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风灵五人组  >  第二十章 走大运

第二十章 走大运

3060 2018-03-12 13:50:52

所有人都已经身受重伤,而他们拼尽全力的反抗,却并没有对眼前这一群风灵造成实质性伤害,这场战斗,说到底,是他们输了。

可这场战斗不是比武场里的切磋,而是失败就意味着死亡的战场。

几个人的眼里有笑,也有泪,靳言在发现反对无效之后,也自暴自弃地选择起身把裤子扯好,随即一脸淡定地长枪撑地,看着靠着穴壁的三人。

“嘿,我们几个是不是也算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原非:……

暮霭:……

“是又怎样,怎么,你还想攀个亲戚、拜个把子不成?”翻了个白眼给靳言,原非嘴角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别,我对你们句芒之星的老古董可都没有兴趣,你可以问问江岸的意思……”贱兮兮地翻了个白眼,靳言说完,又一副看戏的模样朝江岸看去,这才发现,江岸全程都没说话,一脸思索加看智障的表情,看着自己……

靳言:……

“喂,你那什么眼神啊!小爷又没扒你裤子,你还这么一脸欠钱的表情,你……”喋喋不休地话语还不等他说完,江岸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摸了摸下巴,“你们不觉得,你们的话,有点多吗?”

“我去,”靳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都要死了,还不准人说话了?你闷葫芦,还不准别人留遗言了?我说你就是太矫情了,太缺……”

“我是说,你们没发现,你们说了这么久,这些风灵,却并没有伤到我们吗?”江岸扶额,嘴角抽搐地快速截断靳言的话,将自己发现的东西飞快地说了出来。

众人嬉笑的声音一顿,呼吸也跟着停滞了一下,呆愣片刻之后,齐齐地朝刚刚围着他们的风灵看了过去。

风灵,还在。

龇牙咧嘴、口水流了一地,尖利的爪子也按捺不住地在地上攒动。

可是。

就算如此,他们却没有碰到几人的一个衣角。

“他们……”

震惊地望着眼前的情景,暮霭几乎不可置信,江岸却沉了沉眼眸,扶着穴壁站了起来:“咳咳,他们,过不来!”

刚刚他任由靳言几个胡扯嬉闹,也不过是想看看,这些风灵到底是在戏耍他们,还是真得过不来。

没想到……

“你们还记得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鼎吗?”

“鼎?”暮霭的眼神有些不解,“记得啊,这个……跟鼎有什么关系?”

江岸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但眼神却明亮许多,望着周围越发激动却只是徒劳的风灵,擦了擦嘴角的献血:“跟鼎没关系,可是,跟托着鼎的链子,应该有关系。”

原非的眼神,瞬间亮了,思索片刻之后,她又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拥挤的风灵群,看向江岸:“你的意思是,他们……”

“对,”江岸点点头,和原非对视一眼之后,摇摇头笑道,“我们还真是,走了大运!”

暮霭:……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什么对?什么走了大运?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他们就是那群托着鼎的风灵?”暮霭还处在迷茫之中,在一旁听了半响的靳言一瞪眼睛,猛地反应过来,“他们……他们还被锁着?”

“孺子可教也!”

江岸欣慰地点点头,恨不得上前去摸一摸靳言的狗头。

靳言:……

“那我们现在这地方是……”暮霭总算有点明白过来,试探性地接过话,“他们够不着的地方。”

“不仅仅是这样,”江岸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这里,应该是之前利用这群风灵的人,专门设置的一个安全区,为的就是防止风灵暴走,他们好有应对和处理的区域和时间。”

“可惜的是,”原非摇摇头,嘴角的笑意有些复杂,“他们还没来得及处理他们预想的最坏的结果,就遇到了灭顶之灾,这群风灵,也这么被留了下来。”

江岸也跟着点点头:“是啊,我刚刚跟他们交手的时候就觉得奇怪,如果真得是正常的风灵,到他们这种高阶,怎么可能还有我们还手的机会,偏偏我们几个到现在,并没有谁受到致命的伤害,也就是说……”

“他们的状态并不好,或者说,”靳言眼睛亮了起来,“他们现在,很虚弱!”

“那是不是就代表着我们可以打赢他们离开这里?”暮霭惊喜地插嘴,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一片沉默。

江岸轻轻咳了一声,摸了摸暮霭的狗头……额,不是,脑袋。

“孩子,就是大象再虚弱,也不是一个屎壳郎可以推动的。”

靳言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一脸严肃地补充道,“对,至少,也得一百万只屎壳郎。”

江岸:……

暮霭:……

原非:……

“这是要表演屎壳郎推屎总动员吗?”

靳言:……

“那个,我的意思是,给小暮解释一下,呵呵,我们这点人,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打赢他们……”靳言越说越小声,最后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干脆脑袋一横,转移话题,“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打是打不过,我们怎么出去?难不成在这里等长老会发现,派人过来救我们?”

“怕那时候我们都成了一堆白骨了,”凉凉地接过靳言的话,原非四处打量着,“这里本来就十分诡异,我们的风灵到了这边都自然地受到了压制,现在又有这些大家伙守着,我们要发求救信号给长老会,怕是不可能。”

“那怎么办?难不成我们就这样干等着,活生生憋屈死?”靳言挑眉,那他的一世英名岂不是要毁了?他可是现在猎人岛最有潜力的精英猎人啊,这第一次出岛历练,就死在了执行任务的途中。

最重要的是,死在任务中,和风灵同归于尽也就罢了,现在风灵弄不死他,他也弄不死他,他却有可能被困在这个地方,活生生饿死。

这也……太憋屈了吧?

“那也不一定,”江岸眯着眼,在仅有的这小片区域内,沿着穴壁一点点摸索,“他们既然专门留了这么个地方,不可能什么也没安排,不然,他们若是被困在了这里,又该如何出去?”

“诶,你这话说的很有道理!”靳言将长枪重重一放,收了起来,也加入到江岸和原非的搜寻队伍里,跟个巨型壁虎似的在穴壁上,上蹿下跳。

“我什么时候说话没道理呢,”鄙视地白了靳言一眼,江岸顺手捉住打着光到处乱飞的龙龙,放在眼前,“乖,照亮点,对,就是这里!”

暮霭:……

这是她的……

没人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洞穴本就很深,再加上有些癫狂的风灵一直守在旁边嘶吼,几人从最开始的偶尔开开玩笑,到后来的沉默疲倦,谁也不知道,时间到底溜走了多少。

“啾~”

低低的一声,暮霭连忙将飞在半空的龙龙捧在掌心。

“累了么?”

“啾~”

“辛苦了,你休息会儿吧,嗯,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柔声安慰着一直不曾停歇过的龙龙,暮霭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众人已经很久没有进食过了,水也在前天宣告告罄。

他们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到底还需要多久才能找到那个可能存在的希望,更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找到希望的希望……

“啾……”

伴随着一声极细微的声响,一直盘旋在众人头顶为众人保驾护航的龙龙收拢了翅膀,变成一个圆形的水晶球模样,拢在暮霭的掌心,发出一道微弱的光亮。

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安静而沉闷。

靳言用嘶哑的声音看了龙龙一眼,低声说了句:“辛苦了……”

大家,都辛苦了。

可是,辛苦却不一定有回报,他们已经把这里所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找遍了。

就这么大一块地儿,他们已经来来回回这么多遍,甚至还尝试过从那些围在周围的风灵身上寻找线索。

可是。

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里,什么都没有。

靳言苦笑一声靠在了穴壁上,轻轻地舒了口气,他不是不想找,只是想休息一下,脑子里很乱,他感觉里面跟有人在使劲敲打似的。

这份煎熬,远比他们在猎人岛参加出岛测试要艰难许多,也真实许多。

“还要找么?”

轻盈的药粉再次萦绕在众人周围,缓缓地去除众人身上的异味和疲惫,但就如同大麻对于患者一般,毕竟治标不治本,沉在心口的那份无望,却是如何也抹除不去。

“休息一会儿吧,”扶着原非在一旁坐下,暮霭将半沉睡的龙龙放在胸口,让那抹微光照在众人的脸上。

暗淡而疲倦。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确实就是事实,原非坐了一会儿,轻轻一笑,还是缓缓开口说道。

江岸没说话,也没坐下,听原非问完,也只是看了暮霭怀里的龙龙一眼,抬起头,又看向风灵趴着的地方。

阴暗,而模糊。

什么,也看不到。

江岸的心,忽然动了一下。

有一种很诡异、很奇怪的感觉,飞快地划过了心头,就如同灵感一般,一闪而逝。

“关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