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兵神  >  第29章 分析杀手

第29章 分析杀手

2028 2018-01-30 14:24:20

宁清雪对于王鹰失手放走了美少妇的行为,感到很是不满,因为她也见识了那女杀手的手段,王鹰就这么让她不疼不痒地逃走了,要是下次再来偷袭,自己可咋办啊。他王鹰倒是没啥,能耐那么大,完全不惧怕这些,而自己就不一样了,本身就是一个弱小女子,怎么能经受住这样的偷袭?

王鹰看着宁清雪,发现她的脸色由于对未来的恐惧,早已经变了颜色。他也明白这次让宁清雪受惊不小,于是他必须说些话来打消她对未来的疑虑。

于是王鹰顿了顿,清清嗓子说道:“宁清雪,这样,你不用担心这个女杀手再来袭击你,我会二十四小时,片刻不离地守护着你,这样总行了吧。”

宁清雪听他这样有保证地说,心里也就舒坦了很多,没想到这个王鹰没本事抓住女杀手吧,说话倒是很中听。有他王鹰这句话,宁清雪心里一直压着的那块大石头,现在可以放下了。不过她的内心还多少有点小顾虑,毕竟王鹰不能完全像寄生虫那样陪着自己,盘算起来,这都是小事了。

为了缓和当前稍微有些紧张的气氛,宁清雪向王鹰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说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一直守着我吗?但是上厕所的时候你就免了吧”

王鹰突然听宁清雪这样说,顿时尴尬无比,这话说的,他王鹰脸往哪搁呢,好像他多么愿意似的。

不过王鹰也挺会来事的,他开玩笑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从了你吧。”王鹰这么一说,顿时让宁清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开始伸手打王鹰,并说道;“好啊,越来越放肆了,看我不饶了你。”

这样一来,双方都高兴起来,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险情,刚才那一幕好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一样,年轻人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过脑就忘。王鹰被宁清雪追着打,他只有围绕着桌子逃跑的份儿。

过了一会儿,双方都冷静下来,现在是时候该回去了。于是王鹰小心地带着宁清雪,驾驶着汽车,朝清雪集团的方向开去。

过了不多时分,王鹰和宁清雪都来到了清雪集团,他们准备马上去找宁泽涛,向他说明这次发生的意外情况,也好把这奇怪的一切弄个清楚。

宁清雪很着急想见到她爸爸宁泽涛,于是她选择了一路小跑,无奈她这样,王鹰也跟在后边快速走了过来。

宁清雪来到清雪集团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前,直接推开门进去了。她看见爸爸宁泽涛正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宁泽涛抬起头来,看到宁清雪和王鹰都回来了,于是他起身笑呵呵地说道:“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那阿姨对你怎么样,见你亲吗?”

宁则涛见他们两个脸色不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继续问道:“怎么了清雪?”

“爸爸,快别提了,我们差点被那个女人给杀死!”宁清雪说着就委屈地哭了起来。

“什么?她竟然要杀你们,我没听错吧。”宁泽涛说着就把目光转向王鹰,希望他来给个肯定的答复。王鹰看到宁泽涛的眼神看着自己,只是默许地点了点头。

宁泽涛见王鹰也这么认为,于是他更加不解了,赶忙问道:“你们究竟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快说给我听听。”

王鹰见宁清雪一直哭着,现在只能他来说了,于是他复述道:“我们按照您给的约定,去那里见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

王鹰突然这样说,宁泽涛不由地瞪了他一眼,王鹰便立即觉察到自己说错了,连忙纠正道:“我们确认她就是您的朋友李娟,不是她就带着我和清雪去屋内坐下喝茶,期间她们两个很是聊得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期间我又出去一趟,直到我回来一会儿后,那女人接着去厨房给我热茶水的时间,往蛋糕里下了毒,被我发现后,就打了起来,虽然打败她了,但是还是让她给跑了。”

宁泽涛听王鹰讲完,不由地脸色凝重起来,他仔细再脑海中还原事件的经过,便问了王鹰几个问题。

“那女的什么打扮?”宁泽涛疑惑地问道。

“很是性感妖娆,披肩发,外边穿着长款披肩。”王鹰回忆地说道。

“嗯,没错,在我的印象里,这是李娟的打扮啊。”宁泽涛点着头说道。

“可是,我们识破她的阴谋诡计后,她就完全变样了。”王鹰奇怪地说道。

“怎么变样了?变成什么样了,难道这个人还会变化不成?”宁泽涛怀疑地说道。

“我不是说她会变化,而是她把衣服脱了,头发也摘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王鹰继续说道。

听王鹰这么说,宁泽涛感到更加奇怪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等邪事,他感觉王鹰怎么越说越离谱了,难不成他在骗他,不过他仔细想来,这也不太可能。看着宁清雪都哭成那样了,宁泽涛更加坚信这个事件的真实性。

“那你说,她脱完衣服后,是什么样子?”宁泽涛大声说道,直到他说出来这句话,他才发现有歧义,于是轻轻地咳嗽了两声,以示给王鹰提醒,别让他想歪了。

王鹰突然听宁泽涛追问美少妇脱衣服后的样子,不禁心里一震,看来这宁泽涛也是一个老色鬼,自己刚才随口说了一声那女人长得漂亮就不行,他倒好,说得这么露骨,完全没天理了。不过冷静下来,王鹰也渐渐明白,宁泽涛并不是自己脑中想象的那样好色,不过他推断,就看那眼神,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凭借他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神。

“她完全是一身矫健的黑皮衣装束,皮衣皮裤,靓丽无比。”既然宁泽涛好这口,王鹰就使劲地描述起来,宁清雪听着也感觉他吹大了。

宁泽涛听王鹰这样说那女人的装束,他也不能判断是谁,就说这个问题先就这样,继续问别的问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