑着抬起头,看着有些尴尬的暮霭和笑得打跌的靳言。

“我不是猎人岛出来的变态,请不要用这个称呼叫我。”

“我去,什么叫做猎人岛出来的变态?”

脸色一变,靳言瞬间不干了,跳起来就要反驳。

原非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对着抹鼻子的暮霭笑道:“你以后也尽量离他们远一点,要知道,十个猎人九个基,还有一个在学习,没一个好东西。”

“你才搅基,你们句芒之星全是女人,还净是些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我还没说你们蕾丝边呢,小暮应该离你们远点才对!”

场面一时剑拔弩张,暮霭眨巴着眼睛不敢出声,却见原非微微一笑,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优雅缓慢地站了起来。

原本枯死的草地像是突然活过来一般,绿荫如喷泉一样,从原非的脚下蔓延开去,洁白的小羽毛也从原非的手腕、脚腕和耳后,一点点地长了出来,金色的长剑携带着雷霆之势,狠狠地朝对面的靳言劈去!

“你说什么?!再给老娘说一遍!谁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砰!”

枪剑相击的巨大威力瞬间将周围的草木连根拔起,暮霭见势不对,早就躲在了一边偷看,只剩下江岸一个,在狂风中死死抱着铁锅不肯放手,坚强而倔强地挣扎。

“诶,别打别打,汤泼了泼了!”

“嗯?!就准你说!悍妇!”

“悍妇?!”怒火几乎要将原非整个人烧炸,长剑一变,柔软的长鞭立刻像毒蛇似的朝靳言抽去,“死基佬,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骚包还废柴,跟捕风者一样浪费资源,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只变态!”

“基佬?!废柴?死悍妇,要打架是吧?”

一个凌空起跳避开原非的长鞭,靳言又一个俯冲跳了回去,几个来回下来,两人几乎鼻子贴着鼻子互掐,谁也不肯让谁一下。

而适才还被暮霭整理得干净整齐地面基地,此刻如同鬼子扫荡过一般,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噼里啪啦!”

“砰砰啪啪!”

“哎哟!我的头!”

“唧唧!”

飞沙走石,暮霭一个不妨被一个石头砰得砸中脑门,瞬间摔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见更多的如同飞蝗石一样的石块朝自己飞了过来。

“砰砰砰砰!”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在耳边,自动转换成伞状的龙龙一边护着暮霭,一边唧唧唧唧地朝那边怒吼。

“悍妇!”

“基佬!”

“别吵了。”

“砰砰砰!”

“别吵了!”

“给我安静!”

巨大的冲击波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劈在两人中间,瞬间将纠缠在一起的靳言和原非逼退好几步。

“再打今晚让千金和你们一起睡!”

恶狠狠地盯着还想再打的两人,江岸毫不犹豫地将铁锅往地上一扔,愤恨地转身离去。

拉帐篷,钻进去。

刺啦关上。

拍拍尘土将龙龙收好,暮霭从土坑里爬出来,看了一眼依旧面对面的两人,摸了摸鼻子,回头看了一眼。

厉害了,这什么千金的,果然厉害,瞬间就让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人停手,有机会必须要认识认识。

点点头,暮霭决定让气氛活跃一下,拍拍手走了过去。

“那个,汤快冷了,你们要不要……”

“汤?!”

异口同声地一声惊呼之后,原非和靳言对视一眼,同时朝刚刚铁锅所在的地方跑去。

空空如也的锅底,就像被一个巨大的舌头舔过一样,连点渣滓都没有留下,一道轻飘飘的凉风过后。

空旷的原野瞬间爆发出两声震天的怒吼!

“江岸!”

……

篝火噼啪作响,金黄色的火星子溅得到处都是,原本只是在帐篷里躲避的江岸,此刻却发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鼾声。

暮霭扯了扯嘴角,摇摇头选择自己什么也没看见,起身将睡袋拿了出来,摆在篝火旁铺平,拍了拍。

“小暮,你干嘛呢?”

有些疑惑地看着暮霭这一番动作,靳言有些纳闷地问道。

“守夜啊,”暮霭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边说还边从包里掏出一些之前准备好的钢丝,“你们白天都辛苦了,晚上守夜就交给我好了,虽然我伤害不了那些肉……嗯,风灵,但我至少可以给你们示警的,你们赶紧去睡吧,有事我叫你们。”

头也不抬将话说完,暮霭将线也理得差不多了,刚准备起身动手,一抬头就看见身前站了两个人,一脸便秘的表情看着自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