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兵神  >  第26章 风流往事

第26章 风流往事

2016 2018-01-29 16:33:39

王鹰听到她们允许自己进来,很是高兴,因为除了刚才一阵提心吊胆之外,他也走得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再喝点水。正好他被允许进来,心里一阵欢喜。

王鹰推开门走进来,还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就端起来桌子上那杯茶水,掀开盖子就喝,突然他发现茶水早就凉了,立刻放下了。

旁边的美少妇李娟看见他这个举动,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起身说道:“茶水时间长了,已经凉了,等我给你热热来。”

说完,美少妇李娟提着茶壶,走进后面的厨房,去给王鹰热茶水了。而王鹰趁这间隙,立马靠到宁清雪跟前,向她说道:“刚才你爸给我发短信了,说你会遇到危险。”

王鹰突然这么说,宁清雪感到一阵惊讶,赶忙问道:“瞎说,这不好好的吗?哪有什么危险,是不是你又瞎编的来吓唬我。”

王鹰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发觉美少妇李娟还没有过来,于是继续压低嗓子说道:“我哪有那心情骗你,给,你自己看看短信。”说着,王鹰立马掏出来手机,打开那条短信,摆在宁清雪眼前。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宁清雪瞬间疑神疑鬼起来,爸爸这短信难道有深意,不会吧,对我和王鹰这两个最近的人,爸爸还有什么不能明说的呢。现在她才相信,王鹰并没有骗她。

于是宁清雪低声说道:“王鹰,我爸这短信到底是说的啥意思?你能看得明白吗?”

“不明白。明白了早就对你说了。”王鹰悄悄说道,生怕被第三个人听见。

听王鹰这么回答,宁清雪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这都得让人猜,跟谜语似的,谁的脑袋有那么聪明,我们又不是侦探或者推理专家,更不是福尔摩斯。

王鹰接着说道:“宁清雪,我怀疑你爸的这条短信暗有所指,”说着他用手指指厨房的方向。

宁清雪看他这动作,不用想也明白了,于是赶忙疑问道:“你是说她?”宁清雪指着美少妇去厨房的方向说道。

“正是。”王鹰肯定地说道。

“我的天,不会吧,她可是我爸爸的朋友啊,能有什么危险,更是那么平易近人,好说话得很。”宁清雪反驳说道。

“所以啊,我在外边意识到这点,就借机马上回来了,就是问问你,在和她谈话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有异常。”王鹰说道。

“没有啊。一切都很好,她好像见我很亲似的。”宁清雪说道。

听宁清雪这样说,王鹰感觉到很怪异,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所想啊,也跟宁泽涛短信提示的不一样啊。现在究竟是谁错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多想了和宁泽涛错发短信了。不过应该不会的,宁泽涛一向很是谨慎的,就在刚才他还怀疑宁泽涛老糊涂了。

眼前的事情陷入了僵局,王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宁清雪也没了主意,俩人只能相互对视,开始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对小眼。双方一脸的茫然和懵逼。

就在这时候,王鹰听见了厨房那边的脚步声,他知道美少妇加热茶水回来了。不过他约莫了一下这时间,确实有点长,不过从美少妇的神态来看,完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王鹰同时也注意到,美少妇除了提着一壶热茶水外,还端了一盘奶油蛋糕,那蛋糕圆润发亮,让人看起来就食欲大增。不过在王鹰眼里,这个美少妇有点热情过头了,而宁清雪并没有想那么多,不但起身迎接茶水,而且还接过了蛋糕放在桌上,口中不住地称谢。

“太客气了,大姐。”宁清雪笑着说道,她也没想到爸爸的朋友对自己照顾这么周到。

“不用谢,清雪。这是我早上刚在庙会上买的,很好吃的。”美少妇眨着眼睛说道,那长长黑黑的睫毛,更加性感撩人。

王鹰看这美少妇这一连串的动作,越来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时候他突然想到那句话,越美丽的东西,有时候会越危险,因为它们伪装的你几乎辨识不出真正的危险所在。

想到这里,王鹰本能地感觉那蛋糕有问题,这时候他看到宁清雪端起了盛有蛋糕的盘子,他却从美少妇的眼神里发现了一丝异样闪过,便立刻确定了危险就在眼前。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蛋糕快要到宁清雪的嘴边时,王鹰一掌上去,把蛋糕打翻在地,那蛋糕掉在地上,立马冒出了一股气,把桌脚都腐蚀了,王鹰一眼判断出来这是毒药,立马将宁清雪拽咯过来。

宁清雪被王鹰这么狠狠一拽,也站立不稳,立马倒入王鹰的怀里,王鹰伸手扶稳了她。这时候的宁清雪也被吓得脸色惨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好似站不稳的样子,一离开王鹰的身体,马上就要瘫软下去似的。王鹰也知道她被眼前这情形吓怕了。

于是王鹰立马把那凳子拉过来,让宁清雪靠墙坐下,他好去对付这个下手狠毒的少妇。

美少妇见毒杀宁清雪的计划失败,立马向后跳,大声喝道:“好一个小子,竟然识破我的计划,拿命来。”说着,她脱掉冗余的外套,露出一身矫健的行装来,黑色皮衣皮裤,大长腿,分外妖娆。

瞬间,美少妇立刻变成了绝美女刺客,看她那一身妩媚的装扮,王鹰下体不由得跟着硬了起来。不过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于是他抖擞精神,准备交手。

正当准备交手的时候,王鹰大声问道:“你究竟是谁?你不是宁泽涛的朋友。”

“哼,说得没错,宁泽涛的朋友已经死了。”说着,她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包裹,直接扔向王鹰,王鹰一脚踢开,那东西滚落到宁清雪脚下,血乎乎的,吓得她尖叫。

王鹰知道宁泽涛的朋友已经遭遇了毒手,便更觉心惊,于是追问道:“你究竟是谁?”面对眼前的对手,他不想糊里糊涂的,想弄个明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