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混世兵王  >  第022章 酒后

第022章 酒后

2077 2018-02-05 14:09:59

从车里出来,黄伟等人返回公司宿舍,萧乾则上了另一辆出租车。

  冰雪从车里出来,看了看萧乾道:“小哥哥,今晚你好厉害,不过,我要回家了,你负责把安月姐送回家吧!”

  “我?我送,可我不知道她家地址啊!”萧乾一脸懵逼,就看到安月醉的要死,在车里坐着呢!

  “清河雅苑,到那你在问安月姐,我就住这附近,拜拜了小哥哥。”安月完了不忘朝萧乾抛出一道媚眼道。

  “我晕!”

  萧乾直拍脑袋,摇摇头,“走,师傅开车吧!”

  进到后车厢里,前边司机就在反光镜往后看了。

  这老司机,真正是老司机了,看着萧乾跟身边的安月,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道:“兄弟,要不我给你推荐个地方,那酒店便宜实惠,关键是安全,嘿嘿!”

  “哈哈,还是清河雅苑吧,大哥我可是好人。”

  “嗯,好人,都是好人,也对,这姑娘是你公司的吧,送回家也好,到了她家里,你们玩的会更尽兴。”

  司机大哥都健谈,萧乾本来想终止这话题的,却不料这还分析上了,连尽兴都说上了。

  萧乾闻着身边女人均匀的呼吸,反正路上估计也不近,跟这大哥聊聊天也不错。

  “对了,大哥,你是本地人。”

  “是,小伙子,你是外地的。”听萧乾问话,司机反问道,反正这个城市多数都是外地人,他也习惯了,现在没事闲聊也挺好。

  “我是外地的,不过今后打算就在滨海长住了,你知道华豫集团吗?”萧乾随口道。

  “知道,知道啊,我开这车,就是华豫旗下的。”司机大哥得意道。

  “我跟你说,这华豫集团,在咱们滨海,那不是第一大,也是第二大了,旗下公司可多了,有酒店,房地产公司,还有自来水厂,出租车公司,听说还有两家私人医院呢!”

  “这么厉害!”萧乾眉头不禁一皱,难怪那姓胡的女人这么嚣张,原来这些网上资料都是真的。

  “那可不,华豫集团在我们市可是纳税大户呢,每年都会给国家上好多税,听说还给医院学校大量捐款,这公司可是好公司。”

  萧乾点头,心道这家公司,表面做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呢!

  不过真正是不是好公司,那就值得再商榷了。

  掌门人是那种能以五千万就要竞标下一亿五千万项目的,就绝不是什么善类。

  “哎,就是咱们出租公司这份子钱,交的实在是有些太多了。”

  司机这时候长长叹一口气道。

  本来开出租,每个月起码能赚到近两万块收入,但是一到交份子钱的时候,大头却被公司给拿去了。

  每个月最后除开所有,最后到他们手里,也就是四千不到五千的样子。

  听他碎碎念唠叨完,萧乾迷糊一会儿,车子就已经在一个小区停了下来。

  心疼付了快五十的打的费,萧乾扶着安月走下车来。

  这时候的安月,仍醉的跟死猪一样,不过一下车,被萧乾这么架着,再被晚上凉风吹到,立刻有些清醒,然后就是腹中开始搅动起来。

  “呕……”

  “你想干嘛,来,先稳住,等一分钟,一分钟……"

  萧乾可真是被这女人吓住了,这是要吐啊!

  虽然说安月是美女,但再美的女人要呕吐出来,那也很恶心不是。

  好在一旁就是个花坛,萧乾扶着她,快步就来到花坛边,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

  “你扶着,我去给你弄点水。”

  再吐了之后,安月终于有些清醒了,眼神迷离着,自己扶着花坛。

  萧乾在旁边小卖铺买了瓶水,又买了包纸巾,这才来到花坛边。

  将瓶盖打开,再帮水送到安月嘴边,这女人轻道一声谢谢之后,很快就把那瓶水灌了下去。

  看着安月神情还有些涣散,萧乾便提醒道:“现在到你们小区了,那我先回去了。”

  “不……你……送我,我家……”

  安月声音断断续续的,原来还醉呢!

  “叫你喝那么多,不能喝就别喝这么多啊!”萧乾埋怨一句,看了看安月摸出的钥匙,上头都有门禁跟门牌号了,那自己找吧!

  过门禁,问了保安单元楼布局后,萧乾终于在十分钟后把安月背进了她家里。

  没错,就是背,现在萧乾身上,正被两道柔.软压着,从刚刚问完门禁之后,这女人再一次彻底宿醉过去了。

  萧乾没办法,总不能拖着个女人往里走吧!

  看她不过一米六五的样子,其实还是死沉死沉的,索性萧乾就当一次好人吧。

  把女人往自己后背上搂,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看着苗条的身材,其实还是死沉死沉的。

  今天的安月,身上穿着是一套职业套裙,偏粉红色。

  刚刚在花坛边吐过,身上还伴着一股子酒精混合菜叶子的味道,十分难闻。

  但是,那温热的体温传来,以及女人搂在萧乾身上那股感觉,让萧乾这个历经血与火的男人,又重燃起了点什么来。

  吞了吞唾沫,接下来这段时间萧乾就觉得是在享受了。

  他自己今年也不过二十出头,翻年才二十二呢!

  这样历经血与火的男人,每次战场后的发泄,当然就是找女人跟用大量的酒精来麻痹自己了。

  同样地,萧乾跟其他所有经历过战场的人士一样,内心底对女人,以及埋藏在心底的那股厮杀是避免不了的。

  而每当不能自已的时候,大量的酒精,以及跟女人发泄,就是他们这种雇佣兵的惯用手段。

  直到,遇到梁伯,也就舍命救下他的这位高人。

  梁伯传授了他一套看似平凡的心法,在没事的时候,萧乾都会默念一遍,这样能控制住他内心底的戾气。

  不过,这效果大多数时候管用,在有些时候,就未必管用了。

  就像此时此刻,萧乾已经有些被激发了。

  来到安月的房间,萧乾已经浑身上下滚烫了,他的脸色,此刻要是有人看到,就会看到是通红色的。

  而安月,此刻声音呢喃,凭着本来,还要来撩拨他。

  将房门关好,萧乾也顾不上了,在把女人包往沙发上一丢之后,抱着安月,他就来到了浴室。

  “不行,萧乾,你想干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