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兵神  >  第7章 徐家家宴

第7章 徐家家宴

3094 2017-12-27 10:40:25

真没想到这老头的徐家竟然这么气派,连王鹰一路坐车走进来的时候,心中都是啧啧连声。

徐家在东海市的市郊,距离海边不远,这里有一片山坡,而徐家就是在这山坡上建立了一个庄园。

这庄园的面积不小,即便开车进去,从大门来到徐家庄园的中心也足足走了接近十分钟。

徐家庄园的中心,有一栋二层别墅,这栋二层别墅占地足有上千平米,就算王鹰见多识广,这样的大别墅也没见过几次,看起来这别墅内部的总面积,应该足有接近三千平米左右!

一边感叹着,一边跟着徐年和那美女两人走进别墅的客厅。

走进别墅,王鹰就是一愣。

这哪里还是别墅的客厅,这分明就像是一家酒店的大堂!

大厅里的装饰富丽堂皇,华贵而不失内敛,此刻的大厅中,已经摆上了整整四个大桌子,每个大桌子旁,都坐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似乎都在等待着徐年到来。

徐年刚刚走进大厅,这些人就都站了起来,大厅门边一个老人走上前来,将手中的一把龙头拐杖恭敬的递给了徐年。

徐年的孙女,也就是那个美女则是在走进大厅之前,就已经松开了一直搀扶着徐年的手臂,似乎在走进大厅的这一刻,徐年就不允许任何人搀扶着他。

徐年扫了一眼大厅之中神色恭敬的众人,没有说话,只是来到了大厅最里边的一张桌子的主位上坐下,将拐杖交给了一旁一直跟着的那个老人,而后笑着对门口的王鹰说道:“王鹰小友,过来我身边坐下!”

顿时,大厅里的数十号人都诧异的看向了王鹰,脸上满是猜疑之色。

若是换了别人,看到这样的排场阵势,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

不过王鹰倒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当初他最得意的时候,场面可比这个大多了!此刻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拘谨,直接来到了徐年的身边,坐在了他的身旁。

至于徐年的孙女,则是在大厅里有自己的位置。

王鹰发现,坐在徐年这张桌子上的,除了自己和徐年之外,就只有几个老人,还有几个中年男人。

就在王鹰刚刚坐下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突然问道:“父亲,这位小兄弟是?”

徐年看了他一眼,而后平淡的说道:“今天和轻巧出去逛了一圈,没想到突发急病,若不是王鹰小友,恐怕我这把老骨头,就要扔在外面喽!”

顿时,大厅里的众人都明白了过来,坐在这第一张桌子上的几个中年男人更是纷纷感谢王鹰,只有那几个老人纹丝不动,脸上古井不波。

突然,大厅之中传来了一道有些尖锐而沙哑的声音:“哼!若不是徐轻巧带爷爷出去,爷爷也不会有这样的意外!”

本来已经坐下的徐轻巧脸上顿时有了几分怒意,看了一眼同桌的另一个女人,冷冰冰的说道:“徐轻语,难道你的意思是,爷爷连出门的权利都没有吗?”

王鹰本来就发现,这大厅里,除了那美熟女徐轻巧之外,还有不少漂亮的女孩,不过这徐家似乎男丁不多,大厅里六七十人,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是男人。

不过,王鹰看了一圈之后,最后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徐轻巧的身上,虽然徐轻巧在徐家年轻一辈里算是年纪最大的,不过也是最漂亮的,其他那些女孩,虽然看上去比徐轻巧年轻了一些,可却没有徐轻巧身上的这股成熟风味,更不似她这般丽质天成。

被徐轻巧反问了一句,那个叫做徐轻语的二十多岁的女孩顿时就要站起来,不过还是想到这里是家宴,没有擅自起身,只是冷笑着说道:“爷爷要出去当然可以,之前也出去过几次,不过却从没有出过意外,倒是跟你出去这一次,就差点遇险!这个怎么说?”

徐轻巧微微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徐轻语,却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上轻蔑的神色却表露无疑,似乎是不屑和徐轻语多说什么。

王鹰倒是有些好奇起来。

这徐家内部,似乎有些不合啊,不说徐轻巧和徐轻语两女,就算是其他人脸上,也都是一副看热闹的神色,全然没有劝解的意思。

倒是王鹰身旁的徐年脸色沉凝,突然冷哼了一声:“都给我闭嘴!”

说完之后,徐年就转过头来,变戏法一样变了张脸,笑着对王鹰说道:“王鹰小友,让你见笑了!”

王鹰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

他已经看出了一些东西,只不过,和徐年也是第一次认识,不好询问,更不好插手徐家的事情。

他只是对徐轻巧有些兴趣而已。

徐年进来之后没一会儿,一名名佣人就走了进来,开始布菜,徐家的家宴也正式开始。

不过这些徐家人,除了徐年和同桌的几个老人很是随意之外,其他的中年人和年轻人,却似乎都很是拘谨。

王鹰很不喜欢这种氛围,不过他也不会被这种氛围影响。

不得不说徐家的厨子当真不错,简直比得上五星级酒店大厨的水平!

饭菜的味道不错,王鹰也没什么顾忌,直接甩开腮帮子猛吃。

反正他来这里就是吃饭的,这可是救人一命的报酬,难道这个时候还能有人跳出来要求他注意形象不成?

徐家的家宴很安静,因为今天有王鹰这个外人在。

不过很明显,还是有不少人想要在家宴上说一些重要的事情。

只不过王鹰的出现让他们有些犹豫,然而最后,他们还是准备说出来了。

和徐年王鹰同桌的一名脸色阴翳的中年男人放下了手中碗筷,似是随意的问道:“大伯,轻巧和杜家的婚约,已经拖了几年了,杜家最近似乎已经没什么耐心,承泽大哥的意思,还是尽快完婚比较好!”

轻巧?婚约?杜家?

正在埋头猛吃的王鹰虽然动作没停,不过耳朵却一下子竖了起来。

徐年却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一天中年人,沉声说道:“启明,杜承泽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大哥?你是我徐家的子弟,如此崇媚一个杜家的人,妥当吗?”

徐年的问题,让这中年人徐启明急忙低下头去。

可徐年一旁的一个老人却擦了擦嘴,慢条斯理的说道:“大哥,这不过是启明和承泽之间的私交而已,更何况,承泽现在是杜家家主,地位不低,结交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徐年看了一眼这个老人,却摇了摇头:“三弟,我没说启明做错了事,只不过,既然轻巧暂时还不想嫁人,此事又何必接二连三的提起?启明和承泽私交甚笃,这我不反对,不过,为了外人的事,催我徐家的女儿尽快嫁人,不太妥当吧?”

徐年的话虽然平和,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差直接点名徐启明勾结杜家对付徐家的自己人了!

那老者果然脸色一变,不再说话。

这不过是徐家家宴之中的一个小插曲,之后大家纷纷开口,说的却都是徐家内部的一些事情,王鹰倒是一点都不关心。

突然,王鹰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谁也不会想到,王鹰的手机居然会是这个铃声,而且声音还这么大,坐在王鹰身边的徐年都感到耳朵有些发麻!

一时间,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王鹰倒是不紧不慢的吃完了嘴里的一口东西,然后才掏出了手机,号码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随意的接了起来。

“喂!谁啊?吃饭呢!”

王鹰的语气很不耐烦,毕竟眼前可还有一大桌子的菜没吃,王鹰还想继续大快朵颐呢!

可电话里,却传来了宁清雪冷冰冰的声音:“吃饭?吃的香不香?有没有噎到?”

王鹰顿时一愣,宁清雪的电话?

随即,他就想了起来。

宁清雪中午一般都不会在公司食堂吃饭,而是会出去吃,所以中午休息的时候,也是他需要保护宁清雪的时候,甚至宁泽涛吩咐过,如果没有王鹰陪同,不允许宁清雪离开公司半步!

王鹰顿时干笑了两声,却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挺香的啊!上午逛街遇到了个朋友,请我吃饭来着,要不你就先在公司食堂凑合一下吧,就算我现在赶回去,恐怕也来不及了!”

宁清雪在电话里冷笑了两声:“我可没有凑合的习惯,看来多了你这个保镖,我连饭都吃不上了!”

说完之后,不等王鹰开口,宁清雪就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王鹰苦笑了一声,这丫头的脾气真是不小,看来以后得调教调教了!

想到以后调教宁清雪的场面,王鹰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邪笑。

不过这一抹邪笑很快就凝结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大厅里的几十号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王鹰能从这些人身上看到各自不同的情绪。

徐轻巧的脸上是淡淡的笑意,或许她只是觉得王鹰的举动有意思而已。

而其他人则并没有那么和善。

不屑,鄙夷,讥讽,淡漠,蔑视,尽皆有之。

就连徐年看着王鹰都有些愕然。

随后,徐年的嘴角却有了一抹别人无法察觉的淡淡笑容。

这小家伙,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