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混世兵王  >  第045章 被甘晓璐发觉了。

第045章 被甘晓璐发觉了。

2036 2018-02-22 11:22:10

安月这时候走了出来,看到两边一问一答,忙打圆场道:“ 萧乾,你身体恢复没事了吧!甘总这边有事在忙,不好意思,你先回去,一会儿有东西给你。”

  说着她便推着萧乾往外走。

  见两人一走,甘晓璐被绕在一堆财务数据里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手里钢笔一扔,牙齿紧咬,心底更是不平了。

  这个萧乾,跟安月是什么态度,对自己又是什么态度!

  想她堂堂慈英集团的公司老总,号称滨海三朵金花之一的她,平时那些公司手下都是抬头仰视,何曾有过萧乾对她这种待遇。

  就算滨海那些富家少爷,土豪二代,哪一个不是对她追求有加,呵护备至的。

  但到萧乾这里,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同样是男人,自己身为女人中的极品,他萧乾,凭什么有资格给自己摆脸色。

  带着气愤,她越想就越气,人也没心思在工作,而是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这时候,手机叮当弹窗两下,甘晓璐下意识的拿起,一打开就见到一条信息传来:

  滨海佘山某别墅小区突发大火,宅内彭氏少爷死因成谜。

  瞬间,甘晓璐就盯着手机,眼皮还顺带眨了一下,心底好像想到些什么。

  能被称为彭氏少爷的,滨海能有几人?这难道跟昨天求婚那人有关系。

  而她一点开,瞬间就应征了自己猜测,而手机显示只有一对焦炭,这更让甘晓璐心头一惊。

  是谁,竟然敢这么名目张胆对彭傲下毒手,这是直接烧死啊!

  而想到昨天他跟自己的矛盾,求婚不成,下午萧乾被撞住院,心头的疑团越积越多,这下子,她再也没法淡定了。

  难道,这事跟萧乾有关?

  想到这,她再联想自己对他的态度,心底越来越没有底起来。

  疑惑之中,她就想到刚刚安月送萧乾出门去了隔壁,现在她去看看,探探口风怎么样?

  而等她来到隔壁门口,就听到了一阵嘤嘤声伴着女人忽高忽低的娇声传了出来。

  听到这里,甘晓璐再也没法淡定,“呸,登徒子,竟然敢在公司就行苟且之事,老娘非得把你扭送进派出所不成。”

  说着她再也管不了礼貌,直接用力一推,整个人闯了进去。

  “啊!”

  一声惊呼从里头传来,附近办公室听到动静,好几个爱八卦的,现在已经把头探了出来。

  “你,你们在干什么……”

  甘晓璐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现在看过去,安月正坐在沙发上,萧乾则是蹲在地上。

  他的双手正捧着安月一只修足,从甘晓璐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看到。

  安月脸上一红,面对甘总的询问,现在她的脚被萧乾握住,脸上全是尴尬,所以她本能就伸出手去推开萧乾道:“快,萧乾你先把手放开。”

  “放开干什么!”萧乾这下被女人一推,反而增了几分情趣,索性握住安月的小手道:“大惊小怪,咱们又没干坏事,谁能管的着。”

  甘晓璐这时候终于走到近前,原来是萧乾正在给安月按摩呢!

  只见安月高跟鞋扔在一边,现在右腿颧骨根部位置正有一块红斑,看样子是崴着 了。

  同为女人,甘晓璐是很能理解女人的痛苦的。

  尤其是高跟鞋,经常穿,足弓长期受到压迫,经常一不小心还会崴到出毛病。

  而萧乾貌似还懂医术,那他现在给安月按摩,不就是在给她治疗吗?

  这样想,甘晓璐就越发觉得自己尴尬了。

  “你,你们注意点影响,要按摩也等下班以后在做。”

  撂下一句,甘晓璐头也不回就出去了,只剩下屋内的两人。

  这时候,终于轮到萧乾哈哈大笑了,只见这厮一只手用力捶着毛绒铺就的地板,整个人更是直接打起滚来。

  安月被他这么一带,也跟着咯咯直乐起来。

  笑闹了一阵,萧乾出去将门关好,又轻轻吻了吻安月脸颊,直接把这个二十七岁的熟女脸颊吻的变红了。

  “注意影响。” 安月推开萧乾,故作样子擦了擦脸,然后低着头道:“中午,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呀,什么地方。”萧乾今天心情不错,听到安月请吃饭,整个人就更加高兴了。

  “马路对面的东旺轩,十二点半。”说完,安月就走了出去。

  剩下的时间,萧乾也觉得无聊,想到一会儿的午饭,自己所幸打个盹,准备到点吃饭得了。

  回到总裁办公室,甘晓璐一下将头埋了下去,装作认真办公的样子;

  而安月,则是还未退去先前的羞红,便也低头忙自己的去了。

  一晃中午即到,安月先到的东旺轩,等萧乾到的时候,安月连点的菜都已经到了。

  一个铁板烧杭椒牛柳,一个鱼头豆腐羹,再有一份金枪鱼海旦南瓜寿司。

  看到萧乾,安月点头,然后询问道:“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点了三道,你再看看要点什么。”

  萧乾看看菜单,然后道:“那就再加一份西湖牛肉羹,做老一些。”

  等菜上来,两人开始吃着,这家店精致高雅,室内有柔和的音乐放着,很适合白领的胃口。

  铁板烧的牛柳,萧乾吃的时候,就觉得一股辣椒的清脆,带着牛柳的劲道传来。

  “嗯,这家菜味道不错。”

  “那是,我们本帮菜,老家特色。”安月说着,自豪感袭来。

  “你们家是江浙的?”萧乾询问道,这才看到安月精巧的五官,长的规规矩矩,可不就是江南女子特有的温韵吗。

  “嗯,杭城下边的乡下。”安月回答完,然后看向萧乾道:“ 萧乾,那你呢,你是哪儿人?”

  “我?应该算是滨海的吧。”萧乾被问的一滞,他还真不知道算是哪儿人了。

  “什么叫应该算滨海,你自己家都不知道是哪儿吗?”

  “我小时候是孤儿,是老头收养的我,我记事的时候,就是在滨海边上了,再后来,我就出去了。”说起这儿的时候,萧乾对自己的身世,隐隐有些怀疑起来。

  听那老头说,自己是他从京城捡到的,那么说自己还是京城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